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六章 你完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八六章 你完矣

    “魏家三代忠良,有一代奸佞,便完矣。”周成帝一句话便已经终结了魏国公和魏汝好的求情。

    徐贤妃见皇帝如此绝情果断,顿时冒出一身的冷汗,连脸颊都流出汗了——

    幸好,幸好她除了想和魏家结亲,其他方面和魏家接触不深,后来还和魏汝好发生了嫌隙。

    要是再接触深一点,恐怕……恐怕今日遭殃的还有她和烨儿!

    同时,她现在也无比庆幸烨儿坚决不肯和魏汝好成婚,如果成了婚,那烨儿的一切前程也随之葬送了。

    这些后怕,让她脚步虚软,若不是强撑着,差一点就站不稳了。

    魏国公浑身虚软,倒在地上,顿时,没了那国公爷的意气风发。头冠被拆去,灰白头发散落——完了,完了,什么都完了。

    一颗明珠,终结了整个魏家。

    如果他知道会变成这样,绝不会往京都跑这一趟。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君无戏言,皇上的话,已经定死了魏家的罪!

    他浑身瑟瑟发抖,缓缓地抬眸,看向对面的连似月——他低估了她,他听人说恒亲王妃很是了不得,却有些嗤之以鼻。

    再了不得,也是个内宅的女子而已。

    连似月给了他一个鄙夷的冷笑,仅此而已,不再多给。

    她这意思很明确——你连我多余的表情都得不到!

    魏汝好匍匐在地上,紧紧得握着拳头——不甘愿!不甘愿!她不甘愿成为奴婢。

    “哎呀,父皇说要充军塞外,魏汝好一个女子充军塞外,难道,是要充作军妓吗?”

    五公主凤翎突然说道。

    什么……

    军妓?

    魏汝好猛地抬头,“不,不,皇上,我不要做军妓,我不要做军妓……”

    周成帝脸色冷淡,没有丝毫表情,对魏汝好的求情,丝毫不理会。

    突然,魏汝好猛地看向连似月,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嫉恨,深深的仇恨,她咬紧了牙关,快速地朝连似月扑了过去——

    “是你!都是你!我要你陪葬!”

    同时,她猛地扒下了头上的钗,狠狠地,用尽全身力气,朝连似月的身上扎过去!

    “啊!”众人见魏汝好突然发疯,都吓得尖叫起来。

    青黛和泰嬷嬷见状,什么都没想,第一时间猛地伸手拦在了连似月的面前,替她挡住!

    “啊!”魏汝好只觉得手臂骨头发出一阵断裂的声音,她疼的哀嚎出声,汗水泪水同时滚落下来,手已经疼的抬不起来,钗也应声掉落在地上。

    她抬头,悲哀地看着凤烨,哭着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原来,当她拔出钗要刺死连似月的时候,凤烨第一时间,抢在姜克己等侍卫的前面出手,拦住她,救了连似月。

    而凤烨却冷冷得一个用力,魏汝好往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他一点情面都不留!一点都不留啊!

    “烨哥哥,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怎么忍心对我下手。”魏汝好高声说道。

    众人听了一愣,魏汝好已经和八殿下有了肌肤之亲了?

    凤烨原本淡淡然的神情,在听到魏汝好突然发疯说这些话的时候。

    他的第一反应是迅速去看连似月,他一向桀骜的神情甚至有些慌张,他觉得自己好像背叛了连似月似的。

    但是,连似月的脸上平静的没有任何表情,并没有因为此时,而有什么异样。

    太后紧紧凝神眉,她万万没有想到,看起来知书达理的魏汝好,竟然已经委身给了烨儿。

    实在是……

    “魏汝好,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与我有和干系?我不过揭开你们的真面目,不要蒙蔽了皇上而已。”

    连似月孤傲冰冷的神情,像是一把刀,狠狠刺向魏汝好。

    “魏汝好意图行刺皇子王妃,罪加一等,脸上刺字再押送至塞外!姜克己,将他们一并带走!”

    周成帝已经没了任何耐心,命令道。

    “是!”

    于是,魏国公和魏汝好一并被带了下去。

    众人跪下,齐声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连似月微微抬头,看着周成帝显得越发苍老的脸——

    今日魏国公有此下场,在他的意料之中,周成帝为人多疑,光是知道魏国公通过皇城司的人打探自己的情报,就绝不会容忍。

    “来人,将张寇拖出去,杖毙,诛九族!”

    果然,一句话又定了张寇的死罪。

    连似月知道,周成帝现在身体大不如前,他要借着这个机会,重振龙威,让所有人明白,他是皇帝,皇帝决不能被藐视!

    所以,魏国公也好,魏汝好也有,张寇也好,只有死路一条。

    而其实,连似月也没注意到的是,周成帝现在其实是在强撑着,他要利用这件事,震慑一下前朝和后宫。

    “贤妃……”徐贤妃正庆幸自己没有被卷入风暴中心的时候,周成帝突然点她的名了。

    “皇上,臣妾在此!”

    徐贤妃双腿早就虚软,此刻,被点名,她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颤声道。

    “说说看,为何魏国公敬献的蛟珠会在你的头冠上?”周成帝紧紧看着她,问道。

    “臣妾,臣妾也不知道,臣妾在想,是不是因为臣妾与魏汝好利用臣妾与她在一起的时机,将,将这明珠放在了臣妾的头上?

    皇上,无论如何,臣妾对皇上的一份爱,天地可鉴,臣妾希望皇上一切都好,绝不会动皇上的东西的。”

    她小心翼翼得说道。

    “你的解释,毫无纰漏,以至于朕也不好怀疑你了。”周成帝没有说相信与徐贤妃无关,他说的是徐贤妃解释的好。

    这,意味着什么?

    徐贤妃心里头惴惴不安。

    “都退下吧。”周成帝摆手,示意道。

    “是,皇上保重龙体。”

    众人行礼,一一退了下去。

    徐贤妃松了口气,可心里却并没有轻松下来。

    连似月走到殿门口,回头看了眼,终于舒了口气——

    想对付云峥的人,必须无情手刃。

    “王妃,您累了吧,回去该好好歇着了。”青黛看到连似月额头隐隐的细密汗珠,心疼得说道。

    “王妃且等等,轿撵马上就来了。”泰嬷嬷看着前面的路,看到那轿撵来了,说道。

    “嗯。”

    经过这么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她确实感到心神俱疲,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不然肚子里的宝宝,要造反了。

    她低头,轻轻抚摸过肚子,脸上露出了微笑,柔声说道:

    “孩子,母亲绝不会让人欺负你和你父亲的,母亲会用尽所有守护你们。”

    一会,轿撵过来,青黛和泰嬷嬷两人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连似月坐了上去。

    “魏国公的事,与我无关,我未曾参与。”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轿撵后面传来。

    凤烨知道,她定认为他参与了其中,因为魏国公是想帮他除掉恒亲王府,她会这么误会,情有可原。

    “起轿。”连似月冷着脸,吩咐道。

    轿撵抬起,顺着石板路,渐渐走远,凤烨站在原地,苦涩地笑了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