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六章 我去地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六六章 我去地狱

    耶律颜放在身侧的拳头紧握着,目光紧紧看着仁宜太后,眼圈通红,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尊敬的皇祖母会这么利用她。

    她的内心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她突然间明白过来,眼前这位位高权重的人,首先是契丹的仁宜太后,其次才是她的祖母。

    “颜儿,你来的正好,昨日一天辛苦你了,塔布(侍女名),把准备好的汤端过来,给公主尝一尝。”仁宜太后像往常一样招呼耶律颜。

    看着仁宜太后毫无破绽的淡定神情,耶律颜两行眼泪滑落下来,目光中却带着一丝不肯屈服的倔强。

    塔布将汤端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却没有去接。

    耶律楚见状,忙走到耶律颜的身边,握起她的手,小声道,“颜儿,不要任性,皇祖母为你做的汤,喝下去吧。”

    耶律颜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哥哥——

    他们的父皇早逝,所有的大权都在皇祖母的手里,他们两兄妹也是皇祖母一手带大的。

    “颜儿。”耶律楚握着耶律颜的手,暗暗地用力,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

    她知道,哥哥十分苛求皇帝的尊位,盼望着将来大手一番作为,而他能否登上皇位,将来能作为到什么地步,全都掌控在皇祖母的手里。

    但是……

    她抬手,将耶律楚的手拂开,上前两步,走到仁宜太后跟前,颤声问道,“皇祖母,为什么要欺骗颜儿?”

    “颜儿,你和你哥哥一样,用错词了。”仁宜太后眼神微微一敛,唇角有些紧绷。

    “颜儿!”耶律楚清楚地察觉到仁宜太后表情的微微变化,想制止耶律颜继续说下去。

    “在颜儿的心目中,皇祖母是整个契丹最高高在上的女人,您代表着契丹的正义,秩序,制度,可是颜儿万万没有想到,皇祖母会利用我,使用这样卑鄙的手段!”

    耶律颜紧紧咬着牙关,愤怒地喊着这些话。

    “还有吗,颜儿,一次性全部说出来。”仁宜太后道。

    “我爱萧河,可是我不愿牺牲我的自尊心,牺牲了自尊心得到的婚约,我宁可不要,我不愿做卑鄙的人,我要做高尚的人。”耶律颜忘不了萧河醒来后看她的眼神,那眼神比任何眼神都让她感到绝望。

    “颜儿,你要记住,一个人守住自尊心容易,可是他若放下自尊心,才是真的高尚,不必要的自尊心和垃圾没什么两样。

    这一点上,你的驸马萧河便做的极好,他先前放下自尊心,去了兵营,沉潜,再借机反噬。

    只不过,他还是年轻了点,低估了我这个老人家的谋略。”

    仁宜太后一字一句,说的浑厚有力,让耶律颜找不到话来反驳。

    “颜儿,你还是哀家最喜欢的孙女儿,皇祖母会把你想要的都给你,包括——萧河,你的驸马。

    喝了汤,回去吧,昨日刚刚洞房大喜,今天就跑出来,总归不是件好事。

    哀家乏了,这些日子为了你的事,费了些心思。

    如今的年轻人,想法太多,我老人家要提起精神才跟得上你们的节奏了。”

    仁宜太后说完,起身回寝宫了。

    留在耶律颜和耶律楚两兄妹站在殿内,耶律颜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紧紧咬着手背哭着。

    耶律楚深深地叹了口气,走了过去,将耶律颜抱在怀中,道,“妹妹,辛苦你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耶律颜强撑着身体,慢慢走了出去。

    “妹妹,你要去哪里?”耶律楚连忙追上前去。

    耶律颜停下脚步,顿了顿,道,“地狱。”

    萧河说了,给她准备了一个地狱,从此以后,她将在地狱中度过。

    *

    (萧河这边,暂时告一个段落。)

    *

    北疆。

    冬天了,草叶一片枯黄,牛羊蜷缩成一团,还在寻找着事务。

    那低矮的栏下,一个穿着灰色厚厚毛毡衣的人,双手环抱着,蜷缩成一团。

    他很脏,很臭,头发结成硬硬的一绺一绺,细看,有黑色的大虱子在里面爬来爬去的,有的还沿着衣领钻身体里去。

    他的脸,手,但凡能看到肉的地方,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污垢,看不见任何肤色,只剩那两个眼珠子,间或一轮,才让人知道他还是活着的。

    那缺了一团肉的脚边,有无数不明的虫子爬来爬去。

    他终是饿了。

    抓起一旁的食物,往嘴巴里塞进去。

    他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

    “咩,咩!”

    那些饥饿的羊发出撕裂般的叫声。

    这个冬天,很难熬过去了。

    这时候,伸手传来一阵脚步声。

    凤千越在这里放羊,鲜少听到什么脚步声,他眼睛动了动。

    “你听好了,不管天气怎么样,这些牛羊一只都不能少,若少了一只,上报上去,你吃不完兜着走。”

    那过段时间来巡视一遍的侍卫,大声地说道。

    凤千越转过身来,点头,说道,“是,大人,知道了。”

    他点头的时候,那头上的虱子一个一个纷纷落到漆黑的衣服上来。

    两个侍卫见了,腹中立刻涌起一阵恶心的感觉。

    实在待不下去了。

    两个人骑着来时的马,赶快离开了此地。

    “真难想象,这是一位殿下,好歹也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尊贵之躯,怎么能忍受这些又脏又臭的虱子,虫子。”其中一个侍卫摇着头,说道。

    “他从来到这里,连澡都没有洗过一个,能不臭,能不招虱子么?”另外一个说道。

    “话说,他来这里大半年了,和我们说过的话就只有那一句吧——是,大人,知道了。看来,他是完全绝望了呀。”

    “能不绝望吗? 他现在是生不如死啊,一个皇子被贬到北疆放羊,前途算是彻底完蛋了,尤其这四殿下凤千越连权势显赫的母妃和外祖也没有。来到这里,就等于是看到了死亡。”

    “哎,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哎,看来,做皇子也没什么好的,荣华富贵有,饥寒交迫有,早不保夕有,这样混日等死也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