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七章 我完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八七章 我完矣

    待众人一一退下,周成帝终于撑不住,身子虚弱地靠在椅子上,一头虚汗,脸色苍白无力,胸膛起起伏伏着。

    “皇上……”太监总管冯德贵慌忙上前,“皇上,奴才扶您去寝殿歇着。”

    “……”但是,周成帝摆了摆手,道,“你速叫姜克己进来,朕有要事要交代,刻不容缓,快去。”

    “是。”冯德贵急忙出去传唤姜克己了。

    片刻后,禁军统领姜克己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地,道,“皇上,卑职来了。”

    “你们都下去。”

    周成帝屏退了其他人,仅剩下姜克己和冯德贵两人,说道:

    “姜克己,朕有要事,需要你办。”

    “皇上请吩咐。”姜克己颔首道。

    “你将上衣脱掉,背向着朕。”周成帝提出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命令。

    “是。”姜克己将上衣脱了,背对着皇帝,跪于地上。

    “冯德贵,去拿刺针和朕的玉玺来。”周成帝再命令道。

    “皇上,拿来了。”很快,冯德贵双手捧着皇帝需要的东西来了。

    周成帝努力调整了一下状态,在冯德贵的搀扶下,他坐直了身子。

    拿过那尖利的刺针,身子靠前,开始在姜克己的背上刺字,当一针刺下去的时候,姜克己咬紧了牙关。

    周成帝屏气凝神,克制住颤抖的手,在姜克己的背上刺满了字,刺完之后,他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脸色苍白,连握刺针的力气都没有了。

    “皇上,您快喝下这碗参茶。”

    冯德贵端来了一碗提气的参茶,周成帝将参茶喝下去之后,才慢慢地缓过来,冯德贵在一旁给他擦汗。

    看着姜克己,正色道,“姜克己,朕将这些刺在你的背上,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是朕为他做的最后一个保障了,有朝一日,若他不能顺利,你便将朕刺在你背上的这些,公布在世人面前,这才是朕真正的旨意。

    你切记,无论如何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要成为一个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是,皇上 ,卑职一定誓死守护皇上旨意。”姜克己拱手,道。

    冯德贵在旁边看着姜克己背上刺的字,心想:皇上真是良苦用心啊,那位殿下有福了。

    周成帝脸上露出了虚弱的笑容,然后由冯德贵搀扶着,回到了寝殿,才刚刚碰到龙床,便无力地倒了下去。

    “太医,太医……”

    时刻守候在外的太医们急忙进入殿内。

    *

    冬熙宫。

    徐贤妃从荣元殿回来后,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动弹,像是冻僵了一样。

    周成帝那句“你的解释,毫无纰漏,以至于朕也不好怀疑你了”始终萦绕在她的耳朵里,让她惴惴不安,心有忐忑。

    皇上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已经认定她参与了魏家的事?认定她也曾向魏家提供过情报?认定她居心不轨?

    还是,还是皇上会开始怀疑烨儿?

    “魏国公此举是想动恒亲王府,动九皇弟,而母妃近来又与魏家走的这么近,父皇会怀疑我也参与谋划了此事,也不足为奇。”

    徐贤妃正忐忑不安,做着猜想的时候,凤烨走了进来,淡淡地说出了她心底最担忧的事。

    “烨儿,那,那怎么办,你父皇,他会不会就此收回你监国的权利,会不会怀疑你,会不会不再重用你……”

    徐贤妃听了,猛地站了起来,头上的凤冠又掉了,珠子散落一地,看起来很狼狈,脸色十分难看,她现在已经十分懊悔了。

    她在后宫纵横数十年,地位稳固不倒,连端文皇后都栽在了她的手里,更莫说那些妃嫔和美人了。

    可是,自从有了连似月与她作对之后,似乎一切都不再那么顺畅了,从连诀的事被揭露,到她进入冷宫,再到现在——她似乎越来越狼狈,越来越不顺利了。

    “至少还有一件事是值得庆幸的,那就是我没有与魏汝好成亲,你说是吗,母妃。”凤烨坐下,扬起唇角,说道,那一点浅笑中带着一丝讽刺。

    “烨儿,有件事,母妃,母妃瞒着你,没有和你说,你让人偷偷喂给魏汝好的滑胎药,她……没喝,我让人换了。”徐贤妃脸色苍白,手脚发抖。

    凤烨猛地站了起来,眼睛爆发出极致的愤怒,“你说什么?”

    “当……当初母妃想着,若魏汝好有了你的骨肉,你便说什么也要娶了她,但后来看到你对魏汝好实在不满,母妃也后悔了,不想这么勉强你,于是寻思着找机会再将滑胎药给她喝下去,但是……已经,已经过了时效了,滑胎药要在两个时辰内服用才有效。”徐贤妃战战兢兢地说道。

    凤烨浑身遭受致命一击,整个人无力地坐了下来,脸上露出一抹奇奇怪怪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仰头大笑,那眼中猩红一片,心情像是被千军万马践踏而过。

    “不过,不过兴许,她没有这么好命,不会就这样怀上你的骨肉……”徐贤妃抱着一丝期待说道。

    可是……可是……

    如果魏汝好有了凤烨的骨肉,那肯定会留下来,不会被充军塞外,但是,但是烨儿就从此有了和罪人魏家的血亲,那他……就无论如何摆脱不了魏家的阴影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徐贤妃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后悔过,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恐惧过,她多么希望她从来没有叫魏汝好来京都,多么希望没有用这种方法来逼迫烨儿。。

    “你放心,母妃,母妃会想办法,让魏汝好这两日就死掉的,一点希望都不留给她,就算她怀了你的骨肉,也没有人会知道的。

    烨儿,母妃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母妃错了,母妃真的错了。”

    徐贤妃说着,试图伸手去抓凤烨的衣袖。

    “……”但是,凤烨用力地将袖子一拂,徐贤妃往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烨儿……”

    凤烨猛地看着她,眼底凝着深深的恨意,“你满意了!现如今,你可都满意了?”

    “烨儿,不要恨母妃,不要恨母妃,求求你了……”徐贤妃泪流满面,苦苦哀求着。

    但是,凤烨脸上一抹令人恐惧的笑意。

    “烨儿……”徐贤妃小心翼翼地小声唤道,“你,你在想什么?”

    凤烨站了起身,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个字。

    “烨儿,烨儿……”徐贤妃朝着凤烨的背影爬了过去,但是,凤烨没有回头。

    徐贤妃颓丧得坐在地上,她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我完了,完了……”

    凤烨走出梦华宫,风吹来,他混沌无力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许多,他缓缓地握紧了双拳——

    “殿下。”印淮走了过来,颔首道。

    “本王要亲手杀了魏汝好。”他说道,冷酷无情,眼底冰冷,没有一丝犹豫。

    “是,卑职这就前去准备。”印淮说道。

    凤烨平静而无情的眼镜缓缓抬起,看着那天空的太阳,很刺眼,很刺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