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三章 有证据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一三章 有证据吗

    仙荷院。

    凤云峥匆匆回了来,众奴才跪了一地,他速速走进房中,便见几位太医正围在床榻前,而凤诀也在其中,脸色凝重。

    他上前,一眼看到阿月奄奄一息的模样,顿时心头一颤,紧声道,“这大夫人和那连思雨竟狠毒至此?”

    “我绝不会放过她们,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嫡次女,竟胆敢动用私刑!”凤诀狠狠地说道。

    如今,对大夫人那仅剩的情分已了,他便也没什么顾忌了。

    “阿月如何了?”凤云峥问道。

    郭太医回过头来,跪地道,“二位殿下,这位姑娘受伤严重,生命也有危险,卑职等尽量用药为她续命,只是……”

    “只是什么?”凤诀即刻问道。

    “只是,此次受伤,元气大伤,会落下病根,须得悉心调养数年才行了。”郭太医惋惜地道。

    凤诀紧握着拳头,立刻就要站起来,“我说过,若她有个三长两短,定要血洗福安院!”

    “十一皇弟!”凤云峥按耐住他的脾气,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等等月儿,她兴许有其他安排。”

    “姐姐?”凤诀眸光微敛。

    *

    连母,连延庆等人,一回相府便来仙荷院向凤诀请罪,但是凤诀此回铁了心,不见!

    他们便只好又速速到了福安院。

    还未进去,便听到连思雨一声接一声的哀嚎,还听到容氏在叮嘱陆太医,要治好她脸上的伤疤,不要变得像以前的三小姐连诗雅一样,云云。

    连延庆火冒三丈,快步走了进去,一把将大夫人拉到一旁,狠狠一个耳光扇了下去,打的大夫人摔倒在地,脸颊肿了,嘴角流出血,周嬷嬷连忙要上前,却也被连延庆抬脚狠狠一脚踹了出去。

    “焱儿在何处?”连母顾不上这对惹事的母女,赶紧关心起连焱来。

    “老夫人,焱少爷还未清醒,刚刚用了药,须得静心等候。”有奴才过来禀报道。

    这连焱可是如今连家唯一的男丁了,连母只觉得腿脚发软,拄着拐杖的手颤抖着,跌跌撞撞走进去,看到紧闭着双眼的孩子,顿时心痛欲裂,“冤孽了冤孽,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的孙儿啊,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你叫祖母还怎么活得下去啊。”

    连母的哭声牵动了大夫人的心,她也跟着哭起来。

    “父,父亲!”连思雨看到连延庆那张怒气冲天的脸,吓得魂飞魄散,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瑟瑟发抖。

    她来到相府后,与这父亲一直没有太亲近,但每次见他也觉得威严中带这些慈祥,从未见过他这样暴怒的样子。

    “你还有脸叫我!竟敢得罪十一殿下,竟敢在后宅动用私刑!”连延庆让陆大夫走开,下了命令,“让她的脸就这样,不许给她医治。”

    连思雨顿时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忙不顾疼痛,跪在床上苦苦哀求,“父亲,女儿知道错了,女儿知道错了,不要不让陆大夫治我的脸,求求你了!”

    连延庆见她还敢哭哭啼啼,抬起脚,狠狠一脚踹在她的心口,踹的她整个人倒在床上,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小雨,小雨……”大夫人见连思雨竟然被打晕了,急忙爬起来,趴在床上,大声地喊着。

    连母从连焱的房间出来,看到眼前的乱糟糟的局面,痛心疾首地捶着胸口,道,“好端端的,弄成了这般田地,孙儿命不保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容氏,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是,老夫人。”

    大夫人跪在地上,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当时,小雨和郭嬷嬷等几个亲眼看到那丫鬟在喂焱儿栗子糕,还看到她捶打焱儿,我实在心疼焱儿,便将她抓过来,让她承认,却没想到,她的嘴这么硬,死活不肯承认。

    后来,我心挂着焱儿,便进房照顾焱儿去了,大约是底下的奴才不知轻重,把她弄的伤的太重了!”

    “大胆!大胆!真是大胆呐!”连母气的连连怒骂,“容氏,你怎么如此糊涂,不经允许,在后宅动用私刑,这是有罪呀!”

    “可是,老夫人,那丫鬟……”

    “那你大可以把那丫鬟先关起来,待我们回来后再做定夺,若她真害了焱儿,谁也保不了她,焱儿是丞相之子,任她是谁的丫鬟也没用,可若不是她,你今天就是屈打成招,还把她虐待了!

    这是九殿下的丫鬟啊,你,你怎么敢这么做?”连母真真觉得,月儿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娘!她气的几乎不知道该怎么骂容氏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身为相府的大夫人,理应在关键时刻掌控全局,可是你,可是你竟然如此糊涂!”连延庆厉声道。

    “其实,其实……”大夫人咬了咬下唇,说道,“这丫鬟其实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丫鬟,原来她是,她是原来的十一公主凤令月,这是十一殿下亲口说的。”

    “什么?十一公主?她,她不是被火烧死了吗?”连母吓了一大跳,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十一公主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若不是十一殿下说,我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大夫人说道。

    而连延庆对于十一公主之死的真正内情却是知道一些的,原来这假公主后来跟在九殿下身边去了!

    “难怪,难怪十一殿下会大发雷霆,喊着要血洗福安院!

    你们忘了,当初在我的生日宴席上,他写了许多情诗,萧氏声称这是写给我们月儿的,后来证实是写给十一公主的,这十一公主是他爱慕的人,如今被折磨的生死不明,他不血洗你福安院才怪!”

    连延庆一言,令众人感到更加忐忑,都觉得此事更加复杂了。

    “可是,焱儿中了苦杏仁粉是真,现在昏迷不醒也是真,这,这总和她脱不了干系,不管她过去是谁,现在是谁,都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为焱儿讨回公道啊,老爷。”大夫人想到连焱便心如刀绞。

    连延庆冷哼一声,像是看世间最蠢的蠢货一样看着大夫人——

    “那么,你有证据证明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