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O章 冒失的宫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八o章 冒失的宫女

    “每个都不一样的。”桂嬷嬷道。

    “不一样啊……”魏汝好顿时有些失望。

    “建安郡主这么喜欢,你就拿着吧,桂嬷嬷去给我拿另一个就好了。”连似月说道。

    “当真?那我便不客气了。”魏汝好高高兴兴地将荷包别在了身上,摸了摸,从里面掏出一颗圆圆的褐色药球来,放在鼻尖闻了闻,又给连似月看,“你看,原来是这样一颗药球,味道倒是极好闻的”。

    她这么做,是担心连似月对荷包里的东西好奇,所以故意先拿出来给她看了,省的她待会也要掏出来。

    这时候,桂嬷嬷则返回冬熙宫去,拿了另外一个来给连似月。

    连似月握在手里,突然说道,“我也拿出来看看吧。”

    说着,便伸手去摸荷包里。

    魏汝好见了,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说道,“不用看了,每个荷包里的东西都一样的。”

    连似月特意有点错愕地看着她。

    魏汝好看了桂嬷嬷一眼,桂嬷嬷忙上前道,“王妃娘娘,这药球须得密封,拿出来气味散了不好,刚才郡主拿的太快了,奴婢来不及阻止。”

    “噢。”连似月点头,“原来如此,那我便不看了,反正也是圆圆的一颗,没什么两样。”

    “是啊,都是一样的。”听连似月这么说,魏汝好才松了口气、

    “奴婢为您佩戴好吧。”桂嬷嬷殷勤地上前,恭恭敬敬地道。

    “不用了,我腰间已有玉佩,回去摘了玉佩后明日再戴吧,青黛,你先替我送回梦华宫去,免得不小心丢了,这可是贤妃娘娘的一片心意,定要好好保管着。”说着,始料未及的,连似月转身,将荷包放在了青黛的手里,两人的手碰到的时候,她捏了捏青黛的手指尖。

    “是,王妃,奴婢这就去。”青黛转身,

    魏汝好见青黛拿着荷包要走,忙喝了一声,“站住,不许走。”

    青黛转过身来,不解地看看魏汝好。

    连似月也道,“建安郡主,我的奴婢冲撞你了吗?”

    “噢,不,我想说,你还是戴着吧,你看,我都戴着了,若是你不戴,贤妃娘娘看了,会不会觉得你轻看她的东西呢。”魏汝好说道。

    连似月点了点头,“建安郡主所说有理,青黛,你过来吧,替我戴上。”

    “是。”青黛走了过来,蹲跪在连似月的面前,伸手替她将腰间的玉佩取了下来,然后将荷包挂了上去。

    连似月将玉佩捏在手中,说道,“这块玉佩是九殿下赠送的,是我最珍贵之物,拿在手里,小心丢了掉了,青黛你把玉佩送回去,好好放着。”

    她将玉佩塞回青黛的手里,趁机在她手心迅速的写了两个字。

    青黛心领神会,微微点头,然后拿着玉佩离开了。

    “我真羡慕王妃。”魏汝好有些伤感道,“我曾听人说过九殿下如何宠你,女人不就想追求这样一个纯粹的爱吗?”

    “建安郡主才貌双全,又有显赫家事,早晚会觅得如意郎君的。”连似月道。

    这回,魏汝好的心情是真的阴郁了起来,眼底闪过一抹黯淡。

    过了一会后,青黛去而复返,向连似月躬身,道,“王妃,玉佩已经送回去了。”抬头,朝连似月眨了眨眼,悄悄张开了手心,然后立刻又握紧了。

    她和连似月之间配合默契,没人察觉到她们之间这种眉眼间的小动作。

    “知道了,起来吧。”连似月抬手道。

    这时候,宫女们鱼贯而入,送了些糕点过来,连似月拿起一块栗子糕放进嘴里的时候,突然神情一晃,脸上露出一副难受的表情,手里的栗子糕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了。

    “王妃!”青黛见状,连忙上前。

    魏汝好一愣,“这是怎么了?”

    连似月抚着肚子,脸上表情痛苦,道,“我,我腹中不适。”她身子微微颤抖着,声音也有些哆嗦。

    魏汝好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意外的情况,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办才好,马上示意桂嬷嬷去找徐贤妃来。

    “青黛,扶我回梦华宫去,快。”连似月站起来。

    “是,是,王妃您先别动。”青黛和泰嬷嬷连忙扶着连似月起来,两人看起来十分着急,手忙脚乱的样子,期间泰嬷嬷还不小心扯在了连似月的荷包袋子上。

    魏汝好看了,心一惊,幸好,这荷包没被扯下来。

    外头。

    徐贤妃和几位妃嫔公主们说着话,各人手里都拿着她宫里制作的荷包——原来,并不止送给了连似月,魏汝好,其他人也有。

    “这些图案真是漂亮,独特,这些纹样从未见过呢。”那李美人得了徐贤妃送地荷包,啧啧称道。

    “这是苗绣,京都较少。”徐贤妃说道。

    “真好看,没想到,贤妃娘娘如此有心,还根据我们每个人的不同属相,在上面绣了出来。”王嫔说道。

    徐贤妃脸上带着淡淡笑意,道,“今日清闲无事,原本想着绣个给皇上祈福的,后来宫里的奴才们喜欢绣这些花样子,便索性让她们每个人按着属相绣一个了。”

    这时候,桂嬷嬷匆匆走了过来,靠上前,在徐贤妃的耳朵里悄悄说了句什么。

    徐贤妃微微一愣,随后起身,对众人道,“姐姐妹妹们歇着,本宫去去就来。”

    说着,便转身走了,走了几步,低声问桂嬷嬷道,“严不严重?”

    “看起来有些严重。”桂嬷嬷小声道。

    “按理说,还要等两日才会滑,怎么这会就开始疼了……”依照徐贤妃的计划,起码要等皇帝寿辰过后连似月才会开始腹疼,如果今日在荣元殿滑胎——太后皇上都在,事情怕是会变得有些复杂了。

    “呀!”

    徐贤妃一边凝神思考着,一边往前走,这时候,旁边一个冒冒失失的宫女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撞在了她的身上,力道之大,竟然让她摔倒在地上。

    而这该死的宫女竟然摔倒趴在了她的身上。

    桂嬷嬷见状,吓得脸都白了,急忙上前,“娘娘,娘娘。”又咒骂这宫女,“哪里来的奴才,快起来,竟敢压在贤妃娘娘身上,不想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