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七章 波涛汹涌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七七章 波涛汹涌

    “嘿嘿。”吴乔狡黠一笑,眨了眨眼,道,“嬷嬷,我和她不一样,我身子特别软特别肉 特别嫩,连茧都没有。”(上一个章节有个地方写错了,我写吴乔手腕上也有茧,其实没有,这里更正一下。)

    “真的?”泰嬷嬷摆明不信。

    “不信你嬷嬷。”吴乔拉过泰嬷嬷的手让她摸自己的腰和肩。

    泰嬷嬷叹道,“果然软绵绵的,这是为什么呀,你不也习武了许多年。”

    “因为我想嫁人啊,可不想自己变成硬邦邦的身体。”吴乔头晃了晃,“所以,我练的功夫和她们这种硬的不一样,我练的功夫会让自己的身体软软的,和正常女人一样,这是我当初和我师父说好的。”

    “啊?”泰嬷嬷一惊,不禁说道,“你果然是和冷眉姑娘不一样啊。”

    “嘻嘻,我到时候要主动和王妃请求,替我物色个好夫君。”吴乔调皮地笑了,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可是个和冷眉一样伸手利落,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

    冬熙宫。

    帷帐后面,站着个漆黑的影子,她是好不容易才来了冬熙宫一趟。

    “情况如何?”徐贤妃问道。

    “回娘娘的话,目前为止,梦华宫多很安静,良贵妃房里的香灰和香盒子没有被发现,王妃院子树下的东西也没听到什么动静,而且,王妃在树下做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听说有这几天有些眩晕……”

    莲芜回答道。

    “眩晕,就对了,流胎就是从眩晕开始的……”徐贤妃淡淡地露出一丝冷笑,这一回,她要让连似月好好尝一尝痛失孩子的滋味!让她体会体会这人间最极致的痛。

    “娘娘英明。”莲芜道。

    “先前派了不少嬷嬷和宫女去做这些事,都没有成功,叫你这样的暗卫,果然有效一些,好好做,事情完成后,本宫允诺你的条件,一定会达成的。”徐贤妃伸手,拍了拍莲芜的肩膀,答应道。

    “是,那奴婢出去了。”莲芜悄然离去。

    她也算身手利落的高手了,所以借着宫女的身份在两宫之中穿梭也不算什么难事。

    只不过,又过了两天,出现在她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她根本就不好施展。

    最重要的事,良贵妃突然下了命令,不让她负责点香了,另找了其他的人,她便连靠近良贵妃和连似月的机会都没有了。

    完成不了任何,徐贤妃允诺她的事,就不会兑现!

    突然,她就想起被贬到洗衣房去的吴乔来。

    莲芜决定去试探试探过吴乔的深浅,想着,她将自己的午膳留出一个包子来,用纸包了,去了洗衣房。

    她悄悄走到洗衣房,躲在暗中观察着——

    只见,那吴乔正在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液,一边洗着衣裳,累的满头大汗,再看她的一双手,大约洗了太多一副的缘故,通红通红的,手背都肿了。

    洗着洗着,她就开始掉眼泪,一边抹眼泪一边洗。

    “哭哭啼啼的,你娘死了还是你爹死了,整天就知道哭哭哭,真是晦气!”这时候,一个在洗衣房有些年头的嬷嬷走了过来,一脚踢翻了吴乔面前的洗衣盆,叱骂道。

    吴乔见了,立马站了起来,说道,“你,你骂我可以,骂我爹娘不行,我爹娘病了躺在床上,你还咒他们死!我,我和你拼了!”

    她将手中的洗衣板一丢,往这出言不逊的嬷嬷身上扑了过去。

    莲芜摇了摇头,“这蠢货,打人的时候先将揍人的家伙丢了再去打,活该被狠揍一顿。”

    果然,才一下子,吴乔就被这嬷嬷狠狠痛打了一顿,而且这嬷嬷是个老油条了,打人的手法的手法厉害的很,根本就不会打在看得见的地方,所以吴乔嗷嗷痛哭一顿后,却什么伤都看不到。

    最后嬷嬷严厉地警告她,用力地掐了她一把,“给我老老实实的洗衣服,再哭丧着脸,我便告到王妃那里去,让你连洗衣房都呆不下去。”

    这吴乔也不敢说话了,继续坐回去默默洗衣裳。

    点头的瞬间,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莲芜一出现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她在师父所有的弟子中,听力是最敏锐的。

    莲芜决定再试探吴乔一次。

    等她端着洗好的衣裳去晾晒的时候,突然间抓住地上一个石头往她身上打去。

    而她没有半点反应,任那石子打在身上。

    “谁?”吴乔猛地捂住后脑勺,回头。

    莲芜现在已经基本确认这宫女没问题了,如果是有底子的人,受到突然袭击总会有些不一样的反应,但是这吴乔的反应和普通人一样。

    其实莲芜不知道的是,吴乔听力敏锐,当她捡起石子的时候,她就知道她要干嘛了,自然可以淡定地装作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这都是因为吴乔的身手远在莲芜之上。

    连似月房内。

    泰嬷嬷一边替连似月梳洗,一边道,“王妃,冷眉实在有心,找的这个吴乔真是个妥妥当当可靠的人。”

    连似月点头,“冷眉虽寡言少语,看似冰冷无情,其实是个心肠火热的人,这回我派了人去找,说不定等我们回王府的时候,人已经找到了。”

    “但愿如此。”泰嬷嬷道。

    “吴乔那边不知如何了。”连似月在起初因为胎儿受到觊觎而激动后,现在已经让自己恢复到最冷静,最平静的状态。

    她知道这次是做一回殊死的搏斗,敌人一定要死!

    所以,急不得,须得慢慢来。

    *

    吴乔看到莲芜,抹了把泪,道,“莲芜姐姐,你怎么来了?”

    “来,给你吃。”莲芜将包好的包子给了她,说道。

    她被老嬷嬷罚着没吃饭,一见到这包子便一把拿了过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莲芜的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冷意。

    “那个,姐姐,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铜板。”吃完包子,吴乔有些羞赧地问道。

    “怎么了?”莲芜问。

    “我爹娘病得很重,需要医药费。”吴乔双眼通红,说道。

    “你想不想要多一些银两。”莲芜悄悄亮出一块银子。

    吴乔顿时眼前一亮,问道,“这是哪位主子赏的?”

    “你别管是谁赏的,你替我做些事,这银子便是你的了,你有了这些银子,你爹娘就有救了。”莲芜诱惑地说道。

    吴乔谨慎地问道,“会不会是害人,害人的事情可不敢做,再多银子都不做。”

    “自然不是,你放心吧,要不要做?”莲芜解释道。

    吴乔纠结了一会,最终点头,道,“需要我做什么?”

    莲芜四处看了看,靠近吴乔的耳边,细细地叮嘱了一番。

    吴乔的眼睛瞪的老大。

    莲芜朝她点了点头——“就做这点事就可以了。”

    她将银子另外一小块银子放进她手里,徐贤妃要她完成任何,任务受阻的时候自然要想办法,这些她也就没必要去禀报了。

    *

    皇宫好像一个平静的湖面,买个人都在各司其职,各宫之间也都在盼望着皇上龙体康复,但是,其实那湖面底下,早已波涛汹涌,危机四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