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四章 正阳门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四四章 正阳门外

    正阳门外,高台之上。

    三军将士手持帅旗,在风中发出飒飒的声音。

    凤烨一身明黄色锦袍,头戴白玉冠,一双凌厉而桀骜的凤眸微微眯起,望着那气势凌厉的大周军。而凤云峥和凤烨并排立于高台下的骏马之上,等着凤烨发布号令出发。

    凤烨上前两步,凌厉的目光缓缓环视了一周,最后,从身后印淮的手中抽过长剑,直指苍穹,高声道:、

    “各位将士,本王奉皇上的命令,在此送诸位前往山海关!”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军将士高高举起手中的剑,高呼,那声音几乎要震碎天际。

    “我大周好男儿个个顶天立地,纵使前面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也不怕!本王愿你们他日旗开得胜归来,届时,皇上定会站在这正阳门上,亲自情节诸位凯旋归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军将士再次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凤烨将手中的剑交给印淮,然后,在万众瞩目下,走下高台,来到了凤云峥和凤烨的面前,凤云峥和凤烨两人从马背上跨了下来,向凤烨拱手,唤道:

    “八王兄。”

    “两位皇弟,此番路途遥远,前路未知,还望你们一路保证,王兄等你们平安归来。”

    “多谢八王兄。”凤云峥和凤烨两人同时抱拳,道。

    太监总管冯德贵端来三碗酒,三人分别端了起来,高高举起——

    “喝!”

    三人均豪气冲天,仰头一干而尽!

    凤云峥和凤烨两人再迅速地回到了马背上,凤烨深深地凝视了一眼那远处的皇城,最终高举起手中佩剑——

    “出发!”

    “出发!”

    马儿踏着脚步,大军终于一路往北而行,凤烨站在原地,目送着两个兄弟渐渐远去。

    “连诀!连诀!”

    这时候,身后的正阳街上,一阵马蹄声急急响起,只见一个娇俏明朗的姑娘立于马背上匆匆而来,嘴里大声喊着十一殿下的名字。

    “连诀!等等!”

    “小姐,小姐,你小心些,别摔倒了呀!”丫鬟跟在后面焦急地大声喊着。

    “连诀!”连令月眼见连诀的身影慢慢地远了,她一咬牙,马鞭用力地抽打着马背,脚踢着马肚子,这马突然间不要命似的飞快得往前奔跑。

    凤诀隐隐听到了一阵呼唤他名字的声音,他一怔,顿时拉紧缰绳停了下来,跳转马头,朝那喊声的地方看了过去_

    只见,远处尘土飞扬,一匹雪白的骏马奔驰而来,那马背上的姑娘,衣裙飞扬,脸上似洋溢着焦急的神色。

    “十一?”他一愣,连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这时候,连令月的马已经到了她的跟前,马还来不及停下来,她就不顾危险地从马背上滑下来。、

    凤诀眼底一凝,立即飞身上前,伸手托住了她的身体,一个旋转,她跌进他的怀中——

    “别急,小心受伤!”凤诀低声道。

    连令月心头砰砰砰直跳,这是她第一次靠连诀这么近,她能清清楚楚看清楚他脸上疤痕的每一条印子,还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气息。

    但是,她是来送行的!

    “我没事!”凤诀扶着她站好了,她连忙说道,“连诀,你这么快就要走了,我是刚刚才得到的消息,你又要去山海关领兵打仗了了,皇上封你为大元帅,让你率领十万精兵,你真的好厉害啊,连诀。”

    凤诀眼底闪过一抹愧疚,道,“十一,抱歉,我没有告诉你。”

    “没关系啊。”连令月使劲摇头,“我一点都没有怪你,你上次要去山海关的时候,还特意来长春宫和我说了,这次,换我来送你也是一样的。”

    “十一,你好好保重。”凤诀凝望着她,分明眼圈红红的,想要哭出来,却还是满脸笑容地和她说话。、

    “你放心,连诀,我一定会好好保重,你也是啊。”连令月郑重地点头。

    “如果你觉得在相府没有能说话的,记得一定去找姐姐,知道吗?”凤诀知道她心性始终是天真一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

    “你放心吧,我会的,那是我亲姐姐,九哥哥不在家,我肯定经常去陪她。”连令月说着,从腰间掏出双鱼玉佩的一半来,这玉佩在太阳的光泽下闪耀着温润的色泽,她脸上露出一抹微微的笑意,道,“连诀,你还记得这个吗?还有一半,我送给你了。”

    “记得。”凤诀也从腰间拿出另外一半。

    连令月将自己这一半凑了上去,两半玉佩重合在一起,便变成了一块。

    “那时候我把玉佩的一半给你,和你说,无论什么时候,你带着这半玉佩来找我,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你,为你办到,你还记得我说的这些话吗?”她眼圈更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记得,十一。”凤诀点头。

    “其实,我今天急着追上来,是要和你说一句话:连诀,这半玉佩,这个承诺,永远都作数,也请你不要忘记了。请你记得许你承诺的我,也请你记得今日送行的我。”她抬起头来,热切的目光望着她好喜欢好喜欢的人,那眼泪终于是没能控制住,滑落下来。

    凤诀的心脏隐隐地作痛,他都不明白,也不记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这姑娘就会莫名的心痛,控都控制不住。

    “十一,别哭,我答应你,我会记得的,无论是许下承诺的你,还是今日送我的,我都会记得的。”他抬起手,用指腹将她腮边的泪一点一点地擦去,动作间带着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心疼和呵护。

    “嗯!”听到凤诀这一番话,连令月用力地点头,唇角含着笑意。

    连诀啊,你知道吗?——

    因为爱你,所以,永远都是眼底含泪,唇角含笑啊。

    想对你笑,却又忍不住哭,这是我爱你的心情……

    “你可以给我一点东西吗?”她哽咽了一声问道。

    “好,你要什么?”他不知道她要什么,但是已经先答应了下来。,不知为何,他不想拒绝她的要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