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五章 原来如此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六五章 原来如此

    耶律颜最终拉开门走了出去。

    “恭喜公主,恭喜驸马。”

    门一打开,门外守着的奴才们便纷纷跪了一地,喜气洋洋地恭贺道。

    而这整个公主殿里,也处处粘贴着喜字,奴才们手里端着托盘,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显得热闹非凡。

    然而,这一幕,此刻在耶律颜看来却显得如此讽刺!

    刚才萧河的表情,眼神,还有他说过的狠话一个字一个字回响在她的耳朵里。

    这时候,几个嬷嬷和侍女端着温热的水盆走了过来,在耶律颜面前屈膝躬身,道,“公主,您醒了,奴婢们这就进去给驸马洗漱更衣。”

    “滚!滚!滚开!”

    突然,耶律颜一把摘下满是金饰的头冠,用力地狠狠地砸在地上,顿时,那头冠被摔得四分五裂。

    “公主息怒,公主息怒!”

    奴才们见新婚的公主突然大发雷霆,个个吓得低头不敢吭声。

    房间里。

    萧河听到外面的嘈杂声,脸上的冷笑更显得阴森,可怕,手紧紧地握着床沿,只听到咔嚓一声响,那床沿竟然被他抓走了一块木头。

    他手下的劲一松,整个人靠在床头,死气沉沉的,仿佛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变成了一个没有情感,没有欲念的活死人。

    他脸上缓缓浮现一抹苦涩的笑意,冰冷的眼泪便从脸庞滑落。

    慢慢地,那令人心酸的苦涩笑意变成了痛苦的表情,他手紧紧抓着身侧的被单,终于崩溃一般哭了起来。

    他哭的没有声音,他在强忍着,止不住的眼泪一直落下来。

    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力气——他脑海中那个天真浪漫的,笑起来很好看的姑娘正在慢慢离他远处。

    她跑的好快,他大声地喊着她的名字,她却什么都听不见——

    “令月儿。”

    他用尽他毕生的感情,喊着这个名字。

    我成婚了,我以这种方式成婚了,我是不是应该放弃去见你了,是不是?

    我连你的小木人也没有保住!

    我没用,我没能斗过仁宜太后!我没用!

    ……

    太后殿。

    仁宜太后正在给后花园的花枝修建,侍女们颔首站在一旁,耶律楚脸上露出一抹为难的表情来。

    “有什么就说吧,哀家看再不让你说话,你要被憋坏了。”仁宜太后眼睛没有离开面前的花枝,说道。

    “是。”耶律楚上前一步,说道,“孙儿没想到皇祖母会这么做,连颜儿也骗了。”

    仁宜太后听了,手下微怔,说道,“楚儿,你用错词了。”

    “孙儿惶恐。”耶律楚颔首,“只是,孙儿其实还有其他想法,早已经派了人去京都,打算将萧河的心上人劫到幽州来,这样有了她做人质,萧河一定会心甘情愿为我们所用的。

    根据莫丹传来的情报,我的人已经通过连家三爷连延涛打入了连家内部,要带走那个连家小姐并非难事。

    没想到,皇祖母快我一步,用颜儿做了筹码。”

    仁宜太后放下了手中的剪刀,往殿内走去,耶律楚忙上前,伸出手臂供她扶着。

    到了殿内,仁宜太后示意耶律楚坐下,道:

    “你的计划我也听人和我说过,你想的还是太天真了。

    那个连家的小姐,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她要是怂恿萧河逃走呢?以萧河的个性,定会生死不顾,听连家小姐的话,两个人一起逃走。

    他们萧家现在掌握了契丹太多的情报,哀家决不能让他们家任何一人离开幽州。

    而哀家让他和颜儿成亲,那他就真正成了我们耶律家的人,再生下孩子,无论如何,他不会走的很潇洒了。

    最重要的是,你的妹妹耶律颜爱惨了萧河,她难得有个愿望,我这个作皇祖母的,自当要好好替她实现。”

    “可是……”耶律楚离开时欣赏萧河的,也爱惜萧河,所以对他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并没有打算用这种与他决裂的方式。

    “楚儿,你的骨子里和你父皇一样,有一种侠义心肠,你父皇因为此,所以死的早。

    你们不是江湖老大,也非武林盟主,你们需要的不是侠义,而是谋略,一种把所有人拉到你的身边,让他们不得不在你身边效力的谋略,明白吗?”

    “孙儿无用,谢皇祖母教导。”耶律楚颔首,道。

    “太后娘娘,小王爷,颜公主在外求见。”这时候,外头有奴才前来禀报。

    仁宜太后并没有急着召见耶律颜,问道,“现在公主殿那边什么情况?”

    “这……”来人有些吞吞吐吐,不好说。

    “无碍,说吧,哀家想听真实情况。”仁宜太后说道。

    “回太后娘娘,据在公主殿观察的嬷嬷禀报,公主,公主从洞房出来后,发了很大的脾气。赶跑了伺候的奴婢,还将,将头冠摔烂了。还禁止任何人靠近驸马,然后便跑到太后殿来见您呢?”

    奴才一一禀报道。

    “那萧河呢,他什么反应?”耶律楚问道。

    “驸马没有出房门,不知道是什么动静,因为公主的命令,所以没人敢进去看。

    太医说,驸马的腿恢复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还不能自由下床行走。”

    “知道了,下去吧。”仁宜太后挥手。

    原来,萧河之所以中了这种契丹人特有的毒,问题确实出在耶律颜身上。

    那一天,耶律颜在宫中发呆,仁宜太后亲自去公主殿和她说过一会话,她便是趁那个时候,将这毒药涂在耶律颜的身上的。

    因为她知道,她这个孙女儿在骗人,她肯定会去营救萧河。

    不过,因为她事先命人在耶律颜的补品里面放了解药,所以她没事。

    她去地牢找萧河的时候,萧河就已经中毒了,随之中毒的,还有耶律颜身边走的近的一些人。

    这毒,无色无味,饶是萧河也没有察觉,所以才在逃走的时候毒发,被太后的人抓住了。

    “皇祖母,不见颜儿吗?”耶律楚问道。

    “见,当然见。”

    仁宜太后走回椅子上端坐着,吩咐道,“去把给颜儿准备好的补品端过来。”

    “是。”

    片刻后,耶律颜匆匆走进殿内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