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九章 写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六九章 写信

    他走到书案前,打算再看一遍布阵图,眼睛却突然落在桌角那一叠纸上面,这是十一在他走之前给她的。

    她说若他想起她一次,就要在这纸上记上一笔,直到半年以后。

    他一愣,他怎么这么轻易就想起她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要记上一笔?

    真是个鬼精灵的丫头!

    凤诀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打开纸张,在上面郑重地画上了一横。

    *

    京都,皇宫。

    周成帝的龙体未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之前每日能下地三次,现在腿脚一站地就哆嗦,不得不躺在龙床上修养。

    全太医院的太医们丝毫不敢怠慢,日夜为皇帝研制新药,但始终未见多大的成效。

    宫里的每个人都明白,这回皇帝的病怕是——需要再世华佗才能医好了。

    而这个时候,宫里发生了一件意外的插曲——盛京魏国公来京了,先到冬熙宫,与魏汝好抱头痛哭,魏汝好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哭了足足半个时辰。

    徐贤妃百般劝慰在止住了眼泪。

    魏国公对徐贤妃道,“娘娘,我这孙女儿的脾气我是知道的,眼底容不下沙子,看来是被人欺负了,才会这样无精打采啊。”

    徐贤妃一脸尴尬,知道魏国公是故意这样说的,但一时也不好回答。

    盛京曾经是大周的都城,魏氏家族为先帝打下江山立下过汗马功劳,皇帝对魏家也是颇为看中的,魏家在盛京的势力尤为盛。

    徐贤妃先前之所有百般想要魏汝好与凤烨结合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只是,她好歹也是凤烨的母亲,儿子的肉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已经到了那种地步,凤烨都不肯娶,她怕母子感情彻底破裂,便默默地放弃了。

    这回,魏国公怕是得到了皇上龙体欠安的消息,才专程赶来的。

    “国公爷,哪里的话,汝好是太想念家人了而已啊。”徐贤妃微微笑着,说道。

    一番寒暄之后,魏国公便领着魏汝好一块离开了冬熙宫,前往寿宁殿拜见太后。

    走到半路上,恰好与进宫与良贵妃请安的连似月碰上了。

    魏汝好不再有什么避讳,恶狠狠地盯着她看,恨不得在她的身上挖出一个洞来似的。

    “这是……”魏国公没有见过连似月。

    “这是我家恒亲王妃。”青黛上前,屈膝,道。

    魏国公哦了一声,却没有按照该有的礼仪屈膝,而是昂起下巴,高高在上地说了一句,“原来是恒亲王妃,久仰大名。”

    摆明了一副没将连似月这个王妃看在眼里的样子,而魏汝好一个郡主而已,更是连开口问好都没有。

    连似月唇角淡淡地笑了笑,也没表现出在意,道,“魏国公长途跋涉,辛苦了。”

    说着,便从魏国公的身边走了过去,不见半点波澜,但是身为恒亲王妃该有的气势一点都不少。

    魏国公微微一怔,这王妃看来年级轻轻,可骨子里竟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迫人气势——

    即便身为位高权重的魏国公,也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明明是个普通的王妃而已,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尤其是离去时那淡淡的一笑,分明只有历经沧桑后看透一切的人才有,她一个十几岁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笑容?

    “祖父,您怎么了?”魏汝好见自己的祖父在和连似月碰过面之后,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便问道。

    “建安,这个恒亲王妃真如你在信中所说的那样吗?”魏国公问道。

    “祖父,比建安在信中所说的更狠毒恶心的多。”魏汝好屈膝跪在魏国公的面前,道,“祖父,建安只您新建见上的人儿,祖父此回来京,定要为建安出一口气,否则,建安……信中义愤难平!”

    、魏国公外要将孙女儿扶了起来,说道,“你放心,祖父此次趁皇上病重前来问安,顺带要办的最重要的事便是好好与这恒亲王妃交一回手。”

    魏汝好大喜,“多谢祖父。”

    “不过眼下最紧要的,还是你的婚事。”魏国公道,“你从小天资聪颖,祖父悉心栽培,你在盛京之时,从不让你见其他男子,所有提亲者君被祖父请出魏国府的大门。

    只因为祖父一心要你嫁入后宫,如今,是时候了。况且,你与八殿下已有夫妻之实,太后娘娘没有理由不答应这门婚事。”

    魏汝好脸上一阵雀跃,道,“幸好一切又祖父为建安做主,建安多谢祖父。”

    “只是……”魏国公望着魏汝好,面露难色,道,“其实,太后很不喜欢女子太过主动,若她知道是你主动前往裕亲王府委身于八殿下,只怕,会颇有微词。建安,你来京都之前,你外祖母和母亲对你百般叮嘱,让你注意分寸,你此回怎么犯了这样的糊涂事?”

    魏汝好一听,有些慌乱,她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祖父,其实,孙女儿并不愿意,孙女儿知道为人应当清清白白。只是,贤妃姑姑一直让建安这么做,建安本就倾心于烨哥哥,一时头昏脑热,便,便听了姑姑的话。”

    魏国公说到徐贤妃便一脸恼火,道,“你这个姑姑,却有弃用你的意思,我刚刚都看出来了。只是,祖父绝不会让她得逞,走,去寿宁宫。”

    到了寿宁殿,先通报了,得到太后允许后,还未进入殿内,魏国公便开始嚎啕大哭:

    “太后,太后啊,微臣罪该万死,微臣来向您赔罪来了。”

    说着,便跪着地上,移动三步磕头一次地来到了太后的面前。

    太后见状,亲自上前,弯腰将魏国公扶了起来,道,“哀家听说你来了,正想着的时候,你就来哀家这里了,说起来,我们该有十多年没见过了。”

    太后曾经在盛都有过一段不短的日子,与魏家也有私人的交情,与魏国公的老夫人关系也是不错的。

    “太后,微臣有罪,这些年没来看您老人家了!”魏国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将戏演的逼真而感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