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六章 至此归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二六章 至此归位

    “是啊,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连似月闭上眼睛,道。

    凤云峥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走了进来,说道,“总算是好了,你没事了,你姐姐她呀,才能安下心来。

    你不知道,这几日,她几乎是没有合过眼睛。

    我从未见她对谁这样上心的。”

    连令月听了,抬起头来,说道,“姐姐,你都累坏了吧。我迷迷糊糊中总觉得有人在抓着我的手,跟我说别害怕,一定会为我讨个公道,原来那个人是你。”

    连似月笑了,道,“也不全部是我。”

    “嗯?”连令月眼中露出疑惑。

    “还有十一殿下,你出事的时候我和云峥都在祠庙,回来便见他怕你弄疼了,便一直抓着你的手腕,足足抓了一天一夜,后来他说要去宫里面见皇上,才走了的。”连似月说道。

    连令月微愣,原来那个睡梦中总是萦绕在耳边的声音,还有手腕间传来的力道,是连诀的。

    突然,她想起自己在昏迷过去之前,好像对连诀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她顿时啊的一声——

    她说的是,喜,喜欢他!

    那时候,连令月以为自己活不成了,便将埋藏在心里的话都说了。

    但是现在……

    “十一殿下到!”她正心里想着以后该如何面对连诀的时候,门外便传来一声通报的声音,很快便见到一个冰蓝色锦袍的男子,如风一般冲了进来。

    看到眼睛睁的大大的她,他的脚步一顿,顿时停了下来——“十一?”

    连令月看到他,脸不由地红了一片,道,“你来了……”

    “听说你醒了。”凤诀站在那儿,长身玉立,眉目如画,说道。

    连似月和凤云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走了出去,独留下这两人在房中相处。

    凤诀走了过来,看着她放在身前的手,想着当时那血肉模糊的样子,问道,“还很疼吗?”

    连令月点了点头,道,“疼的很,又很烫,有时候会感觉手指不受控制的跳动。”

    “以后要小心些,不可乱跑乱动,要好好爱惜这双手,令它好好复原。”明明与她同岁,但是,凤诀却像个长者一样叮嘱着她。

    “我可怀念乱跑乱动的感觉了,刚才姐姐说了,很久很久都不许我乱动。”连令月说道。

    姐姐?

    听到她对连似月的称呼,他问道,“都知道了?”

    连令月点头,“嗯,都知道了,没想到,世间竟有这么巧的事。

    你是连家的嫡长孙,我是皇宫的十一公主,结果却是,你是皇宫的十一皇子,而我是连家的嫡次女。真正交换人生的,是我们两个人。”

    “是啊,一切都很巧。但现在,总算各归各位了。以后,你也有家人了,有连家庇佑,又有姐姐保护,往后,你再不用过颠沛流离的日子了。”凤诀感慨万千,也对连令月的将来放下心来。

    “其实,自从顶替你的位置,我一直心有不安,如今你有了归宿,我真的很高兴。”

    “那么,你好,凤诀,我是连令月。”阿月抬起手来,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你好,连令月,我是凤诀。”他亦浅浅地笑了。

    连诀,凤令月。

    凤诀,连令月。

    至此,归位。

    往后的一切,却也难说。

    只是,此情此景,谁也没有想的太多,看的太远。

    *

    连母,连延庆,刘氏,胡氏,连延甫,连延涛等人听说这连家真正的嫡次女终于醒了,很快也一个一个地过来与她相认。

    她还是觉得很神奇,昔日的连老夫人,连相,成了她的祖母她的父亲,一时之间也没法适应,是连似月在她耳边催促,她方才慌里慌张地喊了祖母和父亲。

    连母走了过来,望着她一双手,摸着眼泪,懊恼地道,“都怨我,当时怕连家的骨血流落在外,急急忙忙把人找了回来,也没有好好查一查,结果被恶人钻了空子。

    这才害的你受了这样的重伤,祖母心中,实在有愧。”

    连令月见这祖母倒有几分亲切,便道,“祖母令月儿已经回来了,过去的事,谁也没有想到,祖母您不必心中有愧。”

    连母泛红了眼眶,道,“仔细看,这才像我们脸颊的骨肉啊。”

    面对着这昔日的十一公主,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连延庆还是有些不适,上前,有些生硬地道,“日后好好休养,认祖归宗之事,也都要等到你身子好了才能进行。”

    “是,谢谢父亲。”看着这丞相父亲,连令月一下子也还没有热络起来,便礼节性地说道。

    “好了,令月儿才醒来,不要让她说太久的话了,待好些了,再来看吧。”连母最后要众人都一一离去。

    不久,各房都送来了丰厚的礼品,比当时连思雨回家的时候要隆重很多。

    谁让这这个小姐与恒亲王妃这么好,又有九殿下和十一殿下护着呢,谁还敢怠慢。

    很快,仙荷院都要堆满了。

    连似月发话说不用再送过来了,方才停止。

    连令月沉静在在与连似月相认的喜悦中,病好的很快,不过几日,就可以下地行走了,只是一双手还要格外小心翼翼地护着。

    董慎留下来专门给她颜值治疗手的药,同时也重新调配治连诀脸的药,他发了豪气的誓言,说要把两位如花似月的人儿都治好。

    连令月这几天心里其实还一直记挂着另外一个人的事,因为没有人提到她,就连姐姐连似月也没有提,她便也什么都没说。

    等能下地行走了,她却吩咐那新到她身边的小丫鬟茴香,道,“你们扶我去一趟福安院。”

    茴香一愣,“小姐,那是福安院,您真要去吗?”

    连令月点头,“准备一下吧。”

    福安院。

    大夫人坐在床榻上,以泪洗脸,不过几日光景,已经憔悴如风中落叶,摇摇欲坠般。

    她万万没有想到,焱儿的身子一好,老夫人就将孩子接了过去,说往后焱儿就归倾安院来养。

    周嬷嬷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药,道,“夫人,喝药了。”

    大夫人却一把握紧了周嬷嬷的手腕,“周嬷嬷,快想想办法,让焱儿回到我的身边来,我不能没有他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