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三章 酷刑开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五三章 酷刑开始

    “你说了谎。”仁宜太后冷笑着看着萧河,说道。

    萧河微愣。

    “你不肯娶哀家的好孙女儿,不是因为要助你父亲一臂之力,而是因为你心里已经有人了,她的名字,叫做凤令月,哀家说的,对不对?”仁宜太后说道。

    萧河一愣,看了耶律楚一眼,这些事,定是他说的,当初他亲眼看到过他和令月儿分开的情形。

    他微微颔首,道,“既然太后已经知晓了原因,又何必强人所难。我与那女子,其实早就有了婚约,只因突逢变故,未能成婚罢了,这也是我心中的一个憾事。”

    萧河说着,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苦笑,耶律颜别过脸去,眼底闪烁着泪花。

    “你们年轻人,总是把这些情啊爱啊,看的过重。总以为遇见一个人几年,就是一辈子,这世间的一辈子哪有这么简单。

    这世界上,还有比情情爱爱更重要的是——那就是活着,有尊严的活着。

    如果,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了,连喘口气都没有尊严的时候,你们才会发现,这些情情爱爱的,原来这么渺小,无用。”仁宜太后说道。

    萧河沉默不语。

    他知道,仁宜太后今日会对他采取措施,她是契丹最有声望的女人,她不会允许任何人忤逆她的意思,这是作为一个太后的尊严。

    所以,他不与她辩驳,也没有必要让这些不相干的人知道他对令月儿的情义。

    “萧河,如果,你坚持的理由,没有了呢?”仁宜太后突然露出一丝令人感到一股冷意的表情来。

    理由没有了?

    萧河一愣,立即问道,“太后对令月儿怎么了吗?”他的心跳没来由的一跳,顿时感到十分慌。。

    “你真的很在乎她,你的眼中刚才闪过了一抹哀家从未在你脸上看到的惊慌。”仁宜太后道。

    萧河袖中的拳头再暗暗握起,道,“太后,没错,我心中所爱确实是令月儿没错,她曾经是我指婚的妻子,只是,后来,我大哥萧山因他而死,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和她在一起了,那时候,已经当着小王爷的面和她决裂了。”t

    他这么说,是不希望仁宜太后会对令月儿下手!

    他不在京都,而契丹的死士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潜伏到令月儿的身边去,她一个人势单力薄,到时候是万万没有办法的。

    仁宜太后目光落在萧河的身上,不动声色,道:

    “那哀家今日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接下哀家的旨意,择日与颜儿成婚,做我契丹的驸马,从此,荣华富贵,声望财富,享用不尽;

    二是……”

    她停顿了一下,说道:

    “今日起,卸任将军之位,贬入军中为普通士兵,且一日三次鞭刑!”仁宜太后的语气冷意,没有留下半点余地。

    耶律颜一听,再也忍不住了,甩开耶律楚的手,几步走到太后的面前,说道:

    “祖母,是颜儿要嫁人,您不是说,颜儿的婚约首先一点颜儿自己要愿意吗?颜儿,颜儿……”耶律颜看向萧河,眼神中带着一丝心碎,但是再看向仁宜太后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坚决,“颜儿不愿意与萧河成亲,不要他做颜儿的驸马!”

    仁宜太后抬手,将耶律颜扶起来。

    “若祖母不肯答应颜儿的请求,颜儿便不起来了!”耶律颜一脸倔强,眼底泛红,坚决地说道。

    “颜儿!”耶律楚见她不惜“威胁”皇祖母,连忙上前道。

    仁宜太后抬手,摸了摸耶律颜的脸颊说道,“看看哀家的好孙女儿,眼圈已经红成了这样,可还是拼着命地努力为你说话啊萧河。”

    “皇祖母!”耶律颜眼泪就快落下来了。

    仁宜太后轻轻叹了口气。道,“颜儿,皇祖母还是这句话,现在还不到你表态的时候,你起来,回皇祖母的宫里去。”

    “可是!”

    “萧河,你要怎么选,你说。”但是,不等耶律颜再说什么,仁宜太后再问萧河。

    萧河抬起自己的双手。

    耶律楚见了,脸上浮现一抹恼怒!

    耶律颜见萧河做了这样的选择,一颗心沉到了谷底,紧紧握着绣帕。

    “来人,将萧河带下去,即日起,被贬为末等士兵,一日三次鞭刑!”仁宜太后高声下令,眼中浮现一抹似假非假的神情。

    “走!”两个将士走了过来,用一条铁链拴住了萧河的两双手臂,拉着他去受鞭刑!

    萧河的手,扶了扶心口的位置——这儿放着他雕刻的小人儿,小人儿是令月儿——

    “令月儿,陪我啊!”他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那神情,那语气,仿佛令月儿此时就在他的面前一样。

    那一瞬间,他雀雀呼呼看到了那一抹璀璨浪漫的笑容,她一笑,整个天地都开了似的。

    “回宫!”仁宜太后不再停留,猛地转身,下令道。

    “是!”众人高声道。

    众将士纷纷跪在地上,高呼,“恭送太后,太后千岁千千岁。”

    那耶律颜一边跟着太后和耶律楚往回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萧河——

    只见,他双手反转,被绑在了一根粗壮的柱子上。

    他脸色冷毅地望着前面,眼神岿然不动,浑身散发着一股子雷打不动的气势。

    几个行刑的士兵有些是金兀手下的,如今,这得罪了他们主子的人要受鞭刑了,自然不会手软!

    “呵呵,萧河,你自以为了不起,连太后的旨意都敢违抗,真是该死!”

    “颜公主是何等的尊贵,你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和她的婚事,你知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吗?”

    那士兵说着,竟脱下了脚上的鞋子,用力地拍打着萧河的脸,脸上露出轻慢的表情。

    这就是仁宜太后所说的,没有尊严地说着!

    “打!”

    一声令下。

    那粗粗的鞭子高高举起在空中,再狠狠地甩了下去,啪的一声甩在萧河的身上,顿时便皮开肉绽了!

    “继续!”

    那些士兵发了狠,一遍一遍地甩在他的身上,很快,他的衣服就破了,染上了鲜血。

    但是,萧河的脸上却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