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七章 危险靠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五七章  危险靠近

    兵营。

    这是第三天了。

    萧河已经连续受了三天鞭刑,身体已经渐渐地扛不住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天负责对他行刑的将领胡笃第二天在兵营巡视的时候死掉了。

    此刻,萧河再次被绑在受鞭刑的地方。

    他身上,脸上已经是伤痕遍布,但一双眼睛仍旧炯炯有神。

    身体所受的折磨还疼痛,暂时还没有侵蚀他的精魂。

    负责行刑的士兵冷冷地看着萧河,道,“如果你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说,我会前去禀报太后,将你放了。

    鞭刑立即结束,恢复将军之位,入公主府为驸马。”

    萧河没有说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士兵摇了摇头,道,“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识好歹的人,连驸马之位都不要!来吧,打!”

    “慢着!”正在这时候,一个傲慢的声音响起。

    原来是金兀,和他在狩猎场上结下了梁子的人。他看到萧河被绑着受鞭刑,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萧河,这没想到,你的舒服日子没过几天,就变成这幅鬼样子了。”

    萧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丝毫未将他这等人放在眼里。

    “哼。你现在的气势,对我不起任何作用。”金兀道,“我真没想到,太后下令让我和颜公主退婚,让颜公主嫁给你,你居然公然抗婚了?”

    这是最令金兀不悦的地方!

    他心心念念想要的人要不到,而萧河,这人送到他的面前了,他竟然说不要。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不能忍!

    “你傲!你傲!你个中原狗,今天我要提太后娘娘狠狠地教训你!”金兀从一旁的士兵手里一把夺过鞭子,用尽全力,狠狠地朝萧河的身上甩了过去。

    只见萧河眼底一凝,上身迅速弯下来,一转,这鞭子打歪了,打在了柱子上,连鞭子都甩飞了。

    他冷冷地看着金兀,道,“仁宜太后下令实施鞭刑,这兵营里任何人都可以执行这个命令,唯独你不行!”

    “你!为什么?”金兀被气的够呛,怒声问道。

    “因为我看不起你,你就像条死狗一样。”萧河眼神冰冷,充满讥讽地语气说道。

    “你!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骂我!”金兀弯腰去捡鞭子!

    萧河唇角一丝玩味的冷笑,利落的一踢,一块石头飞了过去,不偏不倚,狠狠地打在了金兀的手上,疼的他一个惨叫,鞭子又掉在了地上。

    他发了狠,紧咬着牙关,猛地抬起头来,“萧河,你现在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你敢羞辱我,我今天定要好好教训你,我就不信,你还有多大的能耐!”

    说着,金兀像是发了狂似的,鞭子狠狠往萧河身上甩去。

    萧河左右闪躲,金兀的每一鞭竟然都擦着他的身体而过。

    不过,为了护住胸前的小人,萧河的动作幅度慢慢笑了一些。

    金兀看着她,眼底一亮,突然放下了鞭子,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

    “来人,把他抓住!他一声令下,顿时几个人围在了萧河。

    金兀使了个眼色,几个士兵便一拥而上,抱腿的抱腿,搂胳膊的楼胳膊,牵制住了萧河。

    萧河皱眉,这低级的玩意!

    “嘿嘿,你胸前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你那么怕掉了。”金兀一笑。

    萧河一愣。

    金兀上前,慢慢地伸手,靠近他胸口的位置。

    萧河眼神一闪,“金兀,你敢动,我一定让你今天不能活着出去!”

    但金兀不与理会,手迅速的一伸,扒开了萧河的上裳,只听到咚的一声响,一个木偶人从地上掉在了地上,一直滚到金兀的脚边。

    “哟,是个女人呐。”金兀弯腰,仔细看了看这地上的木人,伸手将她捡了起来,“还是个漂亮女人。”

    “还给我!”萧河眼底流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冷声警告道。

    “看来你很紧张她啊,这女人看着不是颜公主,这是谁呢?”金兀将这木人拿在手里举了起来,“这是你以前的女人吧,难怪不肯和颜公主成功,原来是因为这个女人。”

    萧河紧抿着唇,眼睛紧紧盯着被金兀捏在手里的木人,沉声不语,但是怒气已经在心底慢慢地聚集,眼圈渐渐泛红。

    这金兀以前因为家族的关系,尚且是幽州一个翩翩公子的模样。

    如今,在狩猎场上被萧河灭了威风,又被仁宜太后订婚,整个人已经性情大变、。

    “萧河,被我找到你的女人,我一定要收她到我府中,做我的婢女,让她伺候我,日日承欢于我,我百般羞辱她,哈哈哈。”金兀猩红着眼睛,看着萧河,故意说这些听不下去的话刺激萧河。

    萧河身侧的拳头紧紧握起,关节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来。

    “萧河,你看,就像现在这样……”金兀居然将令月儿的木人慢慢往自己嘴边靠,舌头还邪恶地舔了舔嘴唇,眼睛微微一眨。

    “啊!”萧河仰天一声怒吼,使出他非凡的力气,竟然用力地将柱子从地上拔了出来。

    再凶狠的一个转身,那柱子打在牵制他的士兵身上,几个士兵顿时就被打飞了。

    金兀一愣,那舌头猛地缩了回去,拿着木人的手立刻放了下来,眼中流露出一抹震惊。

    这萧河居然有此神力,徒手将插在地里的一根柱子拔了出来。

    “还给我!”萧河背上背着柱子,红着眼睛,一步一步向金兀靠近。

    金兀顿时有些慌乱,他眼神闪烁,一步一步后退,哆嗦着下令,“来,来人,他疯了,把他给我拦住!”

    听到命令的士兵一拥而上,纷纷朝萧河攻击,萧河却直接将背上的柱子当做了武器,他弯腰,用力一个转身,这柱子打出去,撞在人的身上,将几个士兵通通击倒在地。

    柱子受到这样的冲击,绑着他手的绳子在他的挣脱下也被解开了。

    他重新获得了自由,虽然身受重伤,但整个人仍旧如虎添翼。

    他将缠在手腕上的绳子一把丢在地上,眼神犀利,脚下一勾,那地上的剑回到了他的手中。

    那剑在空气中闪着寒光。金兀咽了咽口水,背脊升起一股冷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