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五章 你也有问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八五章  你也有问题

    “这是什么人写的,竟如此关心哀家和皇上的身体,对皇子娘娘们的情况也询问得这么详细,一点一滴都想知道。”太后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似在监视中一样。

    “这是,这是魏国公来信,来问微臣宫中的情势,这些信大约每个月来一次。”张寇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液,战战兢兢地说道。

    “魏国公?你问的这么清清楚楚,连皇帝病了,哪儿太医来看的,什么时辰你都知道。”太后脸色不悦

    魏国公心头一沉,立即道,“太后娘娘,微臣……”

    “魏国公,你不会想否认这些信是你的吧。”连似月咄咄逼人地看着魏国公,说道,“这两日国公爷在殿下们面前显弄文采,我也意外得到了一首诗词,这上面的字迹和这信上的字迹,可是一模一样的。”

    “哼,连似月,你到底想干什么?找个人过来想诬陷我祖父什么吗?我们魏家向来对朝廷忠心耿耿,从无不臣之心,你想诬陷,没这么简单。”魏汝好说道。

    “张大人,再把你回给魏国公的信拿出来,也给太后娘娘过目吧。”连似月冷不理会魏汝好的不满,继续命令道。

    她不让魏国公有什么反驳的机会。

    “是,请太后娘娘过目,这些信是,是微臣写给魏国公的。”于是,张寇又上呈了一封信,这些信则上则十分详细地写了皇帝近来的病情,吃什么药,睡多久,食饭多少,清清楚楚。

    太后看了,脸色更加阴沉下来,一个外城的臣子,关心皇帝的身体到了这种地步,吃喝拉撒全都询问,这是何居心?

    而凤烨听到这些话,终于是明白了,这魏国公这么做,是在随时掌握朝廷,父皇的情报,然后再加以利用啊。

    这次的明珠恐怕就是一场精心的利用。

    他突然开始明白连似月想做什么了。

    父皇最厌恶就是魏国公这种居心,一旦被父皇知道,他定不会轻饶。

    他看了看自己的母妃,她脸色苍白,手瑟瑟发抖——

    徐贤妃猛地抬头看凤烨,看她的神情,大概终于知道自己选错人了吧!

    魏国公这样做,随时能被人说成是在监视皇帝,居心不良。

    而徐贤妃与魏家走的近,也会被认为有意向魏家提供情报,以至于冬熙宫和他凤烨都会被成为怀疑的对象。

    “张大人,你,这本是一件寻常事,你,你这样拿出来说,岂不是说我在监视皇上?”魏国公恼怒地呵斥道。

    “国公爷,实在是瞒不住了,您……”张寇抬头看了眼魏国公,顿时没有再说下去。

    “太后娘娘,其实这件事并不是我发现的,而是九殿下还在京中之时,偶然发现皇城司的人和盛都联系紧密。

    于是他便派了人暗中调查,最后发现,原来是这个张寇在和魏国公府邸书信往来,九殿下还劫了几封信,请您过目。”

    连似月又上交了两封信,并且解释成是九殿下去调查的此事,这样便不显色她刻意了。

    趁太后看信的时候她继续说道,“九殿下在离京之前,向我说了这件事,并且交代我要密切注意,以免这张寇做出什么有损皇威的事情来,于是我便暗中派人继续跟着这张寇。

    张寇也承认了,这些年来,魏国公按时向他索要宫中情报之事。”

    “太后娘娘!”魏国公眼见太后变了脸色,心知不妙,盲道,“微臣不能在您和皇上的身边伺候,所以,所以上回来京都之时,便与张大人约定,皇上若有什么,都告诉于我,微臣也好在盛都为太后和皇后分一份忧!”

    若监视皇帝和皇子的罪名一旦落实,那魏家就算完了!

    魏汝好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急忙说道,“太后娘娘明鉴,我们魏家历来忠心耿耿,定不会有任何不轨的想法,这些信,只代表着祖父对您和皇上的关心呐。

    恒亲王妃,你故意扭曲我祖父的心意,把关心说成监视,你居心何在?”

    “关心,恐怕不是吧。”连似月冷声道,“掌握这些情报,是为了适时利用,从而博得皇上的信任吧。”

    “恒亲王妃,我魏家三代忠心耿耿,侍奉先帝,侍奉皇上,从来不敢怠慢,你给老夫定的这罪名,言过其实了!”

    魏国公厉声怒斥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得朝堂之事,在此信口开河,也不怕闪了舌头!”

    “妇道人家?”冯德妃道,“国公爷,你是在说太后娘娘也不配在这里为此事主持公道吗?这话不合适吧。。”

    “……微臣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微臣说的是恒亲王妃,她年纪轻轻,刚刚成婚,人生从未经过历练,而太后娘娘乃巾帼须眉,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还请德妃娘娘不要故意歪曲事实才是。”

    魏国公毕竟老奸巨猾,几句话说出来,成功地贬低了连似月,抬高了太后。

    “魏国公既然如此果断地否决我的推断,那就不如再请一个人来吧。”连似月再向太后请示。

    “恒亲王妃,这次又是什么人?”太后问道。

    连似月跪下,道,“请太后和皇上恕罪,我知道太后和皇上,以及宫中众人见皇上身子好转,都愿意相信这颗明珠的作用,即便心里对一颗明珠能产生这样的作用,而有所怀疑,也不会说出来。

    魏国公也说过,这明珠神物,是上天通过他给皇上的馈赠。

    可如果,这世间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明珠。一切都是魏国公为了取得皇上信任,根据从张寇那里得来的情报,知道皇上就要有所好转了,便拿了一颗普通的明珠,号称神物来欺骗皇上呢!”

    “你说什么,简直一派胡言!这明珠是老夫偶然在路中所得,因散发奇异色泽,老夫觉得奇怪才上前捡起来。

    当老夫拿在手里时,感觉到手心至身体都格外舒畅。

    便将它当做神物,供奉起来,后来确实是治好了几个人,因为担心皇上,所以才从盛都带来京都的。

    太后娘娘,明鉴啊,微臣忠心耿耿耿耿,皇上有了这明珠身子也好了一些,微臣岂能容一个妇人对微臣横加诽谤。”

    魏国公气的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暴露。

    “魏国公不要着急,是不是横加诽谤,叫那个人进来看看,事情的真相不就水落石出了吗?”连似月不疾不徐地道。

    “什么人,带进来看看。”太后其实也一度怀疑过,一颗明珠怎会产生比药物还重要的作用?

    但是,听魏国公讲述这珠子的来源,便也觉得,这也许是上天对皇帝的眷顾,化作明珠前来治病。

    连似月朝冯德贵点了点头,道,“冯公公,让人进来吧。”

    “是。”没一会,一个穿着青衣的男人躬着身走了近来,跪下道,“草民玉清见过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

    “恒亲王妃,这是何人,为何在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