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一章 出大事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一一章  出大事了

    “是,奴才这就去!”四九片刻也不敢耽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飞快地跑出了仙荷院。

    郭太医已经用白色的绷带将她的双手包裹了起来,凤诀坐在床榻旁,一直抓着阿月的手不敢松开,怕一放下来就弄疼了她。

    *

    连家祠庙。

    因为女婿是九殿下,所以连延庆将这一次祭拜仪式安排地十分盛大,祠庙的四周由侍卫严正把守,谁也进不来。

    围观的百姓将祠庙四周围的水泄不通,传说九殿下凤云峥乃京都第一美男子,而恒亲王妃连似月也是个传奇人物,人人都想一堵这对天作之合的神仙眷侣的风采。

    整个祭拜仪式持续了约两个时辰之久。

    仪式结束后,九殿下和王妃,以及连母等人暂时到祠庙大堂歇着,半个时辰之后再接见连家旁系支系的族人。

    连延庆和连延甫兄弟一直陪在身侧。

    片刻后,侍卫来报,说是刑部张迎之有要是求见九殿下和王妃。

    “殿下,王妃,那微臣等人先行告退。”连延庆知刑部的人这个时候来找凤云峥,定是有什么不得不禀报的事,于是主动领着连家人一一离去。

    很快,张迎之匆匆走了进来,跪地道,“殿下,您吩咐卑职去办的事,已经有眉目了。”

    “说。”凤云峥立即说道。

    “王妃所料不假,连家的嫡次女身份存疑。”张迎之说道。

    “张大人,如今可有铁证了?”连似月连忙说道。

    原来,当日冷眉和连天按照容老夫人提供的线索找回妹妹的时候,连似月心里就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一则,妹妹已经离开连家十几年了,这么轻易就找回来了,实在令人感到怀疑;

    二则,连似月对这个亲生的妹妹却没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像她对连焱,一个刚刚生出来的孩子,尚有一种亲密的感觉,但是对这个认回来的小雨,却始终没有任何亲近的感觉,她同时也感觉到小雨对她也有一种排斥感,从身体,到眼神,这些是骗不了人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开始去怀疑连思雨的真实身份。

    三则,连思雨的野心表现地太过明显了,据冷眉所说,刚刚见到三小姐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乡下的姑娘,十分胆怯,不肯离开花家父母,刚刚到连家的时候,她也犹如一只惊慌的小兔,时刻在害怕,在抗拒周围的一切。

    但是,这种害怕和忐忑的感觉持续的时间很短,很快,她就竭尽全力地讨母亲的喜欢,格外地乖巧,格外地听话。

    第四,她无意间听四妹连宛茵说起,她大婚那日,第一次见到十一殿下凤诀的时候,就知道他曾经是连家的儿子,是连似月的弟弟。

    连似月彻底犯了疑,母亲就算再糊涂,也不至于将十一殿下的身世讲给一个乡下才回来几天的女儿听。

    这事,谁都不敢说!

    她和凤云峥大婚的第二天,便向他说了这件事,他和她的想法一样,都觉得这个连思雨有问题。

    但是,如果连思雨的身份是假的,为何她的血能和连延庆相融化?那一日滴血的时候——

    连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负责滴血的人还是祖母最信任的奴才宋嬷嬷,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机会造假——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连思雨确实是连家的女儿,但却不是她的亲妹妹!

    有了这个大胆的猜测后,凤云峥便安排刑部张迎之暗中调查此事。

    和连思雨表面上的逢迎,也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而已。

    张迎之道,“卑职找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凤云峥问道。

    “一个青楼女子。”张迎之道。

    “青楼女子?”连似月眼眸一沉。

    “是,找到了一个在赌坊里把自己输的一个铜钱都不剩,还跟赌坊的人耍赖,结果差点被打死的老女支女。原本,卑职没有太在意这样一个青楼女子。

    但是她被人打的时候,说你们别狗眼看人低,我女儿现在正在丞相府享福,她还会回来孝顺我的,到时候把你这间赌坊全部买下来,拿银子砸死你。

    卑职便留了个心眼,将她带回来了。但是这是连家的祠庙,卑职不好带这样一个人进来。”

    “她现在何处?”连似月问道。

    “在离此处两里地的客栈里。”张迎之道。

    连似月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我倒要去会会她,看看她哪个女儿在连家享福。”

    “那接见完连家族人之后,我便与你一起同去吧。”凤云峥道。

    她在意的事情,他总要比她更在意才行。

    “好。”连似月点头,便吩咐张迎之先不要让哪个女支女知道他的身份。

    带张迎之走后,连家人便又一一回来了大堂。

    连延庆毕恭毕敬道,“殿下,族人正等着您接近,请您移步。”

    “好,连相,请。”凤云峥正要踏出门的时候,却见一个奴才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猛地跪倒在地上,道,“丞相大人,不好了!”

    连延庆脸色一沉,怒道,“什么事大惊小怪,没见九殿下在此吗?”

    那奴才道,“出大事了,十一殿下突访相府,将三小姐打伤并且刮花了她的脸,现在还说要血洗福安院!大夫人求情都没用了!”

    什么?

    众人一听,全都惊呆了!

    十一殿下要血洗福安院?这福安院是连家大夫人容氏的院子,都知道这大夫人与十一殿下之间那一层不可再明说的关系——

    用民间的话来说,便是养母和养子。

    这养子怎么会突然血洗养母的院子,并且将养母的女儿打伤?

    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也迅速互看了一眼——这诀儿速来性情明亮温和,不似他们二人这样冷血,对曾经的养母大夫人更是打心里的感激,如今发生这样的事,难道!

    两人的心同时猛地一沉——阿月!

    “发生什么事了,快说!”连延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问道。

    “因为,因为……”这奴才断断续续地将连焱少爷中毒,仙荷院的丫鬟被怀疑是凶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