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九章 不为求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五九章 不为求死

    耶律颜也静静地看着他,眼中闪烁着深思,像是在权衡着什么似的。

    萧湖默默地看了看两人之间流动的眼神,心智现在不方便留下,于是便自动走了出去,让他们二人独处。

    “萧河,我听萧湖说了你和你心上人的事,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在乎你雕刻的小木人。”片刻后,耶律颜突然说道。

    萧河微微一愣,转过身去,道,“萧湖多嘴。”

    “是我想听的,因为我想知道,我到底输在哪里,你宁愿被羞辱宁愿承受鞭刑也不肯……不肯与我成婚。”耶律颜说着,脸上浮现一点淡淡的苦笑。

    萧河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现在还不了解这个公主前来的意图。

    “听完之后,我明白了,我永远都没办法进入你的心里。”耶律颜说起这句话,心里面感到一阵酸楚。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想而不得的感觉。从来没有过这么被嫌弃的感觉。

    这两种感觉,萧河同时给了她。

    “公主,你到底想说什么?金家不会放过我的,我必死无疑,你最好不要卷入其中,也不要为我做什么,我不会领情,驸马这个头衔,我担当不起。”萧河说道。

    “不,你砍金兀的脚掌,只怕不是为了求死,是金兀倒霉,闯进你的计划里,碰到你的刀刃上。”耶律颜放低了声音,淡淡地笑着道。

    “……”萧河眉心一凝。

    “你这么爱她,怎么舍得死去呢,你毕生想要做的,应该是想尽一切办法再回到她的身边去,或者,你不会回到她身边去,但是你会为了她而活着,我说的对不对?”耶律颜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眼前这冷漠而英气的男人,说道。

    萧河眼中流露出淡淡的讶异,她竟看出了他的真正意图?

    “公主既然知道了我的真正意图,为何还要闯进我的计划里来,不怕我像对待金兀一样,在这帐中将你杀了吗?”萧河眼神微微眯起,散发出一丝危险的气息,“我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

    “我知道,你不会怜惜除她之外的任何人,我早就知道了。”那天,因为她好奇而碰了一下她的木人,他就你们凶,恨不得将她掐死的模样,她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你具体的计划是什么,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求死。”

    “你走吧,不要管我,我有自己的计划。”萧河始终显得很冷漠。

    他不愿意计划生变,把不相干的人带进来,尤其是这个颜公主。

    “萧河,告诉我你的计划,让我帮你。”耶律颜突然说道。

    萧河眉头微皱,道,“我不喜欢欠人情。”

    “可是,我已经闯进你的计划里来了,就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全身而退,因为……”她停顿了片刻,说道,“我要确认,你的计划不会伤害我的皇祖母和哥哥。”

    “他们不是那么容易伤害的人,你放心,我也可以给你保证,我的计划里没有杀害他们这一个部分。”萧河在心中已经承认,仁宜太后并非普通后宫女子,这个女人深不可测,手腕了得——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耶律颜知道,萧河这是在明确地拒绝她进入他的世界,除了那个女子,他的世界里充满了防备。

    真的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冷漠如冰的男子,竟有那么宠溺一个女子的时候。

    耶律颜淡淡地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我和萧湖也正在商讨如何营救你出去的策略,或者,你想要离开幽州,这样的策略我们也在商量。

    只是没想到,你自己已经有了计划。而且,你并不愿意和我分享这个计划。

    好吧,萧河,你好自为之。”

    耶律颜转身走了出去,掀开帐篷的时候,她再回过头来,看着他冷漠的侧颜,说道:

    “她很幸福。”

    萧河心头轻轻一颤。

    耶律颜已经果断地走了出去。

    萧河紧握着的拳头松了开来,但愿这个公主会真的退出他的计划,不要掺和进来,因为这个计划的每一步,他都经过数次的核准。

    “太后娘娘有令!”

    他正在帐中思考的时候,外面终于传来了宫中太监的声音。

    “将萧河即刻抓捕入宫。”

    一声令下,宫中的侍卫将帐篷包围了,紧握着手中的刀剑,一刻也不敢放松地看着帘子的方向。

    片刻后,萧河掀开帐篷走了出来。

    “二哥……”萧湖上前一步,唤道。

    “三弟,别烦心。”他朝萧湖点了点头。

    几个侍卫走过来,用铁枷锁将他牢牢地锁住了,羁押回宫。

    耶律颜站在原处,不远不近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的手脚被铁链锁住了,但背影仍旧是挺直的。

    萧河,但愿你的计划成功。

    耶律颜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公主……”萧湖走了过来,他看到这个女子眼中那一直在隐忍的情感,不禁为她感到几分心痛。

    耶律颜脸上露出一个笑意,道,“没事。”

    “我们的计划,还进行吗?”他问道。

    还进行吗?

    他不肯领情呢?

    耶律颜紧闭着唇没有说话,一步一步往兵营外走去。

    萧湖呆站了一下后,马上跟了上去。

    宫里。

    仁宜太后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凤椅上,紧抿着唇,眼中散发出一阵寒意。

    金家家主金崇跪在地上,道,“太后娘娘,我金家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如今,我们的孩子却被一个无力傲慢的中原人砍去了一个脚掌,变成了一个残废人~

    请太后娘娘即刻下旨,让我马上亲手将她杀了,为金兀报仇,因为整个契丹讨回脸面。”

    这时候,萧振海也匆匆地赶了来,他满头大汗,跪倒在仁宜太后的跟前,道,“逆子萧河犯下错过,本相绝不敢包庇。”

    金崇一见到萧振海便十分激动,他猛地从地上起来,怒视着萧振海,道,“南相,你本为大周人,避难而来,但我契丹对你萧家不薄,你儿子今日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公然砍了我金兀的脚掌,这笔账,我定要狠狠地算一把!绝不会放过萧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