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O章 她竟然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二o章 她竟然是

    大夫人这一瞬间突然觉得,心里的一切都掏空了,她悲哀地回头看着连似月——

    原来,真真只有这个女儿,才是真正可靠的!

    凤云峥站在一旁,亲眼见证了连家这一场闹剧,可他心里最心疼的,还是他的月儿——

    前一世,她就是在这样一个家里长大,身边亲人没人给予她温暖和力量,而离开这个家之后的生活,更是悲惨。

    连似月敏锐地察觉到了凤云峥的心思,她微笑,如风拂面,道,“如今一切尚好,足矣,云峥。”

    “是啊,足矣。”有他看着,足矣。

    “这么一来,又要重新找那个孩子了。”连母不无伤感地道。

    大夫人嘤嘤地小声哭泣起来,爬到容氏的面前,拉着她的手,道,“母亲,你不要再骗我了,你快说吧,当年,你究竟把那个孩子抱到哪里去了?”

    容老夫人恍惚间,已经苍老了许多,她当然知道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但是,现在那个丫头被伤城了这样,又生死未明,如果被他们知道,她就是真正的连家嫡次女,她恐怕会被就地处死的!

    于是,她喃喃地道:

    “如果我知道,就好了!是母亲对不起你,害你失去一个女儿,如今又病了一个儿子!”

    连延庆却几步走了过来,十分恼怒地道,“事到如今,你不清清楚楚把当时的事说了,我要让容家一个血脉都留不下!”

    连似月双眼紧紧地盯着这个诡计多端,心狠手辣的外祖母,微微眯起眼睛来,她的眼神,似乎有些闪烁——

    “……”突然,连似月仿佛被什么猛地一击,脑海像是突然开了光一样,又似乎被猛地一击。

    她转过身,快速地向仙荷院的方向走去。

    “月儿!”凤云峥快步追了上去!

    外祖母要她背回紫云苑,连思雨陷害,她们所作所为全都针对了阿月一个人!

    原本,她想着连思雨教训阿月,是要杀鸡儆猴,给她这个做姐姐的一个下马威,再挑拨她与母亲的关系!

    “我想偏了!我竟然想偏了!”

    连似月一边快走,一边说道、

    她的心,犹如沸腾的熔浆,滚滚翻腾着,脚步越来愉快,越来越快!

    那连母和连延庆脸上出现一片迷茫之色——

    “王妃这是怎么了,甚少见她如此激动的样子呢。”三房的刘氏好奇地说道。

    而反观容老夫人,已经满头大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而身为丞相的连延庆,也是十分敏锐的,他从容老夫人的言行当中,看出她仍没有说出所有的实话,终于道:

    “罢了,这世间的一切,缘分自有天注定,你莫要以为,紧靠一张嘴,就能瞒住什么。

    来人,把她暂时关押起来。明日一早,本官要上奏朝廷,让容家为此时付出应有的代价!

    连似月像是一阵风一般,回到了仙荷院,凤云峥紧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此时此刻,凤诀还坐在阿月的面前,拖着他的双手,面色凝重,那如画的眸子里,盛满零落的悲伤。

    丫鬟熬了药过来,用勺子一点一点未到她的嘴边去,但是,喂的很慢很慢,因为身体实在是虚弱。

    连似月跌跌撞撞地跑进房中,一进屋子么,她就站住了!努力地平复着内心波澜起伏的心情,但是,头一回,她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控制不住身体法特,心头发烫,眼睛湿润!

    她望着这躺在床上的小姑娘,手紧紧抓着门框,那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去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阿月。

    凤诀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看到连似月腮边含泪的模样,顿时一怔——

    “姐姐,你是在为十一落泪吗?”

    连似月听了凤诀的话,更多的眼泪落下来,打湿了她的眼睛,她的心脏,她喃喃地,痛心地说道:“是我,诀儿,我在为她落泪,为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落泪,她实在太可怜了,不是吗?”

    凤诀回头,再看着如同一个脆弱的,破碎的瓷娃娃一般的姑娘,“从前是多么嚣张跋扈的一个公主,如今,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太医说,熬不过这两日,她就会死去。”

    凤诀说着,心头一震绞痛。

    “……”更多的眼泪滑落下来。

    连似月一步一步,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床边,她看着眼前这一张苍白的脸,看着她紧闭的双眼,看着她被抱住的手掌。

    终于,她缓缓地伸出手,颤抖着,将她的衣襟接下来两颗扣子,露出脖子上细嫩柔滑的肌肤。

    凤诀和刚刚跑进来的凤云峥见状,微微一怔,不解连似月要做什么,两人同时都别过脸去、

    “没关系,你们都不要别过脸,看着吧。”连似月却说道。

    这两人都疑惑地再转过脸来,这时候,连似月已经揭开了阿月肩膀上的衣裳,顿时,一个淡粉色的月牙形疤痕横在两人的眼前!

    连似月倒吸了一口冷气,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襟,目光紧紧地盯着这个月牙形的疤痕!

    是的!

    是的!

    是的!

    这疤痕,是月牙形的!

    阿月的肩膀上,有一个月牙形的疤痕!

    同时,凤诀和凤云峥两个人看到这个疤痕的时候也深深地愣住了瞪大了双眼,久久地看着这月牙形疤痕——

    “这,这疤痕,月儿……”凤云峥声音有些颤抖。

    “十一的月牙形疤痕,姐姐,这是,难道,难道她就是……”凤诀似乎开始明白了什么、

    “是的,没错!她才是我的妹妹,她才是我的亲妹妹!”连似月激动极了,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

    “这个可怜的孩子,她就是我的小妹妹啊。”她弯腰,紧紧地将这仍在昏迷当中的小姑娘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一个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随后走进来要给十一殿下凤诀赔罪的连延庆,连母,大夫人恰好听到了连似月的这句话——

    几人顿时如遭雷击,呆呆地站在了原地——

    大夫人张了张嘴,喃喃地道,“什,什么,月儿,你说什么,你说她,她是,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