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四章 明珠有问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八四章 明珠有问题

    。徐贤妃本想以“我拿了明珠没有用”为理由,来否认偷盗调包了明珠,但是冯德妃这么一说,她就算否认了,也还落个故意陷害人的嫌疑。

    这真是——进退两难!

    只能一句一句强调说,“太后娘娘明鉴,臣妾绝没有偷拿珍珠掉包。”

    “好生奇怪啊,这颗真的明珠在徐贤妃的身上,那西殿那颗顶替这真明珠的假明珠,又是哪儿来的呢,总有出处吧。

    太后娘娘,既然贤妃娘娘说她不知道明珠为何出现在她的身上。

    那不如查查那颗假明珠是哪儿来的,知道假明珠从哪儿来的,真明珠的去向差不多也就水落石出了。

    真明珠肯定是假明珠的主人拿走的。”

    连似月突然说道。

    “对啊,这假明珠又是哪里来的呢?”众人也好奇起来。

    “姜克己,冯德贵,你们二人把这假的明珠拿过来,让哀家和诸位瞧瞧。”太后吩咐道。

    假明珠拿了过来后,太后娘娘仔细地瞧了一番,又叫其余众人上前来看。

    五公主突然眼前一亮,说道,“这不是前些日子,我送给建安郡主的那一颗吗?”

    什么?是魏汝好的?

    众人一惊,目光落在一脸震惊的魏汝好身上。

    魏国公也大为诧异,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可能已经不知不觉落进了这个恒亲王妃所设的圈套里。

    他眼睛微眯起,溢出一道冷意——

    刚才她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也是故意的,她先将自己处于无罪的安全位置,然后再反过手来打他们!就方便多了。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厉害很多。

    “凤翎儿,休得乱说,这怎么可能是建安郡主的,这明珠可是魏国公特意从盛都送过来给你父皇的,他总不可能贼喊捉贼吧。”

    冯德妃连忙喝止自己的女儿,只不过,这喝止听起来有几分玩味罢了。

    “凤翎儿,你看清楚了,这真是你送给建安的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太后脸色比先前更加凝重了。

    “凤翎儿,你一定要看清楚,不要说错啊。”冯德妃似乎有些紧张。

    五公主凤翎笃定地坚持说道,“不会错的,真的是我送给建安郡主的。建安,你看,这明珠的这端,里面藏了一条红色的线,这样拿着看不出来,举起来对着阳光就能看清楚。”

    凤翎说着,将明珠顺着光照的方向举了起来——

    果然一条红线清晰可见。

    “你们看,我没有胡说吧,这明珠确实是我那日送给建安郡主的,当时七妹妹和王嫔,还有恒亲王妃都在的,几位还一起看了这条独到的红线,当时建安郡主还为这明珠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美人泪。”

    “我想起来了,确有此事。”连似月像是才突然想起来一般,点头说道。

    七公主和王嫔见了,也表示有此事,明珠是归建安郡主所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魏汝好愣了,这颗明珠是五公主给她的没错,可是她一直放在住处,没有带在身上过,怎么会……

    连似月面上一股淡淡笑意—是吴乔这丫头,像个幽魂似的,穿梭在各宫之中,听她说,每个暗卫最擅长的都不一样,她最擅长的是隐蔽之术,从性格到行踪,都让人难以捉摸。

    所以刚刚青黛回梦华宫的时候,她已经潜入魏汝好的房中,拿走了她的明珠,西殿的假明珠来了个二度调包。

    这便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魏汝好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她急忙跪在太后娘娘的面前,解释道,“太后娘娘,这颗明珠是五公主所赠没有错,但是,却不是我放去的。

    我,我想起来了,这明珠昨儿就不见了,定是,定是有人故意偷了去,来陷害我。”

    魏国公意识到问题越来越严重了,必须要迅速洗清嫌疑,否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赶忙上前,跪下,道,“太后娘娘明鉴,这明珠是微臣特意从盛都拿来敬献给皇上的,必定没有道理又偷回去。

    若如德妃娘娘所说,是为了陷害恒亲王妃,那更加不会了,微臣与恒亲王妃素不相识,实在不会为了陷害她,而特意送一颗明珠过来呀。”

    “是啊,太后娘娘,祖父在盛都主持事务,怎会为了区区一个恒亲王妃,如此大动干戈呢,这实在是没有理由啊。”魏汝好也急忙辩解

    “太后娘娘恕罪。”这时候,连似月走上前,双膝跪下,道。

    “你又何罪之有?”太后微微凝眉,说道。

    “请太后娘娘容许我传一个人进来,让您和皇上了解一些事情。”连似月请示道。

    “准。”太后点头。

    不一会,两个侍卫押着一个中年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看了魏国公一眼后,顿时一脸面如死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喊着太后恕罪。

    当魏国公看清此人的时候,顿时愕然——此人什么时候,落到恒亲王妃手里去的?

    “张寇?难道你与明珠之事有关系吗?”太后不解,问道。

    这张寇是皇城司的一个文官,皇城司乃是情报特务机构,皇城司的官员不归三衙管理,而是直属于皇帝的近臣。

    换句话说,皇城司的人对皇帝和宫中的事物知晓的比一般官员要清楚很多。

    连似月把这人找来干什么?

    连凤烨的眼中也有一瞬间闪过疑惑的神情——

    连似月看着张寇,正色道,“张大人,你是皇城司的人,也就是皇上的近臣,你还不速速向太后娘娘说清楚,若有半句虚言,便要诛九族的。”

    “是,是。”他已经见识过这个恒亲王妃的厉害了,她连他的祖宗十八代都能调查出来,哪里还敢不说实话。

    魏国公的额头已经开始微微冒出汗意,背脊升起一股冰冷的感觉。

    “太后娘娘,微臣罪该万死,微臣坦白,请太后娘娘恕罪。”张寇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叠信笺来。

    连似月将信拿了过去,亲自送到太后的手中,“请太后娘娘过目。”

    太后带着疑惑之情,将张寇上交的信,一一翻阅过去,顿时一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