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九章 她是喜脉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八九章  她是喜脉

    只是,会不会来者不善?还有待权衡。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这在宫里,也是天天忧心着在外的云峥,一天三次求菩萨保佑。”

    “昨日皇上寿宴,可惜妹妹因为身子不舒服没有来,那魏家如丧家之犬,徐贤妃也没落的好,据我观察,皇上对她有所怀疑,认定她与魏家有勾结。”冯德妃逐渐将话题说到魏家上面了。

    “月儿回来后,我也听说了,我真是为我这月儿捏一把汗啊。”

    “云峥讨的这个王妃,真真不错,足智多谋,冷静大气,从头到尾不慌不忙的,原本魏家想用明珠来诬陷她,谁知她赢的漂亮。”冯德妃脸上露出一丝赞赏的目光。

    “难为她了,云峥不在,什么都要靠她一个人去博,我身子不好,也帮不到什么,只能在这里着急。好在,因为魏国公多行不义,她才能转危为安,化险为夷啊。”说到连似月,良贵妃似乎有些后怕的样子。

    冯德妃见良贵妃说话有所保留,便知道她还没打算接纳她的加入,于是突然靠近她一些,说道:

    “妹妹,十几年前那件事,姐姐还记得清清楚楚的,是贤妃太可恨了,当时,真是委屈你了。

    我昨日看着恒亲王妃,便想着,当年,你若是有这种勇气,那孩子现在都和恒亲王妃差不多大了吧。”

    说到这一处,良贵妃捏着帕子的手握紧了,眼底闪过一抹恨意。

    “母妃,德妃娘娘。”

    这时候,连似月走了过来,向良贵妃和冯德妃行了礼。

    良贵妃一脸疼爱地望着她,问道,“睡的好吧。”

    连似月点头,“母妃,我睡的很好,现在精神都恢复了,母妃不用担心。”

    冯德妃在一旁说道,“你们就像亲生母女一样,这种感情实在太难的了,就我那凤翎儿和凤熙儿两人的婆婆,可没有你们这样好。”

    连似月笑着道,“德妃娘娘,五公主和七公主都乖巧可人,您不用太担心了。”

    “呵呵呵……”德妃笑了。

    三人又说了话家长里短的事后,冯德妃声音放低了些,问道,“恒亲王妃,你说,徐贤妃和凤烨与魏家的关系到底有多深?那魏汝好都已经自愿献身了。”

    “这个……皇上不是已经没有再追究了吗?”连似月淡淡地微笑道。

    “你在调查魏家的过程中,没有发现梦华宫和魏国府的书信往来吗?”冯德妃问道。

    “确实是没有的。”连似月说道。

    “徐贤妃心思缜密,说不定她没有用书信这种方式。”冯德妃若有所思,“就看看这两日,那地牢里会不会有什么动静了。”

    再说了一会之后,冯德妃准备走了,“恒亲王妃送我去门口可好?”

    “月儿乐意。”

    两人一块到了殿门口后。

    冯德妃说道,“你母妃十几年前曾经发生过一件很伤心的事,你知道么?”

    “不知德妃娘娘说的是哪件事?”连似月知道德妃让她来,定有事相告。

    “那时候,你母妃怀了二胎,也正是徐贤妃势力最盛,最为得宠的时候……”冯德妃目光渐渐变得悠远,将当年良贵妃失去二胎的事,娓娓道来。

    听的连似月心头一惊,母妃竟发生过这样的事?

    前一世她不知道此事,这一世母妃和云峥都没有和她讲过啊。

    “所以啊,你母妃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淡泊明志的性子,是失去了这个小公主之后,才开始这样的。

    说起来,那小公主若是顺利生产下来,现在也和你一般大了。

    其实,你母妃很喜欢女儿的。”

    冯德妃说道。

    连似月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母妃对她这么疼爱,原来她曾经失去过女儿,大概无意中就特别地疼爱她这个儿媳了吧。

    连似月走回去的时候,站在那树下,看到良贵妃正在那里,和嬷嬷们商量着怎么给她腹中的孩子做小衣服。

    她脸上带着端庄温婉的笑容,若冯德妃不说,她不知她内心曾经受过这样的创伤。

    连似月也是失去过孩子的人,所以,她特别能了解良贵妃这些年来的心境。

    她抬脚走了过去,挽住了良贵妃的手,脸贴在她的身上,喊道,“母妃。”

    良贵妃感受到连似月的贴近,心头微微一颤,抬手轻轻拂过她的脸,眼底闪烁着泪意。

    *

    地牢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是郡主,我是八殿下的女人,你们不能关我,快出去!”

    魏汝好像是疯了一样,用力地摇晃着牢门。

    狱卒送进来的饭菜,也被她用力得砸到了牢门外。

    她一身华服已经被脱下,换成了一身白色囚服,头上的饰品被一一除去,一头乱发披散在身后。

    “连似月,你这个贱人,是你,你抢了我最爱的男人,你现在连我的身份地位也全部夺走!

    我恨你,我恨你,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贱人!贱人!”

    她抓起地上的石头,在墙上狠狠地用力地写下连似月的名字,然后再划上一个一个的叉。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这时候,牢门开了,一个狱卒走了进来——

    “是不是要放我出去了!”

    她猛地转过身来,瞪大了眼睛问道。

    可是,她看到的人却是——“烨哥哥”?

    他扮成狱卒来看她?她使劲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凤烨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

    魏汝好连连点头,也把手指放在唇边,压低了声音,高兴得问道,“你是特意来看我吗?”

    凤烨没有说话,走到她面前,将头上狱卒戴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那一头青丝。

    他目光看到了墙上连似月的名字。

    魏汝好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的神情,说道: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她。”

    “羡慕什么?”凤烨问。

    他难得这样和她好好说一回话,魏汝好的心里有些可悲的高兴。

    “我羡慕她毫不费力,却得到你的一往情深,以至于我恨她入骨。烨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到底哪里好吗?”

    “要把这点时间,用来说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吗?”凤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这么说道。

    魏汝好心头微微一跳,问道,“对,不说她,不说她,那你是专门来看我的,还是,还是你会救魏家?烨哥哥,求求你,救救魏家吧,求求你了。”

    突然,凤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一愣,心头一跳,看着凤烨,颤声道,“烨,烨哥哥……”他居然握着她的手了。

    然而,凤烨在握了她的手一会后,浑身一颤,蓦地松开了手,整个人后退了两步——

    “怎么了,烨哥哥?你这是在替我把脉吗?你会吗?”魏汝好好奇得问道。

    凤烨的手微微一颤,目光落在她的腹部,摇头,道,“不会。”

    他会,因为他在来之前找荣太医,询问过喜脉的症状,而魏汝好现在的脉象,分明显示是——

    喜脉。

    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