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九章 委屈你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二九章 委屈你了

    “还有。”连令月看她的目光变得凌厉,道,“往后,再让我听到你骂我姐姐,小心我割了你的这条烂舌头!”

    若说凤云峥是个嚣张的护妻狂魔,那连令月就是个傲娇的护姐狂魔了。

    连思雨被连令月的气势吓到,顿时一声都不敢吭了。

    连令月再冷冷地看了她一样,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茴香,我们走。”

    在连令月离去后不久,清泉院突然来了几个嬷嬷,将那躺在床上的连思雨从拖了起来,连思雨一阵惊慌,道:

    “你,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哼,你说我们想干什么?你一个女支女生的,也想当相府的小姐,真是痴心妄想!记住了,鸡永远是鸡,飞上不了枝头当凤凰。”其中一个嬷嬷凶神恶煞耻笑道。

    “谁派你们来的,谁派你们来的!”连思雨惊恐地看着另一个嬷嬷端着一碗汤药走过来,她惊恐地摇晃着脑袋,“这是什么,你们要给我吃什么?唔,唔……”

    她眼睛睁得老大,但是被几个孔武有力的嬷嬷挟持着,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灌下一大碗汤药。

    那药灌下去后,几个嬷嬷松了手,她便倒在地上,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一样抖动了几下,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一双眼睛死死地圆睁着,嘴里留出红色的泡沫。

    “死了,死透了。”嬷嬷摸了摸她的鼻息,说道。

    “用草席子裹了,找个地方埋了吧,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起这个人,就当府里没出现过这个人一样,都明白了吧。”

    “是。”

    天黑后,一张草席子拖着一具尸体,离开了清泉院,之后,清泉院便被封锁了起来。

    消息传到倾安院,负责照看连思雨的丫鬟说,这冒牌的小姐想不开,咬舌自尽了,连母听了,也没深究,本就是个不会留下的人,死了也就死了。

    最后只告诫了众人一句“你们啊,一个一个的,都给我记住了,莫要去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

    最后,仙荷院。

    泰嬷嬷向连似月道,“大小姐,全按照您的吩咐办妥了,那春七娘也拿了银子打发了,还告诉她连思雨在相府当了小姐,让她永远都不要来京都,她拿了银子就走了。”

    连似月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办的很好,你也去歇着吧。”

    “是,大小姐。”泰嬷嬷退了下去。

    没错,铲除连思雨是连似月的意思——

    她从不信什么恶人能从善,尤其是连思雨这样穷凶极恶的人,若给她一次机会,她必定会再找机会狠狠地反咬一口。

    她深知自己的这个妹妹,聪明是聪明,但是少了她的狠绝,日后难免不再吃连思雨的亏。而她是要回恒亲王府的,不会时常再陪伴令月左右,所以,唯有斩草除根,方能彻底避免连思雨带来的伤害。

    而至于最后留了一线生机给春七娘,也是被她当母亲的这份心所触动,毕竟,她连似月前一世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明白为人母的那份心,所以,春七娘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女儿已经草席裹尸,葬身荒野了。

    佣人们都退下去后,连似月忽然觉得有些累了,数一数,又有一条人命在她手里折损了。

    她到床上躺着,闭着眼歇息。

    这时候,她只觉得身边的床铺塌了一下,她睁开眼睛来,不其然便撞进一双幽深的眼眸中,那眼眸如泉,滋润着她的内心。

    “来了吗?好好歇息,明日一早,就要回王府了。”凤云峥伸手扯过被子,抱住了两人的身子,手下一个微微用力,连似月被紧靠着他的胸膛。

    无论何时,他总想给她羽翼,让她飞翔,护她周全。

    “会不会觉得我太狠心了,对一个看似没了威胁的人,还是下了狠手。”连似月闭上眼睛,贪婪地汲取着他身上的气息,这气息令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你做的很对,不要给坏人留任何余地。

    过去的我们,相信人性本善,所以事事给人留有余地,结果,落得一败涂地的田地。

    所以,我们比任何人都了解人性的险恶,这样狠绝,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在乎的人。

    你今时今日,为令月做了这么多,也难怪,她会奉你为神明一般。”

    说着,凤云峥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为他的王妃感到高兴,上一世的她软弱,最后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了,这一世,爱她,护她,在乎她的人越来越多了。

    连似月也笑了,“这孩子,一向没有什么心眼,我倒希望她一直这样下去。

    像我这般彻悟,那是历经了地狱,经受了无尽的苦楚之后的蜕变。

    我可不想她像我这般。

    所以,这辈子,我这个做姐姐的,想要好好护她周全,让她永远这样没心没肺。我不想她手上染上任何鲜血,所以,她的道路,由我来铲平吧。”

    “她有你这么一个姐姐,也算是对她前一世的补偿了,她是幸运的。”凤云峥感动于连似月对至爱之人的赤诚。

    “想到她前一世的早逝,我便忍不住想对她更好一些。”就像当初复活的时候对连诀的感觉一样,只想让自己足够强大,好好守护他们。

    *

    第二日。

    回门的日子也到了,凤云峥和连似月要离开相府了。

    一大早,连家人就开始准备送别。

    连令月天还没亮就到仙荷院守着了,见凤云峥和连似月都还没有醒来,便坐在外头的桌子前,趴在上面等着。

    她的手还没好,碰都不能碰,大夫说了,很难再复原,但是她像是丝毫不受此事的影响似的,日日沉浸在自己和连似月是亲姐妹的喜悦中,这种喜悦掩盖了身体的疼痛。

    等里面传来连似月起床的动静,她便如蚱蜢似的,跳了起来,跑到她房中去。

    凤云峥见了,取笑道,“你这丫头,是不是昨晚守在我们院子里了。”

    “我想了,但是茴香不让,怕我受风寒。”连令月走到连似月的面前,说,“姐姐,你今日便要回去了,我若想你了,可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