第八九四章 愚钝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九四章 愚钝吗

    与此同时,连似月的寝殿门打开,一个冰冷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莲芜震惊地看着恒亲王妃神色如常地走过来,她再猛地看向吴乔,吴乔狡黠一笑——

    “傻瓜,你这点小把戏是姐姐我玩儿剩下的 。就你这点本事,也想做暗卫,丢脸。”

    吴乔脸上的憨傻神情已经不见了,赫然一个冷酷的杀手。

    “你!”莲芜万万没想到,这个贪财又蠢笨的吴乔,竟然一直在利用她。

    “哼,劣等杀手!”吴乔冷嗤一声,跑到了连似月的面前,拱手恭敬地道,“王妃。”

    连似月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赞许的目光,若说冷眉是一匹狼,吴乔倒像是一只狐狸,二者各有优势。

    “放我出去!”莲芜在网里挣扎着。

    吴乔脸色一愣,手中暗器射出,莲芜发出一声惨叫,“竟敢在王妃面前大呼小叫,活的不耐烦了!”

    “泰嬷嬷,都拿出来吧。”

    连似月冷声吩咐道。

    不一会,在莲芜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泰嬷嬷和其余几个奴婢将几个药球丢在了莲芜的面前。

    连似月淡漠地看了她一眼,问道,“谁让你做的?”

    “奴婢,奴婢不知道,这是什么。”莲芜眼神闪烁着,说道。

    “嘁!”吴乔取笑道,“都是做暗卫的人,已经被抓了现行,不如乖乖承认,我们有多少种方法折磨人,你非要全部试上一边才肯说实话?”

    莲芜狠狠望着吴乔,然后,突然张嘴!

    “不好,她要自杀!”泰嬷嬷惊呼道。

    吴乔眼底一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捏住了莲芜的下巴,下一刻,一把扯下莲芜的一带,刷刷刷迅速地围着头饶了几圈,然后利落地打了个结。。

    她的嘴巴被迫张开绑住,不能咬舌自尽了。

    “劣货,在本暗卫面前自杀,你还没有这个本事。”吴乔冷哼一声,一脚踢在她背上的穴位处,只听她惨叫一声。

    “承认你是谁的人?”连似月已然失去了耐心,问道。

    “奴婢乃魏家家奴。”莲芜开始说话,但因为嘴巴被布绑住说的不清楚。

    于是,吴乔替她解开了一些,她终于清清楚楚地说道——

    “奴婢是魏家家奴,专门替建安郡主来的。”莲芜说道。

    “你果然也不算太蠢,知道魏家已经完了,索性拿魏家来做挡箭牌。”连似月目光仿佛千年冰封过一样,若有似无得看着莲芜。

    这眼神似寒刃,让莲芜有一种被生生剖开的感觉,平日里,她总是低着头,鲜少有机会与恒亲王妃对视。

    现在一看,方知此人天生自带一种压迫般的气势,会令人内心被慢慢瓦解。

    她的手不禁握了握身上的衣裳。

    “吴乔,她既然想死,就成全了她吧,既然药球已经挖了出来,本王妃抽丝剥茧,循着踪迹,总能找到证据,本王妃还要被一个奴才牵制不成?”连似月说道,“听说,你有一百种把人折磨死的方式,不然每次用一种,让她慢慢的死。”

    “是,奴婢好些日子不杀人了,正好拿这个练练手。”吴乔从袖中摸出一把匕首,摇晃着,走到莲芜的面前,蹲下,笑道,“不然就先把五官一处一处地割了喂狗吧。”

    说着,她脸色一愣,手起刀落,只见那耳朵似一片叶子似的掉在了地上。

    “啊!”莲芜发出一声惨绝人寰般的尖叫。

    “唰!”紧接着,吴乔又是利落一刀,另一只耳朵也秋风扫落叶般掉在了地上。

    一个头顿时变成了光溜溜没有耳朵的畸形了,两道血从两边流下来,落在地上,鲜血淋淋的。

    “啊!”

    莲芜疼的失声尖叫。

    连似月只是冷眼旁观着,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这种惨痛还只是一个开始。

    她很明白,这个莲芜是不怕死,因为无所畏惧,但是她会好怕这种一点一点死去的感觉。

    这种时候,死反而是一个解脱。

    就就像她当初,被连诗雅将身上的四肢,五官,牙齿一点一点去掉,把她做成人彘的时候,她多么希望连诗雅能一刀了结了她的命啊。

    可是,连诗雅偏不,她享受地看着她恐惧害怕,却就是死不了的样子。

    “唰!”

    这回,吴乔拿起她的手,削铁如泥的匕首划过,无根半截手指纷纷落地,一根一根地混在尘土里。

    “啊a啊!”莲芜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浑身瑟瑟发抖,大颗大颗的汗液从身上流下来。

    “杀了我!杀了我!”她用尽声音喊道。

    “哼,会杀了你的,不过,我们喜欢看你一点一点死,直到死透透的。”吴乔灿烂一笑。

    “泰嬷嬷,有请您了。”这时候吴乔的眼底散发出森冷,冷冷道。

    “好咧,吴乔姑娘。”泰嬷嬷说着,跑到树下,将那绑在树上的绳子解开。

    那饿极了的狗问道地上的血腥味,顿时更加疯狂!

    它先是将掉在地上的耳朵,手机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接着,庞然的身躯又猛地往正在流血的莲芜身上扑去——

    莲芜凭着最后一点力气,用她的招数想要将狗赶走,但是——

    “啊!啊!”

    那狗却紧紧地趴在她的身上,牙齿对着已经被割掉耳朵的地方一顿啃咬,鲜血大股大股从狗的嘴里流出来。

    “啊,饶,饶命,我说,我说……”终于,莲芜受不住这般折磨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恒亲王妃的手段,会这么惨烈,她原以为死不过是一刀结束这一切,但是,现在——

    “说!”连似月一掌拍在桌子上。

    “是,是……”她几乎奄奄一息了,“是徐贤妃,徐贤妃要奴婢这么做的。”

    “除了想本王妃滑胎,还想要良贵妃的命。”真是额狠啊,想一下子夺去他们三条命。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将来我问你的时候,你可不要不记得这番话。如果你想活或者痛快死,就必须按照本王妃的规定去做。

    我连似月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也不是什么蠢笨愚钝的人。 听着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