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四章 我没骗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六四章 我没骗你

    红色的吉服?好端端的,他怎么会穿上这种衣服?

    他心头一跳,再猛然间扭头一看,只见他的旁边还躺着一个女子,她的身上也穿着红色的嫁衣,头上戴着厚重华丽的头冠,只是脸上盖上了红色的盖头。、

    这是谁?、

    为什么和他睡在一起?

    看这样子,他们是新郎官和新娘子的装扮。

    萧河冷着脸,伸手过去,缓缓捏住红盖头的一角,然后猛地掀了起来——

    他顿时一愣!

    耶律颜?

    这个穿着新娘嫁衣的女子居然是仁宜太后的掌上明珠耶律颜!

    这是怎么一回事?

    萧河心底一颤,手一松,红盖头落在地上,他用力地甩了甩头,仔细地回想着之前的每一个细节。

    但是,他一甩头,便一阵眩晕的感觉袭来,他连忙用手付出的床沿。

    他想起来了,当时按照计划劫刑场,但是出现了一个意外,他的身体突然出了问题,还没来得及跑出城门脚就动不了了。

    那个时候,耶律颜及时出现了,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所以!

    萧河的手慢慢地握紧了床沿,手指关节咔咔作响,那床沿也轻微地摇晃起来——

    他紧紧望着耶律颜的睡颜,眼中迸发出熊熊的怒火和深沉的恨意——是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利用了他对她那一点轻微的信任!

    把他出卖了!

    然后,趁着他昏倒的间隙里,强行给他穿上吉服,逼迫他进入洞房,结为夫妻!

    这个女人,是他糊涂,是有看错她了!

    他恨不得立即将这房间,这床,这一切的一切,包括她,瞬间摧毁干净!

    他猛地一个翻身准备下床,但是,令他诧异的是,他的腿居然麻木的失去的知觉,没有办法移动!

    他眼中闪过一抹深思——是了,那让他晕厥的药会让他四肢发软,不能动弹,那现在,他身上的毒性还没有解。

    萧河心中的恨意如翻涌的江水,浑身似要被怒火点燃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伸手去摸胸口的位置——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了!令月儿的小人儿也没有了!

    他紧紧咬着牙关,迅速地解开身上的红色吉服脱掉,狠狠地甩在地上,那一抹红刺疼了他的眼睛!

    他曾经想过千千万万次,穿上红色吉服的样子,但是在他的想象中,和他牵手的人始终只有一个人!

    “唔……”这时候,一旁的耶律颜终于有了反应。

    她眉头皱了皱,睫毛轻轻颤抖着,慢慢地睁了开来,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袭来,让她差点再睡过去。

    “你醒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带着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冷意。

    她一愣,转头,看到萧河正坐在她的身边,那牧羊,似乎要将她杀死一样。

    “这是怎么了?”

    她揉了揉欲裂的头,再看去,才发现,这房中红色的一片,喜字,喜烛,还有……

    她身上华贵典雅的红色嫁衣。

    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措手不及,怎么会这样?

    她和萧河这是……成亲了?

    “耶律颜,你真厉害,我计划了几个月的事,居然毁在了你的手里。我和你说过吧,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不要浪费感情在我的身上。

    你嘴里口口声声说,不强求和我在一起,不纠缠我,甚至,愿意帮助我逃走。

    但是,最终,你利用我对你那一点难得的信任,设计了这么一场好戏,让我和你成了婚!”

    萧河的手握的紧紧的,眼底猩红,透着最可怕的厌恶和深沉的恨意!

    耶律颜慌了,急忙说道,“萧河,我是,我是,我是真的想要帮助你逃走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是真的想要帮助你逃跑。真的,萧河,我没有骗你!”

    她伸手去抓萧河的袖子,希望他能相信她,但是,萧河用力地狠狠地厌恶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道:

    “别碰我,你不配!”

    “是皇祖母,是皇祖母,肯定是皇祖母,她利用了我!”耶律颜使劲地想,问题出在哪里,能想到的就只有仁宜太后!

    “哼!”萧河脸上露出讥诮,“有分别吗?”

    “萧河,求求你相信我,我是真心要让你逃走的,我没有和皇祖母合谋,我一直在偷偷地帮你,为了不让皇祖母怀疑,我还故意宣布闭宫门,不见人,我也把你的父母和弟弟赶走了!

    但是,我想,我想这其中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被皇祖母看了出来。

    我和你说过,我皇祖母比你想象的厉害很多。”

    耶律颜着急地说着,极力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够了!”萧河呵斥道,“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何必还在我面前演,你的眼泪让我生厌!”

    “萧河!”耶律颜还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她自己都觉得解释起来是那么无力。

    毕竟,她是知道他有计划的,这一点,他从来没在她面前否认过。

    而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他怎么可能相信她?

    “耶律颜,你听着,从你穿上嫁衣和我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你的一只脚就踏进了地狱,属于我萧河的地狱,这个地狱一生一世为你准备着!你做好被我折磨的准备吧,你会尝到这世间最痛苦的滋味!”

    萧河的眼底没有丝毫温度,此时此刻的他,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的恶魔一般,令人感到瑟瑟发抖。

    耶律颜在他的注视下,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他的话如同尖刀,在她的心脏上用力地刺着。

    她将眼泪逼了回去,说道,“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了。我现在就去找皇祖母,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去给你把解药拿来,让你恢复自由。”

    耶律颜说着,扶着床沿,下了床,但是,脚才一沾地就差点摔倒了。

    她闭了闭眼睛,托着沉重的步伐,往洞房外走出去。

    走了一半,终究没有忍住,回过头,眼泪滑落,道,“萧河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骗你,没有利用你。”

    而萧河冷冷地坐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