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七章 真情剖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二七章 真情剖析

    周嬷嬷叹了口气,道,“夫人,现在老夫人和老爷对您都正在气头上,若现在去求,只怕会适得其反,还是等过一段时间,老夫人和老爷的气都消了,再去吧。现在呀,您就放宽心,好好养着身子。”

    周嬷嬷一席话,却引出大夫人更多的眼泪,“周嬷嬷,我如何能放宽心,三个孩子,三个都离我而去了。尤其是焱儿,他现在还小,谁带他他跟谁亲,若离开我太久了,怕会与我生疏起来,不认我这个母亲。

    老夫人这种时候把焱儿带走,心里不也是这么盘算的吗?”

    “可是,若老夫人执意如此,夫人也没有法子呀。”如今,容国府自身难保,容老太太作茧自缚,断送了容家,大小姐对夫人也不亲近了,这要求谁去?

    “此事,真真只有月儿能帮忙了,可是……”想起连思雨在的时候,她对月儿的那些心思,只怕聪明的月儿早就心明如镜了。

    周嬷嬷伺候大夫人将药喝了下去后便离开了屋子。

    她走出门,却看到新的小姐连令月正站在院中,周嬷嬷一看连令月还包裹着纱布的手,便吓得手一滑,碗掉在地上碎了。

    她连忙跪下,“小,小姐,您来了。奴婢,奴婢这就去通知夫人。”

    “不用了,你下去。”连令月道。

    “是。”周嬷嬷忐忑不安地看着连令月往屋子里面走去。

    回想一下,那日这小姐被折磨的情形,历历在目啊。

    连令月走进屋子里,走到大夫人的床前,探头往里面看去——

    只见,她神形枯槁,正慢慢从床上挪下来,走到柜子前面,将那底下的箱子打开,拿了几件小娃娃穿的衣服在手里,抚摸着,暗自垂泪,样子看起来十分萧瑟可怜。

    连令月心头感到一阵刺痛——

    这才是她的亲生母亲,是她知道自己身世后,想了好久,盼了好久的人。

    看着这不再容光焕发的妇人,她心里却十分的矛盾,像是有针在刺痛她的心一般。

    “周嬷嬷,你怎么又回来了,我让你去看看焱儿怎么样了,你去了吗?”大夫人察觉到房门口的动静,还以为是周嬷嬷去而复返。

    “周嬷嬷去倾安院打探了,还没有回来。”一个声音回答道。

    大夫人拿着小孩衣服的手一顿,这声音——

    她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姑娘站在前面,杏眼水灵,头上戴着一支步摇,显得十分玉雪可爱,只是那双手……

    大夫人眼神一个慌乱,道,“你,你来了。”

    连令月上前,道,“我来看看您,坐着吧。”

    大夫人坐下后,看了她的手,心里涌起一阵懊悔和不安,问道,“你的手……好些了吗?瞧我,问的是什么话,十指连心,肯定很疼的,当时……”

    她耳旁又想起那日连令月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连令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确实还很疼,“饶是十指连心,总归是个伤,是个伤便总有痊愈的时候,肯定会好的。”

    姐姐说她的手指受伤太重,让她做好以后都不会痊愈的准备,但她却坚信肯定都会好起来。

    大夫人头一回与她这样近距离的说话,便发现这孩子乐观明朗,身上并不见什么受到迫害后的自爱自怜,与那连思雨截然不同。

    她眼底含着泪意,道,“都是我的错,当年,我一时鬼迷心窍,听从你外祖母的吩咐,让人把你抱走了。

    如今,你就在我的面前,我却受了歹人的误导,亲手伤害了你,害得你去了半条命。

    我实在没有颜面来面对你了。”

    连令月听了这些,问道,“我今日来,是想问一句,如果重来一会,你还会让人把我抱走吗?”

    大夫人猛地抬头,“不会!不会让人抱走你,这些年来,我日日夜夜,备受煎熬,总是半夜醒来暗自垂泪,总想着你会在什么地方,过着怎样的生活,担心你吃不饱穿不暖,担心你被人欺负……”

    大夫人说着,又开始垂泪。

    连令月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再被过去束缚。

    我今日来,是想和您说另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大夫人见令月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了,心里倒好受了一点,她原以为她来,是要质问的。

    “是关于姐姐的事。”她说道。

    “月儿?”

    “原先,众人皆以为连思雨是连家嫡次女的时候,你对她便格外偏爱,我还觉察出,你似乎在较着劲,要好好培养她,从而与姐姐一争高下,我说的,对吧。”连令月看着这“母亲”问道。

    大夫人一怔,脸上露出一丝不自在,“令月,我……”

    “而且,那连思雨甚至对我九哥哥起了歹念,还想与我姐姐抢夫君,你也知道吧。”连令月再问道。

    大夫人一愣,“那小贱人竟对九殿下动过心思,这一点,我并不知情,如果知道,我绝不会允许的。”

    “那时候,她还不是小贱人,是你的小女儿。”连令月提醒道。

    大夫人有些不自在,“是,你说的是。不过,我真真不知她有这门心思,我也只和你父亲提过,好好培养小雨,将来嫁给十一殿下为王妃。”

    听到这句话,连令月愣了一下,原来他们还打过连诀的主意啊。

    “不管如何,我想和你说是——

    姐姐就是姐姐,没人任何人可以随意超越她,更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她,至于觊觎她的幸福这种事,也决不允许发生。就算她懒得理会,我也不会做事不管,不管那人是谁。

    我知道,你对我心存愧疚,就像当初你以为连思雨是你的女儿一样,你觉得亏欠,你想弥补,所以不惜拿姐姐来当做目标,你也许会觉得,姐姐拥有的一切都太好了,小女儿也不能比她差。

    对我,你千万不要这样。

    姐姐就是姐姐,我就是我,我们不一样。

    我想告诉你,不要对姐姐有半点不好的心,倘若真的有一天,我和她只能保全一人,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保全姐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