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二章 安安分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六二章 安安分分

    牢里,阴暗,潮湿,散发着腐臭和死亡的气息。

    萧河闭着眼睛,盘坐坐在地上,面无表情,他的手暗暗摸着藏在袖中的药瓶——

    “吱呀”一声,门开了,狱卒手里端着饭菜进来,粗鲁地放在他的面前,说道,“这是你的最后一餐,给了你最丰富的,吃完准备上路。”

    萧河缓缓睁开眼睛来,看着面前的饭菜,唇角露出一丝微微的讥讽,看来还是很有心的,这最后一顿饭菜给的是中原的菜式。

    狱卒转身离去的时候,门口刚好进来一个人,他吓了一跳,连忙跪下——

    “公主殿下。”

    “下去吧,我有话要和他说。”耶律颜的声音传来,萧河微微皱眉,朝她看了过去——

    这个女人,非要像阴魂一样吗?

    他有自己的计划!

    “可是,他是明日就要斩首的重刑犯……”狱卒有些犹豫。

    “我是颜公主,刚刚从太后那边过来,这地牢有你们四处把守,难道我还能把他救走不成?下去!”耶律颜叱道。

    “是,是,公主请便。”狱卒惶恐之下,退了出去。

    耶律颜快步走到萧河的面前,看她怡然自得吃着菜的样子,她往四周看了看,蹲在牢门前,问道,“萧河,你到底有什么计划,明天就要斩首了,你还不着急?”

    萧河抬眸,道,“我不是说过,你不要卷进来吗?”

    “我。”耶律颜被说住了,然后又说道,“你以为我想卷进来吗?我只是不想你真的被斩首示众,被人说你是被我逼死的,我耶律颜弄死了一个不肯娶我的人。”“你不这么想,别人说了也没意义。”萧河用筷子夹了一口肉,放进嘴里,“这厨师不错,做出了中原菜肴的味道,太后待我,还算不薄。”

    “你!”耶律颜被萧河气的够呛,猛地站起来,脸色涨红,“是你把我皇祖母想的太简单了,我皇祖母绝不是个简单的人,你一个人,想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简直是痴心妄想!”

    萧河慢慢地放下了筷子,说道,“你为我操心的已经够多了,到此为止吧,你是个好姑娘,应该得到一份好姻缘,而我,与你无缘也无份,不用再为我做什么了。”

    “哼!”耶律颜冷哼一声,“萧河,那你就好自为之吧!”她快步往牢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说道,“我想救你,可不是因为喜欢你或者是要得到你,是你父亲再三拜托我的,他现在就在公主殿外等着我的消息,还有你的母亲,因为跪在地上求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我能救你。

    但是,我不救了,你要死,就死快点!”

    耶律颜起身,准备走。

    “等等!”萧河叫住了她。

    “怎么,后悔了?”耶律颜猛地回头,冷笑着说道。

    萧河指了指她的头发,说道,“把你这个月亮给我。”

    月亮?耶律颜低头一看,他说的是她挂在脖子上的项圈,项圈上有几个月亮形状的饰物,这不是金,也不是银,是用坚固的材料做成的,是外邦进贡的,具体什么材质,她也忘了。

    “你要这个做什么?”耶律颜问道。

    “因为……是月亮。”萧河低声道。

    “给你,给你!拿去献给阎王吧!”耶律颜将那月亮解了一个下来,丢到他的身上,然后匆匆跑了出去。

    那狱卒进来的时候,看到萧河手中的“月亮”,问道,“这是什么,交出来。”

    萧河扬了扬,道,“这是颜公主给的,你要吗?”

    那狱卒听了,没有再说什么,走到了牢门口去把守。

    萧河脸上戏谑冷清的表情慢慢消失了。

    耶律颜回到公主殿后,萧振海和萧夫人,还有萧湖三个人急急忙忙走了过来,萧夫人跪在耶律颜的面前,落着眼泪,道:

    “公主,怎么样了?您有办法了吗?”

    “丞相夫人,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你们二位另请高明吧。”说着,耶律颜快步走进了公主殿,回头看了萧湖一眼后,再也不理会萧振海夫妇了。

    “公主,公主,求你,求你了,现在就只有你能救我河儿了。”

    耶律颜听到萧夫人在外面哭着恳求的声音,还有萧振海叹气,大骂萧河逆子的声音。

    还听到萧振海说,“夫人,就当我们没有这个儿子吧!逆子萧河!妮子萧河啊!”

    “公主,现在怎么办?”卓玛问道。

    耶律颜眼中闪过一抹沉思,继而冷声道,“关宫门,从现在起,本公主不再见任何为萧河求情的人。”

    “是。”卓玛朝两旁的侍卫示意,侍卫将沉重的宫门缓缓的关上了,萧家人的祈求声被一并关在了门外,再也听不到了。

    “卓玛,传令下去,我身体不适,需要静养。”耶律颜再吩咐道。

    “是,奴婢这就去。”

    待卓玛走了,耶律颜缓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拳头半握着放在椅背上——

    只有这样,皇祖母那边才不会对她有所怀疑了。

    *

    第二日,午时。

    萧河被押到了刑场上,他一身白色的衣裳,胸前一个黑色的刺目的“囚”字,双手被反绑在后,背上插着一根木板,上面一个猩红的“杀”字!

    触目惊心!

    周围有许多围观他被斩首的人,萧振海气到脸色发白,浑身瑟瑟发抖地站在人群外。

    萧夫人拼命想要越过人群,向他靠近一些,但是,萧湖将她紧紧搂住了。

    萧河朝她的位置看了过来——

    “河儿,河儿,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你若死了,你让母亲的后半生要怎么活下去?”

    “河儿!河儿!”

    她一声一声的呼唤,那么催泪。

    饶是铁石心肠的萧河也动了情,他依依不舍地望着萧夫人,眼底蓄着眼泪,心头一阵抽搐般的疼痛——

    母亲,不要哭,孩儿只不过想快点结束这一切,你等等孩儿吧。

    萧夫人哭着哭着,突然朝萧振海的身上扑过去,大声骂道,“是你,都是你,是你把我河儿逼到这个地步的!

    如果你在大周的时候,能安安分分地做你的护国大将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