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O九章 讨点利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o九章  讨点利息

    “十一……”凤诀的心脏,疼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怎么会这样,她如此鲜活,如此可爱,可现在,怎么会随时要离开的样子。

    她苍白干裂的嘴唇艰难地张了张,凤诀连忙靠近,耳朵贴着她的嘴巴——

    “连诀,我,我喜欢你,我,我不想骗自己了,我真的……很,喜欢你。还,还能看到你,我真的很开心”或许,阿月感觉到自己这次大约活不了了,所以,不想再逞强,不想带着遗憾离去,所以,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内心话。

    凤诀心头猛烈地一颤,抬头,看着她满脸泪痕的脸。

    “不过,你不用喜欢我,我,我没关系的,我反正……”阿月说着,脸上浮现缥缈虚无的浅笑,然后,再也撑不住了,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十一!十一!”他大声喊道,心像是突然失去了重要的一块。

    “殿下,这个贱婢,她毒害连焱,我们才这样审问她,她心机深沉,阴险狡诈,殿下……”连思雨从来不懂这个丫鬟和十一殿下之间的关系,怕他误会,所以急忙说道。

    凤诀猛地回头,眼中迸发出一丝冰冷的杀气!

    连思雨心头一颤,被他的眼神所骇,吓得跌倒在地上,“十,十一殿下……”

    凤诀猛地一脚踹在连思雨的身上,她被踹的身子重重地撞到了后面的柱子上,顿时整个人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疼的她半天都爬不起来。

    “殿,殿下……”连思雨开口,嘴角流出鲜血来。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凤诀,这个她以为将来要嫁的人。

    这个丫鬟有,有什么值得十一殿下为她出手的?不过是九殿下身边的一个贱婢而已啊。

    “唰!”凤诀再一把一旁丫鬟的托盘里,将准备给阿月用刑的匕首拿了过来,他眼睛微眯,就要用这匕首杀了这个将十一折磨成这样的人。

    “手下留情啊,十一殿下……”

    然而这时候,大夫人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她快步走过来,双膝一曲,紧紧地抱住了凤诀的腿,苦苦地哀求着——

    “殿下,小雨是我的女儿,当年为了抱你回来,我把她送走了,她这些年过得很苦,殿下手下留情啊。”

    看道大夫人为她苦苦哀求,连思雨终于松了口气。

    凤诀手中的匕首,缓缓放下来,转过身,用失望之极的目光看着大夫人,道:

    “所以说,用酷刑折磨十一,是丞相夫人你的主意?”

    “十一?”大夫人听到凤诀这样称呼这个丫鬟,顿时一愣,“殿下与她是相识的?”

    一个小小的丫鬟而已,怎么又知道姜太医,又与诀儿有牵连的?她心里疑惑极了。

    “没错,十一,她就是当年的十一公主凤令月!”凤诀痛心疾首地说道。

    “什么……”大夫人心里一颤,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是,是她?”

    而连思雨也猛然间一愣——这贱婢居然做过公主?难怪对宫里的事清楚!

    “当日,萧姨娘连诗雅母女在我房中找到写给‘月’的诗,这确确实实是我写给姐姐的,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的了?

    但是,为了保住你,我们不能揭穿我不是连家亲生子的真相!

    所以,十一公主当时及时地站出来,说我这些诗,是写给她的!若不是她相救,萧姨娘连诗雅扣我一个乱轮的罪名,夫人你也不会好端端地活到今天吧。

    所以,你今天折磨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的救命恩人!”

    凤诀说着,脑海中又回想那一日,情况危急之时,十一公主跳出来,也不怕别人笑她,直接揽下了那些情诗,那时候的她,多么天真活泼,好像一朵热烈绽放的花。

    大夫人听了凤诀的一席话,脸上露出后悔懊恼的神色,她道,“殿下,我,我不知道她就是当年的十一公主,我真的不知是她,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

    “所以,如果不是她,你便狠下这样的心肠,去折磨一个可怜的孩子吗?”凤诀的眼中燃烧着熊熊地怒火,他失望,他太失望了!

    “我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身戾气的丞相夫人,就是那个做了我十几年母亲的人?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恶毒了?你怎么下得去手?”凤诀眼睛里一片猩红。

    “我……我……诀儿,我……”大夫人被凤诀质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甚至根本不敢看这个养子的眼睛!

    凤诀冷着脸,小心翼翼地将阿月从地上打横抱起,轻轻地让她靠着他的胸膛,冷声道:

    “如果十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血洗福安院,谁的面子都不会看!”

    一切的情分,已经尽了!

    “……”大夫人从未见过这样绝情的凤诀,此时此刻的他,丝毫不像往日里那个温暖明媚的诀儿,那个总是一脸笑意的诀儿——

    现在的他,真像一个冷面的阎罗!

    而连思雨已经吓得蜷缩成了一团,浑身颤抖着如同凋零的落叶,一个字都说不上来了。

    她这才知道——她惹到了不能惹的人!

    凤诀在经过她的身边时,停下了脚步,连思雨浑身一颤,战战兢兢。

    凤诀眼眸微眯,手中的匕首迅速地落下去——

    “啊!”连思雨发出一阵惨绝人寰的尖叫声,手紧紧地捂着脸,倒在地上,像狗一样打着滚尖叫!那鲜血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

    他好狠!

    用的力气好大!

    那脸不知道被割成了什么样了?

    “小雨,小雨……”大夫人吓坏了,急急忙忙爬了过来,她看着脸上鲜血如注的连思雨,吓得不敢上前,“小雨,你怎么了,小雨。”

    “救我,救我,母亲。”连思雨只觉得一边脸都被割掉了一般,疼的撕心裂肺地大叫。

    而凤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这只是一点利息!”

    说着,他已经抱着阿月走出了福安院。

    “殿下!”四九和茴香也匆匆忙忙的来了。

    “四九,马上回明安王府,把父皇给本王的专属太医派来!”凤诀沉声下令,抱着阿月一直回到了仙荷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