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O章 我恨死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四o章 我恨死你

    魏汝好点头,“殿下,是的,我来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我爱你,我爱你。”

    她主动褪去身上的衣裳,俯下头,滚烫柔嫩的唇亲吻着凤烨的额头,眼睑,唇,将自己全身心地交给这个她最爱的男人。

    “丫头……月……”

    尽管凤烨眼中看到的全是连似月,但魏汝好还是没有任何退缩,她迎合着凤烨,也把自己当做连似月,用连似月的口吻呼唤着凤烨——

    “殿下,殿下……”每一声吟哦都酥进了骨子里。

    终于,凤烨一个转身,将魏汝好压在了身下——

    “啊!”魏汝好发出一声痛苦而愉悦的喊声,被当做代替品,失去了女子最宝贵的东西,眼泪瞬间从眼眶滑落下来。

    烨哥哥,烨哥哥,我一定要拥有你的今生,你的一切。

    帐中的喘息声,低喃声混合在一起,最后,凤烨终于发泄完毕,趴在了魏汝好的身上。

    魏汝好感受着身下撕裂般的疼痛,手却抱住了凤烨果露坚实的背,露出了含泪的笑意——

    终于,她成了凤烨的女人,虽然是以这样不光彩的方式。

    王府外。

    徐贤妃听着杨嬷嬷的禀报,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放下心来,道,“回宫!”

    如今,木已成舟。

    ……

    天亮时分。

    房间里火红的烛火还未熄灭,凤烨缓缓睁开眼睛来,却见一个熟睡的女子枕在他的胸前,一双玉藕紧紧抱着他的腰。

    他浑身猛地一颤,头脑迅速地清醒过来,猛地坐起来,惊恐的眼神盯着身旁赤果的女子——

    魏汝好!

    她怎么……

    凤烨只觉得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撕扯着她,脑海中拼命地回想着昨晚发声的事情——

    他喝酒,死活喝不醉,母妃给她送鸡羹汤来,苦口婆心劝他喝下,然后,然后的事——他想不起来!

    是母妃的计谋!鸡羹汤有问题!

    他看着身旁不着寸缕的女人,心底涌起一股弄弄的厌恶感,眼神变得十分冷漠,骇人!

    魏汝好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缓缓地睁开眼睛来,一眼看到坐在一旁,面色冷硬的男子,她一个害羞,坐起来,垂下头,羞涩地道,“烨哥哥,天色还早,你怎么就起来了,再歇息一会吧。”

    她说着,便伸手要为凤烨将散乱的头发捋起,但是——

    “啪!”凤烨无情地打掉了魏汝好伸过来的玉手,冷冷地道,“别碰本王!”

    魏汝好一愣,抬起头来,受伤的眼神看着凤烨,“烨哥哥……”她原以为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烨哥哥的态度会有所改变,但是没有想到,他的样子比以前更加冷漠!

    “滚下去!”凤烨毫不留情地道。

    魏汝好瞪大了一双星眸,眼圈一红,泛出点点泪意,不敢置信地道,“烨哥哥,你,你说什么,滚出去?”

    冬熙宫的奴才都知道,今儿她主动此处的目的,若就这样被凤烨赶出去,她会被人耻笑的!

    凤烨唇角微扬,脸上露出一抹邪魅桀骜的冷笑,道——

    “魏汝好,你是怎么爬上本王的床的,你应该很清楚。

    本王睡过的女人多了去了,你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既然你主动献身,本王也非圣贤,要了你便要了你,若你以为本王要了你,就要给你王妃的名分,那便太可笑!”

    “你!”一股被羞辱的强烈的感觉让魏汝好几乎有了要一头撞死的念头,“烨哥哥,你好无情,你好无情啊!

    我好歹堂堂盛都魏家的郡主,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居然将我比作……比作那些下贱的女人,你实在太过分了。”

    凤烨目光更加冰冷,讥讽地冷笑,道,“既然你认为自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明明知道本王对你毫无情趣,还用这种低贱的方式,企图得到本王,你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吗?”

    “我……”魏汝好手捂着胸膛,气的高低起伏着,眼泪忍不住往下流,平日里,烨哥哥对她虽然淡漠,但也算有礼,偶尔还对她一笑。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真正冷漠无情是这个样子!

    她一个堂堂的建安郡主,在他的心目中和贱女人没什么两样。

    魏汝好泪眼看着凤烨,道,“烨哥哥,这是姑姑的注意,你赶我走,难道,你要违背你母妃的旨意吗?

    她刚刚还一直在王府外面等着!”

    徐贤妃,这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这是本王和母妃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你可以走了。”凤烨起身,披上衣袍,将地上撕烂的绸衣丢回魏汝好的身上。

    魏汝好抓着这破烂的衣裳,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陷入肉里,眼底流露出倔强的执拗,道,“不行!烨哥哥,我现在绝对不会从你的房间走出去!

    奴才们现在都在外面,我,我决不能沦为众人的笑柄!”

    凤烨已经淡然地穿好了衣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欢愉过后的痕迹,与魏汝好的狼狈的祈求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听到魏汝好这么说,便转过身来,眼神冷漠,口气讥讽,道,“随你,你不肯走,那本王走。”

    凤烨说着,推开了房门,抬脚走了出去。

    “烨哥哥!烨哥哥!你不能这样!我爱你,我爱你啊!”魏汝好一听,急忙用衣裳遮掩着身子,从床上爬下来,想要抓住凤烨的衣裳,但是,凤烨丝毫不为所动,在外头众奴才讶异的注视中,昂头,冷漠地离去。

    魏汝好跌坐在地上,匍匐着落泪。

    她不能哭的太大声,否则被人听到了,她颜面何存?

    她紧紧地咬着牙关,几乎要咬出血来,今时今日的局面,是她没有想到的,她以为凤烨看在魏家的面子上,看到徐贤妃的面子上,看在她付出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贞操上,会承认下她……

    “连似月!连似月!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你明明已经成了婚,有了自己的归宿,你还不肯放过烨哥哥,你还明里暗里地勾引她!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死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