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六章 我身体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七六章  我身体软

    “王妃,这到底是什么?谁这么歹毒,敢陷害咱们的小王爷小公主,找出来,老奴一巴掌劈死她,坐死她!”泰嬷嬷气的脸色发白,浑身发抖。

    “这个东西里有麝香,三棱,莪术,天花粉,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分量又这么足,我经常坐在那棵树下歇息一两个时辰,受到影响,肚子的孩子很容易就会没了。”

    连似月说这些的时候,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竟然,竟然是这些脏东西!”泰嬷嬷是个老嬷嬷了,自然是知道这些东西的厉害的,单单一个麝香就够厉害了,再加上其他的,效果会加强许多。

    如果不是这些蚂蚁喜欢这种味道,而且恰好又咬了王妃的脚背,只怕发现这东西还要一点时日,到时候就怕王妃的胎儿已经深受其害了。

    泰嬷嬷想着,猛地打了个寒颤,一腔强烈的后怕感占据了她。

    “青黛,咱们要更加仔细的保护王妃,一丝一毫都不能放过,待会还要再细细地检查者院子里的每一处角落,就怕其他地方还有。”

    “是,嬷嬷,青黛记住了!”青黛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连似月的眼底冰寒,没有一丝温度,她握紧了手中的帕子,说道,“动什么,不该动到我孩儿的身上来,既然如此,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岁月的静好并没有使她变得愿意去感受爱,但是并没有让她变成一个温吞无用的人——

    她还是她,那个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连似月。

    “人敬我一分,我还他三分;人害我一份,我还他三分,既然动到我孩儿的身上了,那就来试试看吧。”

    前一世,她因为无用,她的孩子也是还在肚子里就被人夺去了,这一次,她绝不会让此事再发生。

    “来人!”连似月起身,命令道,“泰嬷嬷,丫鬟吴乔冲撞贵妃娘娘和本王妃,实在不能再留在身边伺候,这几日先把打发到洗衣房去,负责洗我们的衣裳。”

    泰嬷嬷一愣,“这……”

    “……泰嬷嬷!”青黛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向她使了个眼色。

    “是!奴婢这就去!”泰嬷嬷顿时明白过来,急忙走了出去,宣布连似月的决定了。

    青黛还是一脸后怕的样子,她看到连似月稍显苍白的脸,走了过去,安慰道,“王妃,您歇一下吧,奴婢去给您熬一碗安神汤,奴婢跟您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您这样紧张。”

    “青黛,为人父母的心,你是不会明白的。”连似月伸手,抚摸着还很平坦的腹部,说道。

    “王妃,您辛苦了,九殿下也不在,怀着孩子还要提心吊胆。”青黛眼圈泛红,真真心疼连似月。

    “不用怕,我会保护好孩子的。”连似月给了青黛让她安心的表情。

    “我去给您熬汤。”青黛抹着眼泪出去了。

    一会之后,他们又来汇报,果然在其他地方还发现了三个害人的东西!

    三个,加上刚刚的一共四个,那真真是连似月无论在哪里休息都会受到影响!

    “这网织的够密集的,那我就织一张还给你吧。”连似月浑身散发着寒意,眼神如同寒刃,要将那居心不良的人利剑杀死!

    *

    “什么!”良贵妃听到李嬷嬷在耳边悄悄说出的消息,整个人差点晕倒过去,脸色一阵白,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娘娘别着急,王妃很聪明,已经把那脏东西扔了,埋了别的进去。”李嬷嬷忙宽慰道。

    良贵妃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说道,“当年,她用这种可怕卑鄙的手段夺去了本宫的第二个孩子,当时她正当宠,惯会在皇上面前花言巧语,本宫找出了证据,她还能将流产扭曲成是因为我乱吃了东西才保不住腹中孩子,皇上和太后因此冷落了本宫很久。

    如今,她竟故技重施,还想加害本宫的儿媳,本宫这次,绝不会袖手旁观!”一贯端庄娴雅的良贵妃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凶狠的表情。

    *

    泰嬷嬷拦住吴乔,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怒声道,“跪下!”

    吴乔吓了一跳,连忙跪下,战战兢兢道,“嬷嬷,怎,怎么了?”

    “王妃说你莽撞毛躁,不适合留在她身边伺候,把你打发到洗衣房去了,以后你就好好留在那里。”

    “什么,这,这……”吴乔一听,眼泪就落了下来,哭着说道,“嬷嬷,求求你,替我求求情,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定会处处谨言慎行。”

    “你求我没用,这是王妃的命令,王妃一向说什么是什么,你说什么都没用,收拾好东西赶紧走吧。”泰嬷嬷交代完,摇了摇头就走了。

    吴乔沮丧地站了起来,收拾东西往洗衣房去了。

    去洗衣房之前,她又去找了莲芜,找她哭诉了一顿,一脸惨兮兮的模样。

    莲芜安慰了一会,还拿了帕子给她擦眼泪。

    “姐姐,我怕是要在洗衣房呆一辈子了,在那地方可没有前途,我爹娘重病在身,我弟弟要娶媳妇,都指望着我的月钱,以前跟在王妃跟前,还时不时有些赏钱,现在可什么都没了,怎么办啊。”

    她哭得快要崩溃了一般。

    莲芜看着,叹了口气,但仍旧保持着警惕,疏远地说道,“这个,我也只是个奴才,实在没办法帮你,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多求求王妃身边的人。”

    吴乔低头继续落泪,眼中闪过一抹冷笑,心想道,“小样,你警惕心还挺强的,我让你之后,不得不求我帮忙,哼。”

    她又哭了两句,就回洗衣房去了。

    接下来连续两日,莲芜发现,她房前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他们像是来监视她的似的,让她没办法去执行徐贤妃交代下来的任务。

    夜间,静谧。

    趁着这个时候,吴乔回了连似月的地方,向她汇报了一些事。

    离开的时候,泰嬷嬷忍不住拉着吴乔,好奇地问道,“吴乔姑娘,你摸那莲芜的身子能摸出这么多问题来,我看她也摸了你,她会不会也发觉你不是个普通的宫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