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四章 分别是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一四章 分别是谁

    “我……”大夫人语塞,确实,她没有确切地证据证明害连焱的人就是那个曾经的公主,一切都是小雨说的。

    小雨?

    大夫人心头突然猛地一颤,对啊,一切都是小雨说的,连用刑也是小雨的主意,现在想来,小雨似乎特别特别想要杀了这个公主——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沉重。

    “恒亲王妃到——”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通报声,紧接着,便看到连似月一身端庄雍容地走了进来。

    大夫人见到连似月的身影,心头便一紧。

    连似月一进来,却也不管别的,只问道,“焱儿现在何处,我去看看。”

    “焱儿还未清醒,太医说还需精心等待。”连母抹着眼泪,说道。

    连似月往连焱的屋子里走了进去,嘴里只留下一句话,“伤我弟弟者,杀之。,淡淡的一句话,却蕴含着强大的杀气,令这屋子里的人纷纷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气势。

    那床上假装晕倒了的连思雨心脏猛地一颤,再也不敢睁开眼睛来了——

    怎么办?

    怎么办?

    她在脑海中飞快地想着!

    容老夫人!她脑海中一亮,对,还有容老夫人!容老夫人和她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出事,她出了事,容家也完了!

    连似月走到连焱的床边,连母,连延庆,大夫人等人也默默跟了进来,大夫人走路有些一瘸一拐。

    连似月看着床榻上紧闭着双眼的焱儿,想的却是他出生那一天的艰难,想的却是他当初趴在她怀中的感觉,想的还是她那未曾出生便被活活烹饪而死的儿子!

    “月儿,现在十一殿下那边,是什么情况?”连延庆见她一直望着连焱,紧闭双唇不语,忍不住问道。

    连似月终于收回了神思,不见什么情愫,道,“先找出毒害焱儿的真正凶手吧。”

    连延庆一听这回答,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还是没有放下来,再小心翼翼地问道,“十一公主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什么时候去恒亲王府的。”

    连似月转过身来,众人皆后退了一步,等候她说话——

    “父亲,此事以后有机会再与您细说,只是,九殿下既然能把她留在恒亲王府,我既然敢带她回相府与我作伴,便说明,我们什么都没有在怕的,父亲,你也不需要有格外的担心,想必当初皇上在荣元殿说过什么,您也是知道的,我们这么做并没有违抗皇上的命令。”连似月守着只有连延庆才能听懂的话。

    连延庆点头,“为父明白了。”

    “月儿,月儿。”这时候,大夫人走过来,紧紧抓住连似月的手,道,“十一殿下和你感情最好了,我们无意中伤了那个人,你去和他说说,让他把血洗福安院的话收回去,好不好?”大夫人现在一闭眼睛就还能想起当时凤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双眼睛有多冰冷,语气有多残酷。

    连似月看了看大夫人的手,握着她的手腕, 将她的手生生拿开,说道,“母亲,他是皇子,我没有这个权利要求他做什么,母亲你最好也打消这个念头,母亲要记住,他的名字叫凤诀,他是十一殿下,而不是和我感情好和你感情好的一个人。若记不住这句话,恐怕才会招致杀生之祸!”

    大夫人感受到了连似月深深的疏离,她从进来,就没好好瞧过她一眼,也没有要私下与她说些什么,交代些什么的意思,她已经觉得十分忐忑了。

    现在又听了这一席话,顿时觉得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她这才发觉,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能够依赖依靠的人只有她的大女儿似月,她就是她的主心骨,是她的支撑,小雨根本就及不上月儿的一根皮毛!

    如果这时候,有月儿教她该怎么做,该有多好啊。

    连似月淡淡地看着这亲生的母亲一眼,心里一阵冰凉——她真该受一次彻彻底底地教训了!

    “月儿,你说得对,唯有先调查焱儿中毒的真相,容氏,你不要再指使月儿用情分去恳求十一殿下了,情分不是用来逼迫别人的!你让月儿出面去求十一殿下,就是让月儿去逼迫十一殿下!”连母说道。

    连似月觉得,还是这个祖母心里清晰一些。

    “对了,三妹也受了伤,焱儿现在也让人牵挂,福安院也照顾不过来。我已经让三夫人做了安排,马上将三妹移到另外一个院子里去,就去以前萧姨娘和连诗雅的清泉院吧。”连似月接下来说道。

    刘氏从连母的身后走了出来,道,“是,按照王妃的命令办。”

    “云朵几个丫鬟留在福安院照顾焱儿,小雨那边再重新安排新的吧。”连似月对刘氏吩咐道。

    “是,王妃,我即刻就去安排。”

    “月儿,这……”大夫人道,这清泉院是个不详之地,小雨搬去那里,等于是…向所有人宣告,这位嫡次女和以前的三小姐差不多的地位了。

    “怎么了?母亲难道还有更好的想法吗?”连似月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她脸色很平静,但是却让大夫人不敢再说什么了,最终喃喃道,“没有,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就这么安排!若不是要等着调查焱儿中毒的结果,老夫连请全员也不会让她住!”连延庆恼怒地说道。

    *

    接下来,整个相府沉浸在一片空前紧张的氛围之中。

    仙荷院的阿月没有醒,连焱一直昏睡。

    连思雨受了伤,无人医治,任由着一张脸流血。

    她急的很,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丫鬟婆子用洗干净的布给她包扎,她很想去找容老夫人,却连院子都出不了,还听负责伺候的嬷嬷说,那容老夫人早就走了,她心里便更加地不安——

    这老不死的,是不是眼见风声不对,就这么跑了?

    连思雨躺在床上,心急如焚,不停地做着各种猜想——连焱的事也算天衣无缝了,就算查不出是那贱婢做的,也没办法说是她连思雨做的了,现在最紧要是,祈祷贱婢的身份不要被揭露出来!

    “小姐……”这时候,一个年级不太大的嬷嬷端着一个托盘朝她走了进来。

    连思雨从抬起一些头来,那嬷嬷也朝抬起头来——

    顿时,两人四目相对,紧接着,两人同时发出一阵尖叫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