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九章 我是月儿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三九章  我是月儿

    “罢了罢了,我知道管不了你,但这鸡羹汤,是母妃特意为你熬的,怕你不喝,才亲自送过来,你给母妃乖乖喝了,母妃就走了。”

    说着,她示意奴才将鸡羹汤端了进来,她再亲自蹲下腰,舀了一碗,走到凤烨的面前,舀起一勺,用嘴轻轻吹了吹,放到凤烨的嘴边,道,“快喝吧,喝完早些歇息,明日凤云峥和凤诀两个人启程前往山海关,还需要你代你父皇从他们上路!”

    凤烨皱了皱眉,伸手,自己端过碗,仰头,一口将鸡汤喝光了。

    徐贤妃脸上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道,“这才是母妃的好儿子,好了,你歇着,母妃该走了。”

    “恭送母妃!”凤烨坐在地上,拱手,道。

    徐贤妃起身准备离去,又细细地叮嘱了伺候凤烨的奴才们一番,最后,若有所思的目光看了凤烨一眼,才迈着雍容的步伐离去。

    待走到外面的马车上时,她轻轻松了口气,手心竟出了一些汗——她这个儿子啊,气场太强。

    那里面穿着紫色大氅的魏汝好探出头来,紧张地问道,“姑姑,如何?烨哥哥喝了鸡羹汤吗?”

    徐贤妃脸上露出笑容,伸手摸了摸魏汝好的脸颊,说道,“你放心吧,我亲手送到他嘴边的汤,他自然全都喝了下去。”

    魏汝好听了,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你先在此等候,待半个时辰之后,药效发挥作用,再让嬷嬷扶你进去,到时候,无论烨儿说什么,你都要顺着他,完全本宫交代给你的任务,明白吗?”徐贤妃叮嘱道。

    魏汝好慎重地点头,“姑姑放心,白天里,嬷嬷都教过我了,我都放在心上了。”

    “嗯。”

    徐贤妃点头。

    烨儿啊,你不要怪母妃。有了魏家做你的岳丈,你才真正如虎添翼啊!

    母妃一路往前,只为了你有朝一日能坐上金銮殿,让所有的人对你俯首称臣!

    你文韬武略,你运筹帷幄,你这样优秀,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坐上皇位,也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坐上后宫之首的位置。

    魏汝好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但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其实非常紧张,虽然她很爱很爱凤烨,很想很想成为他的王妃,但是面对这种男女之事,也还是不能从善如流。

    眼看着半柱香的时间到了,徐贤妃吩咐道:

    “杨嬷嬷,待建安郡主前去八殿下的房中。”

    “是。”杨嬷嬷上前,搀扶着魏汝好下了马车。

    魏汝好手抓紧了大氅的带子,跟随着杨嬷嬷的步伐,头上撑着伞,一步一步往王府里面走去,每走一步,她的心跳便紧张一些。

    徐贤妃眼看着魏汝好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便命令马车掉转头,往宫里的方向行驶而去。

    她脸上渐渐露出了一副老谋深算的笑意——

    如今皇上龙体欠安,不仅仅是朝廷上,后宫里也面临着一次格局的重新调整。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谁能出棋制胜,会就是最后的赢家。

    *

    凤烨喝下徐贤妃亲手送过来的鸡汤后,又在嬷嬷的伺候下沐浴,换下一身酒气的衣服,回到了自己房中。

    躺在床上后,他的身体有些微微发热,他道这是他喝了太多的酒,身子一放松,酒劲便上涌了。

    他扯过被子,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然而,他的意识却不知不觉开始模糊了起来,整个身子感到越来越燥热,喉咙要是被抽干了水一样,急需解渴,体内的躁动越来越明显,身体里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啃食着他。

    让他忍不住想要些什么……

    “殿下……”正在这时候,一个如夜莺般婉转的声音在账外响起。

    接着,帐子被掀开来,一个窈窕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魏汝好看着床上面红耳赤,呼吸粗重的男子,心头一颤,身子有些瑟瑟发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道,“殿下,我,我来了,您需要我吗?”

    她的声音,婉转,动听,听的人酥酥麻麻的,十分舒服。

    她想起徐贤妃和教习嬷嬷的叮嘱,便咬了咬下唇,伸手,主动解开了大氅的带子,手一松,那大氅从身上滑落,紧接着滑落的,还有外衣等等。

    凤烨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子,她对着他笑,他开口,唤道:“你真美,美的令本人为你沉醉。”

    魏汝好听了,一阵心花怒放,害羞地道,“殿下,我,我从未听过你这样夸奖我。”他对她,一贯是冷淡的。

    难道,姑姑这药,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性吗?

    “你真的好美,连似月,小似月,月儿……”凤烨伸手,将她一拉,她惊呼一声,跌落在他的身上。

    连似月?!

    当魏汝好听到凤烨嘴里神情呢喃呼唤的名字时,猛地一愣,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他靠近她,亲昵得赞美她,原来只是因为他把她看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个她最最痛恨,最最厌恶的连似月!

    魏汝好顿时一腔满满的酸意,她紧紧地握紧了拳头,看着身下的男人,一声一声地唤着连似月的名字,原来,姑姑给的药,怕是苗族特有的药,会让人产生幻觉,看到心中真正想要的人。

    烨哥哥对连似月的情义,竟然已经这么深了!

    一种要报复,要狠狠包袱的感觉充盈着魏汝好的整个内心!

    她更加,更加想要得到凤烨了!

    心意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谁真正在他的身边,不是么?

    于是,将她心里恼恨地感觉慢慢略去,脸上浮现一丝柔美的笑意,缓缓地趴在凤烨的身上,嘴里呢喃道:“是我,殿下,我是连似月,我是你的月儿,你的丫头,你最喜欢的人,请你,好好爱我吧。”

    凤烨将魏汝好的身子托起,凝视着面前的脸,他仿佛以为在梦中一样——

    他看到的,就是那丫头!

    他笑了,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颊,道,“你总算来了,我等你已经等的太久了!”

    魏汝好点头,“殿下,是的,我来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我爱你,我爱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