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二章 从来没有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三二章 从来没有

    当连令月抬起头的时候,周成帝猛然间一愣,脱口而出,“十一?是你!”

    “父……皇上,是我。”连令月开口,眼睛已经湿润,无论他曾经多么无情,始终是被她当做父皇十几年的人,总没法彻底断情断义。

    “连家找回来的嫡次女,竟然是你?”周成帝大为震惊,“难道,这是连家的阴谋?”

    “不是的皇上,这一切只是巧合而已,并没有什么对皇上和十一殿下的阴谋。”连令月连忙说道。

    “父皇,儿臣可以项上人头做担保,此时纯属巧合,连家先前也不知情的,而且,找回这嫡次女还发生过有人冒名顶替的事。”凤诀便将连令月当初是如何被抱走,到如何被认回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直到周成帝的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最后,凤诀跪下,恳切地道,“父皇,儿臣今日领着连令月前来,是想恳求父皇收回永远不要再见到她,永远不许她进宫的成命。既然,我已经归位,她也已经归位,不如就让十一公主彻底死去,而让现在活着的连家嫡次女连令月自由自在的吧。”

    连令月紧紧地望着周成帝,手心冒出汗来,她脑海中迅速思考着,如果皇上不答应怎么办,如果皇上对连诀大发雷霆怎么办。

    “诀儿,你要为她求情?”周成帝问道。

    “请父皇成全。”凤诀再次郑重地磕头。

    周成帝站了起来,目光若有所思,道,“朕突然想起来,这是你第二次为她求情了,第一次是十一被关在冷宫之时,你请求朕宽恕她,让她的侍女回去伺候,是不是有这么一件事?”

    连令月听了,心头一惊,猛然间回头,看向凤诀——原来那个时候,是因为他求情,知礼和嬷嬷们才重新回到长春宫去,她一直以为是父皇对她动了恻隐之心才对她网开一面的。

    是他,他从来没说过,她也从来不知道。

    连令月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唇角不由地露出了笑意。

    “是的,父皇,那时候儿臣正要前去山海关。”凤诀却脸色平静,说道。、

    “你害曾经给十一写过情诗,差点被误认为是写给恒亲王妃的,还有这么一件事,对吧。”周成帝突然又问道。

    凤诀神情微怔,连令月的心头也一颤——

    “是有这么一回事,但是……”

    “是的,父皇,那是写给十一的。”连令月想要稍微做些合理的解释,但是凤诀已经抢过她的话,承认了。

    “这么说,朕算是明白你为何为了让她堂堂正正归位,冒着触怒朕的危险前来了。”周成帝略有所思的目光在这两人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儿臣恳请父皇成全。”凤诀再道。

    连令月也深深磕头,道,“臣女恳请皇上成全,若皇上不愿饶恕臣女,也请饶恕十一殿下。”

    周成帝看着这年纪相反的两个人,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年郎和一个娇俏明媚的小姑娘的画面,他长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连诀儿都来求情了,朕若一直执念于你的过去,倒显得朕度量太小,与你们这些小孩子过不去了,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世间再无凤令月,唯连令月可以。

    你们二人,一块下去吧。”

    凤诀和连令月两人大喜,连忙谢恩,道,“多谢父皇(皇上)成全。”

    两人退出荣元殿,欢天喜地的像两个快乐的孩子,连令月笑靥如花,眼底全是快乐,真诚地望着凤诀,道,“连诀,太好了,以后我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谢谢你。”

    凤诀笑,笑容和从前一样明亮,“是的,十一,太好了,把你完完好好地送回你自己的位置上,这也是我的心愿,现在心愿已了,心里的大石头可以放下来了。”

    “不管是你的大石头还是我的大石头,总归了了一桩大事,连家也松了一口气,所以要谢谢你。”连令月说道。

    “是啊,总归了了一件大事。现在你最主要的任务是回相府好好养伤,等手好了,以后也可以向别的世家小姐一样,出去参加宴席,大大方方地出去玩了。”凤诀像是叮嘱小孩子一样叮嘱道。

    “嗯,你放心,我肯定乖乖养伤的。好了,都结束了,我也要回家了,你回你的明安王府吧,再见,连诀。”连令月开开心心道朝凤诀摇了摇手。

    “再见,十一。”凤诀也朝连令月摇了摇手。

    但是,连令月却没有转过身去。

    “你怎么不走啊,十一?”凤诀问道。

    “你先转身,你先走。”连令月指了指凤诀的背后,说道,那眼底的光彩仿佛一颗璀璨明珠。

    “好吧,那我先走了,你回府后,派人过来说一声。”凤诀点了点头,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那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他那冰蓝色锦袍上,落下斑驳的点点阴影,透出他独特的美好气息。

    连令月看着他的背影慢慢远去,唇角微微扬起,绽放出明媚的笑意,但眼底渐渐蓄起点点泪意——

    连诀,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俊朗明媚的少年郎,从来都没有变过。

    凤诀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心里却像是搁了一块铅,连着脚步也沉重起来,不知为何,他的心情由开心骤然间变得沉重,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从他的心里慢慢地流逝似的。

    他走着,走着,终于停下了脚步,心底一个冲动,猛地转过身来,唤道,“十一!”

    但是,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那地方人已经空了,十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他心里一慌,立即往她离去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心里似乎有意面鼓似的,突然激烈地敲动着,他脚步越发的快了——

    “十一,你等一下。”

    等他快步走到宫殿门口的时候,连令月的马车已经启程了,他靠在那墙壁上,微微喘息着——

    “十一……”他眼底一片黯淡,胸口像是被千军万马践踏着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