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四章 下大雨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二四章  下大雨了

    连似月听了,心头还是隐隐作痛——

    她拿起阿月的手,她犹记得这双手,手指头上有茧,粗粗的,抚摸在她手背上的时候感觉很粗糙。

    但是,手背却仍旧是柔滑细腻的,白白软软的像一块好玉,十分手指根根玉琢的一般,很好看的一双手。

    “月儿,总会有办法的。”凤云峥安慰道,“世间神医神药众多,那董慎不也是其中一个,假以时日,阿月的手也会恢复原样的。”凤云峥在一旁安慰道。

    “静安师太说,阿月会否极泰来,但愿果真如此。”连似月宽慰自己道。

    *

    “好消息,好消息!那,那小姐她知道动了,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太医说没有生命危险了。”管家匆匆忙忙感到了连母的倾安院,禀报道。

    倾安院里,连延庆,连延甫灯都在和老夫人一起等待着阿月的苏醒,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提心吊胆的。

    当听到管家传过来的这个好消息时,众人终于深深地松了口气。

    连母站起身来,拧着佛珠,一句一句地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天爷保佑,总算是保住了!”

    连延庆也吊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这阿月的身份实在太复杂了,不单单是他连延庆的嫡次女,她还是曾经的十一公主,是被抱入宫中做皇帝的女儿长大的,同时,十一殿下,九殿下又那么重视她!

    那十一殿下甚至放出狠话,她若有个三长两短,定要血洗福安院,正是这一句话令连家上上下下不得提心吊胆,不得安宁。

    还有她那个护犊子护的特别厉害的嫡长女连似月,明摆着若这妹妹有些什么,会将连思雨的“祖坟”都挖出来!

    那连思雨是他的骨肉不假,若她要深挖,他这个做丞相的也会被波及,说不定,当年的丑事就被抖出来了!

    如今,她没有危险了,是搬走了众人心目中的一块大石头。

    “延庆啊,这阿月的事,始终还是要让皇上知道啊。”连母说道。

    “母亲,此您老人家倒可以放心,九殿下十一殿下会安排好这件事的。”连延庆道。

    连母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以后醒来了,怎么面对亲娘?”

    说到大夫人,连延庆便满腔怒火,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拜她当年所赐!若非顾忌着恒亲王妃的颜面问题,儿子早就一纸休书给她了!”

    “她呀真不知道前世积攒了什么福气,生了像月儿这样一个女儿,若不是有月儿,她的下场不会比萧氏好!”连母摇了摇头,道。

    连延庆走出倾安院准备去看看阿月的时候,却见大夫人跪在外面——

    他顿时冷了脸,道,“你还来干什么,去你的福安院呆着!现在阿月暂时没事了,你去烧香拜佛感谢佛祖保佑你吧,愚昧的女人!”

    连延庆当着众奴才的面,毫不留情的斥责她,大夫人脸色苍白,道,“老爷,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几个孩子,所以,我跪在这里,等你经过,求你原谅。”

    “原谅?”连延庆冷笑,道,“你不用担心,我自是会原谅你,谁让你有恒亲王妃这样的女儿呢?你任何人都不要 感谢,感谢她吧,若不是她……”连延庆顿了顿,道,“你我夫妻之名,早就没了!”

    “老爷……”大夫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哭泣地看着连延庆,“我现在彻底的明白了,是月儿好,是月儿好啊。”

    若不是月儿,她确实不会再有机会跪在这里向连延庆求情了。

    “容雪,你且听着,恒亲王妃的母亲,必须要是堂堂正正的相府大夫人,所以,我不会休了你!

    但是,你我夫妻缘分已尽,日后你仍旧是大夫人,而我心里断不会再有你这个夫人!

    若你还想着恒亲王妃,我警告你,老老实实呆在你的福安院,不要出来,否则……”

    连延庆冷冷地看了她苍白的脸色一眼,快步地离去了。

    大夫人伏坐在地上,再次放声痛哭。

    她失去了儿女的信任,也是去了夫君的敬重,她失去了,什么都失去了!

    “月儿啊,是母亲错了,都是母亲的错。”她哭着,可是谁又想听见?

    *

    荣元殿。

    凤诀站在殿外,已经有半个时辰之久了。

    冯德贵说,八殿下在里面和皇上下期博弈,一时半会不会传唤任何人的。

    所以,他等了一个多时辰,周成帝仍旧没有接见,他便一直站着,一动也不动,那脸上的神情刚毅。

    此刻,他目光不由地落在长春宫的方向——

    他的脑海中恍恍惚惚想起那一日,他决定离开京都出去建功立业的情形来了。

    那时候,他见了端文皇后最后一面,但是他那时候根本不知道她是他的母后,想来,这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还有,那时候的十一,还是个冷宫公主,每天要做很多事。

    他记得她说,连诀,从今往后,愿有人鲜衣怒马,陪你仗剑天涯,期望你好好珍重,再见面时,愿你我安好。

    结果,再见面时,已经物是人非,他成了殿下,而她成了尼姑……

    ……

    “十一殿下,十一殿下……”他正发怔之际,冯德贵喊了两声。

    “冯公公,父皇下完棋了?”他问道。

    冯德贵摇了摇头,道,“十一殿下,老奴是来奉皇上之命传话的,皇上说天色已晚,请十一殿下您先回明安王府去,明日再来觐见。”

    凤诀怔了怔——

    父皇对下棋并不算痴迷,怎的今日竟这般舍不下棋局?八王兄和他下的,是什么棋?

    他问冯德贵,道。“冯公公看了父皇的棋盘,是上风还是下风?”

    冯德贵想了想,道,“殿下,皇上的棋局老奴可不敢多嘴,殿下若想知道,明日前来与皇上下一盘便可知道了。”

    凤诀知道,今日已经不是与父皇说十一之事的好时机,便磕了头,先行离去了。

    冯德贵看了看西边的t天,阴沉沉的,是不是又要下大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