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二章 什么都不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五二章 什么都不想

    “回府吧,我看看送她一点什么好。”凤烨沿着青石板路,背着手走了过去,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背影更显寥落。

    印淮轻轻叹了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

    契丹,幽州。

    萧河上一回与准驸马金兀一战,声望在整个契丹皇室水涨船高,紧接着,仁宜太后又下旨废除金兀和公主耶律颜的指婚。

    于是,有传言称,仁宜太后想将耶律颜赐婚给萧河,以让他死心塌地地留在幽州,为太后所用。

    校场上。

    将士们分两列凌厉,仁宜太后站在高台之上,小王爷耶律楚,公主耶律颜和萧河分别站在两侧。

    只见,仁宜太后一身金色的戎装,从身旁将士的手中拿过弓箭,对准了远处的剑靶,眼睛慢慢眯起,手下一松——

    那箭羽瞬间消失,正中靶心!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底下三军将士跪倒在地,连声高呼。

    连一旁的萧河也暗暗惊讶,他早先听闻这仁宜太后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箭术骑射,十分了解,被先帝成为女中豪杰。

    没想到如今这年纪,还有这样的气势和魄力,看来,这仁宜太后比他想的更难对付。

    “皇祖母当年的箭术就是幽州一绝,现在比以前更厉害了!”耶律楚面带笑容,道。

    仁宜太后轻笑一声,道,“哀家已经老了,哪里还比得上当年,你呀,就莫要取笑我了。”

    耶律颜挽住了仁宜太后的手,脸贴在她的手臂上,道,“祖母,您才不老呢,您是我们契丹最厉害的女子,是所有契丹女子敬仰的神仙。”

    “你呀,这张小嘴,整天逗哀家开心,哀家今早梳头都长了白头发了,老了!以后,这契丹,是要交给你们年轻人了。”仁宜太后将手中的弓箭递给了一旁将士,从高台上走了下来。

    耶律颜,耶律楚二人跟随着。

    耶律楚回头看到萧河还站在远处,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来。

    仁宜太后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远处的天地,说道,“当年,先祖开拓疆土的时候,那片位置还不是我们的,我们的勇士没有女人,我们的帐篷里也没有粘毛毯子,我们的锅里也没有牛肉。

    如今,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这里,终于全部都成了我们的,哀家睡在皇宫里都隐隐能听到牛羊嘶叫的声音,这声音让哀家感到格外踏实。”

    仁宜太后缓缓地诉说着过去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事,耶律楚耶律颜两兄妹认认真真地听着。

    这时候,仁宜太后突然转过身来,萧河,说道,“萧河,以前楚儿与哀家说,你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才,因此他对你百般退让。近日,哀家开始明白他为什么愿意这么做。

    哀家很欣赏你骨子里的傲气和处事的原则,但是,哀家同时也会担忧,你这样的良才若是不能真正为我所用,会是哀家的一个心病。”

    萧河脸上不动声色,微微颔首,道,“萧河已随父在幽州,父母均在此。”

    “不。”仁宜太后摇头,“如此还不够。”

    “不知太后有何指教?”萧河问道.

    仁宜太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萧河,脸上渐渐浮现一抹深深的笑意,说道,“你可知我为何要下旨让金兀与颜儿退婚?”

    耶律颜听了,微微一愣,挽着太后的手紧了紧。

    “此乃太后家事,萧河不知。”萧河脸色有些冷漠地道。

    仁宜太后突然伸手,拿过萧河的手,萧河下意识就一退,要将手收回来,但是仁宜太后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同时握住了耶律颜的手,将两人的手叠在一起,耶律颜感觉到压在自己手背上那一股属于萧河的温度,顿时手下意识地回缩了一下,心跳加速。

    仁宜太后说道,“哀家要你和颜儿成亲,做颜儿的驸马,入住公主府。”

    耶律颜一听,猛地抬头,“祖母?您,您从来没有和颜儿提过这件事,怎么突然……”

    萧河听了,也微微一愣,然后缓缓抽出自己的手,道,“多谢太后美意,只是萧河怕是高攀不起,还请太后收回成命。”

    耶律颜见萧河半分考虑都没有,便直接了当地拒绝,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受伤。

    仁宜太后却不见恼人,脸上始终带着那抹高深淡定的笑容,问道,“哀家向来不介意出身这些东西,哀家从来不避讳,哀家自己的出身也不好。所以,你无须顾忌其他,颜儿也不会介意的。”

    仁宜太后这是非要萧河收下这旨意不可的了。

    耶律颜悄悄地看了萧河一眼,见他的拳头正慢慢地握起,脸上神情僵硬。

    她心里一动,连忙跪下,道,“祖母,请您收回……”

    “颜儿!”仁宜太后却阻止耶律颜继续说下去,她拍了拍孙女的手,道,“祖母现在要知道的不是你的态度,而是萧河的,你先不要急。”

    “可是……”耶律颜一脸焦急为难的模样。

    “颜儿,先听祖母说。”耶律楚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后来一点。

    仁宜太后再问道,“萧河,哀家已经说了,只要你愿意和颜儿成亲,做我契丹的驸马,其余一切都不是问题,你现在就答复哀家吧。”

    耶律颜放在袖中的拳头暗暗握起,心里觉得格外地紧张。

    “恕难从命。”最终,萧河拱手,说了这四个字。

    “果然是恕难从命,而不是不敢高攀。”仁宜太后笑中带着冷漠,道,“颜儿是哀家最疼爱的孙女儿,这契丹的勇士个个都想娶她,而你,竟敢当着众臣和众将士的面,拒绝地这么干脆,一点面子都不给哀家和颜儿,你当真不怕哀家立刻杀了你吗?”

    “怕。”萧河说道,“但还是恕难从命。”

    “为什么?你觉得颜儿配不上你?”仁宜太后问道。

    “萧河从未想过要与公主成亲,自然也没有配不配的上的问题,只是,以萧河现在的心境,实在没有任何成亲的打算,我只想帮助父亲训练将士,其他的事情,都不想去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