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O章 影响不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三o章 影响不好

    “我想了,但是茴香不让,怕我受风寒。”连令月走到连似月的面前,说,“姐姐,你今日便要回去了,我若想你了,可怎么办?”

    她嘟着嘴,委委屈屈地道。

    连似月怜爱地握起她的双手,道,“傻瓜,恒亲王府和相府隔的不远,我与祖母和三婶都说了,日后不要限制你的自由,你想来王府,随时来便是。”

    连令月依偎进连似月的怀中,道,“姐姐,早知,不要你这样早出嫁,你……”

    “喂喂喂,连令月,小心说话!我等了那么久,多一天都不想等,你现在竟说不想她这么早嫁,你想过我的感受没。”

    连令月瞪了瞪凤云峥,道,“九哥哥,姐姐都是你的了,让我过过嘴瘾你也不行。”

    凤云峥霸道地一把揽住连似月的肩膀,朝她挥了挥手,道,“去去去,小鬼,过过嘴瘾也不行,任何企图阻止月儿像我速速靠近的行为都决不允许,包括你。”

    连令月早就知道凤云峥在乎自己的姐姐,现在看到他这样紧张和在乎,心里头高兴得不得了,嘴里却说道:

    “那你把姐姐看牢了,小心我把她抢回来。”

    “好了,你们两个,不是兄妹吗?一大早吵的不可开交,我怕了你们了。”连似月拍了拍凤云峥的手,说道。

    她现在觉得很幸福,最爱的,最在乎的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她又拉着连令月走到一旁,叮嘱了一些事,又让青黛等人抬了三个箱子出来,说道,“这些事些金银珠宝,你留着自己用也好,打赏下人也好。日后用完了,我再让人给你送来。”

    “姐姐……”连令月突然鼻头酸酸的好想哭,“你对我太好了,而我,好像什么都没为你做过。”

    “傻瓜,你我之间还讲究这些。

    再说了,你怎么没为我做过,你为了我的事多了。”连似月道。

    “姐姐……”

    “好了,别太感动了,三箱金银而已,我府里还付的起,你姐姐要多少钱都有,你这点更不算什么。”凤云峥眼见连令月又要哭鼻子,便半认真半取笑道。

    “……”连令月抽了抽鼻子,道,“九哥哥,谢谢你对我姐姐这样好。”

    “王妃,王妃,那梁国府的梁公子来了,正在外头求见.”这时候,外面传来禀报的声音。

    梁书墨?连似月微微皱眉,这混世魔王又来干什么?“你去回了,不见,而且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已经是恒亲王妃,断不会与他私下相见,若他执意如此,便只有请梁国公出面了。。”她果断拒绝道。

    凤云峥则明显不悦,道,“看来,是要我亲自出马了。”

    他绝对不能忍受任何人觊觎他的王妃,特别是梁书墨这种勇者无惧的人,必定要像铲除野草一样,把他给一举拔掉了!

    “别,我去,你留下,和姐姐多多温存温存,花花草草的,我去替你割了。”连令月早就听说这梁书墨之前大肆提亲的事了,这回这家伙又来,想干什么?

    说着,便飞快地跑了出去,嚷道,“茴香,准备准备,容我去会会这梁书墨,看看他是什么牛鬼蛇神。”

    “是,小姐,这就去。”

    “哎,你慢点儿。”连似月赶快大声说道。

    但是,连令月一下子已经跑的没影了。

    “这家伙,刚才还和你吵架,现在转眼又维护你。”连似月摇了摇头,笑着道。

    “随她去吧。”凤云峥却有些忍不住,抱住了连似月,低头,唇在她的脖间流连忘返,呼吸渐渐粗重。

    连似月脸一红,然后主动揽住了他的脖子。

    他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横放在床上,身子欺了上去,头埋在她的胸前,手抚摸着她的秀发,那馨香的气味令他欲罢不能。

    “月儿……”他深情的低喃,“明日,便是你及笄之日了。”

    凤云峥的心里一阵莫名地激动,浑身的血液要沸腾起来了。

    连似月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猛跳起来,脸色绯红,声音迷离,道,“是啊,时间……过得好快。”

    “快?于我来说,度日如年。”凤云峥苦笑道。

    自从成婚当日起,他夜夜必定三次起身用冷水浇身,方能将那体内熊熊燃烧的焰火熄灭。

    这样周而复始,他的鼻腔每天都重重地,还要日日承受那二王兄的耻笑。

    实在是……不得了了!

    “那便这样抱着,再睡会吧。”连似月脸红的似要滴出血来,双手揽住了他的腰,在他腰间故意蹭了蹭。

    凤云峥倒抽了一口冷气,捉住她的一双手,“不乖。”

    *

    相府门口。

    梁书墨正若有所思地等着通报的结果。

    过了一会,相府的门才终于又缓缓打开了,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立即上前,道,“总算……”

    但是,他一开口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个看着有些熟悉,当其实又想起是谁的女子,她衣着华贵,不像是丫鬟。

    但若是连家小姐,他倒不记得有这么一位。

    只见她杏眼圆睁,双手叉腰,下巴微微昂起,一副很凶的样子,表情倒是很生动有趣——

    “你是何人?”梁书墨问道。

    “我是何人,与你何干?只是你一个向连似月提过亲的人,又堂而皇之地来见她,九殿下还在呢,可想过不好的影响?”连令月不客气地道。

    “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当初提亲和被拒绝,以及今日前来,都是堂堂正正的,从没遮掩。”梁书墨见这姑娘这样说他,便道。

    “那我且告诉你吧,连似月说了,不肯见你,九殿下也说了,你若不听,便将你爷爷梁国公喊来,好生教训教训你。”连令月双手叉腰,道。

    梁书墨一听祖父的名字,便吓的浑身瑟缩了一下,“你到底是相府的什么人,说这样吓唬我的话。”

    “就不告诉你,反正话已经带到,若你再不走人,我便要赶你了。”连令月说道。

    “哎。”梁书墨叹了口气,道,“连你也欺负我,我梁书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