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O五章 阿月遭难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o五章  阿月遭难

    很快,陆大夫被匆匆喊了过来,看到连焱满脸青紫,他顿时吓了一跳,来不及多说什么,就让大夫人先将孩子放在床上开始诊脉。

    大夫人焦急地站在一旁,双手合十着,直念阿弥陀佛,眼泪止不住的流。

    陆大夫先撬开连焱的嘴巴,让他咬住一把勺子,再翻开眼皮细细地查看。

    “陆大夫,焱儿这是怎么了?”大夫人急切地问道,声音颤抖着,脸色苍白。

    “夫人,焱少爷这是食用了过量的苦杏仁粉,导致身体中毒,恐怕是……”陆大夫紧声说道。

    “恐怕什么?”大夫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浑身都软了。

    “恐怕会昏迷不醒,更有甚者,中毒而死。”陆大夫说道。

    “什么……”大夫人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现在,卑职只能先用着药,保着焱少爷的命,但是卑职无能为力将他治愈了。”陆大夫为难地说道。

    “陆大夫,无论如何,你要先保着焱儿的命!周嬷嬷,你快点派人去祠庙找老爷,去宫里请太医来,快去,一刻也不要耽搁。”大夫人吩咐道。

    “是是是,夫人,您别急,奴婢马上就去。”周嬷嬷也吓坏了,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跨出门槛的时候,还扑通摔了一跤。

    房间里面。

    陆大夫在给连焱扎针,一针扎下去,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阿月一直跪在地上,焦急地探头往里面看去,她现在十分为连焱担心,她真的好喜欢这个肉呼呼的小孩子,只希望他能好好的。

    连焱暂时不会醒过来。大夫人悲痛无比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头发乱了,满脸泪痕。所有的孩子中,现在她最重视的人就是连焱,她觉得连似月指望不上,连思雨又资质愚钝,只有焱儿,才算是她后半生的依靠了。

    所以,她一直最心疼的就是他。

    连思雨急忙从地上起来,走过去搀扶着她,道,“母亲,焱弟弟怎么样了?”

    大夫人突然脸色一变,坐下,厉声问道:

    “小雨,我让你带焱儿,出去的时候还好端端的,回来就成了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思雨忙又跪下,说道,“母亲,都是小雨不好,我抱着焱儿经过的大姐的仙荷院的时候,焱儿就不肯走了,他好像十分喜欢那儿,女儿心想着,只要弟弟开心就好,所以就抱着他进去玩了。

    因为弟弟饿了,我便让这个贱婢帮忙抱着,去拿了糕点来,她要喂,我便让她喂,自己出去了让云朵和几个嬷嬷回来给焱弟弟取件披风。

    结果,结果等我们回去一看,焱弟弟已经出事了,这个贱婢还在发笑!

    陆大夫说的苦杏仁中毒,肯定是她做的!”

    大夫人猛地抬头,尖锐狠厉的眼神狠狠地瞪着阿月,眯起眼睛,“是你这个贱婢害了焱儿?说,谁指使你的?”

    阿月慌忙跪下,抹了把脸上的眼泪,道,“大夫人息怒,我没有给焱少爷喂苦杏仁粉,我觉得焱少爷很可爱,我很喜欢她,我不会伤害他的,夫人明鉴。”

    “你喜欢焱弟弟?”连思雨听了,呸了一声,叱骂道,“你一个贱婢,算什么东西,凭你也敢喜欢一个少爷,真是太不要脸了!”

    她说着,几步走上前去,用力地拧了阿月的胳膊一把,疼的阿月眼泪都流出来了。

    但是,她忍着没有做声,而是和大夫人说道,“夫人,您去宫里请一个姓姜的太医,以前宫里有个娘娘失宠想不开,在冷宫里吃了好多苦杏仁粉,差点死了,是被姜太医治好的,奴婢想,也许他能保焱少爷性命。”

    连思雨一愣,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皇宫里的事,尽会胡编乱造,你一个贱婢,和宫里的太医能有什么关系!”

    “我……”阿月咬了咬下唇,看着大夫人,说道,“奴婢,奴婢毕竟是九殿下的奴才,也曾经伺候过良妃娘娘的,宫里的事,也知道个一二。”

    “母亲,你别听他的,她有心害死焱弟弟,只怕是故意说谎的。”

    但大夫人忙对奴才吩咐道,“快去,让老爷直接请姜太医过来。宁可信其有,要是真有这一回事也是好的。”

    “是。”又有奴才匆匆忙忙跑出去了。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阿月祈祷着说道,一口气提在心口,半天放不下来。

    连思雨偷偷看了大夫人一眼,又马上说道,“贱婢,别以为你提了姜太医就能抹杀你害焱弟弟的罪行!

    母亲,这贱婢包藏祸心,又是九殿下和大姐的人,不如先处决了,毕竟焱弟弟出事是在仙荷院,为了怕人说闲话,省的等九殿下回来了袒护她。

    那就没人能为焱弟弟出一口气了。”

    这就是连思雨最终极的目的——一箭三雕!

    除掉连焱,除掉阿月,再让大夫人和连似月之间产生更大的嫌隙,这样最后大夫人能够依靠的人,就只有她这一个嫡次女了,她就可以理所应当地获得所有的好处。

    至于容老太太,就算恼恨她杀了他的外孙,也只能将秘密烂在肚子里,因为那老太婆确实说的对:她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谁也不能先下船!

    大夫人果然恼恨地看着阿月,厉声道,“说!你为什么要害焱儿,究竟是谁指使你的?”

    阿月忙摇头,道,“夫人,奴婢真的没有害焱少爷,也没有任何人指使奴婢这样做, 是三小姐去屋子里拿了栗子糕,让奴婢喂给焱少爷吃,我便照着吩咐喂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连思雨一听,立即上前,一把扯住阿月的头发,说道,“你这贱婢,非但不承认,意思还要说我害了焱儿不成?焱儿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会对他下毒手!”

    阿月咬紧了牙关!

    她开始明白,这是连思雨故意在陷害她,但是她一时之间也想不通,她和这三小姐无冤无仇,她为什么不惜搭上自己亲弟弟的命来陷害她?

    “三小姐,那我也没有理由对焱少爷下手!况且,这里是相府,那是九殿下和王妃的院子,我没有理由在仙荷院杀人!杀了人我根本就跑不掉,我为什么要杀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