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四章 月牙印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九四章 月牙印子

    阿月一路抱着莲蓬小跑着回了仙荷院,莲蓬洒了一地,连似月刚好在喝茶,看到她急急忙忙,脸蛋红扑扑的样子,抬头问道:

    “怎么了,这样急急忙忙的,谁在追你吗?”

    阿月将莲蓬捡了起来,放到桌子上,“我刚刚去给你摘莲蓬,让你吃点新鲜的,然后回来的路上,经过你母亲那里,不小心被丫鬟弄湿了衣裳,恰好遇到你那位刚刚认回来的妹妹,她好生热情和蔼,硬将我拉进屋子里,替我烘干了衣裳。”

    连似月眼睛看着她,道,“她这样热情和蔼地对你,你还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看来她是惹到你了。”

    “她……”阿月开头,却刚巧看到凤云峥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突然觉得这会说那三小姐的不好,似乎不合时宜,便起身,抱着莲蓬,道,“九哥哥来了,我先去一边剥莲子了。”

    她经过凤云峥的时候,抬头多看了他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将莲蓬上的莲子一颗一颗摘下来。

    凤云峥微愣,走进来,问道,“她这是怎么了?好似有脾气。”

    连似月道,“大约是我那妹妹连思雨惹了她,她怕影响我的心情,又不想说了吧。”

    凤云峥一听连思雨的名字,眉头皱了皱,也显得不太高兴的样子。

    连似月一愣,“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提到小雨,你们俩的神情都怪怪的,发生什么事了?”

    阿月又抬头看了凤云峥一眼,意思是等他先说话。

    凤云峥道,“你这个妹妹你母亲教的如何?”

    “因为诀儿的事,我与母亲之间发生了一些嫌隙,特别是我让她交出后宅的权利给三婶后,她一直对我颇有微词,认为我疼诀儿不疼焱儿,不把亲弟弟放在心上。

    如今,找回了一个妹妹,母亲便像是抓住了另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整个人都变得比以前更有劲头一些了,为了不重蹈我的覆辙,她看小雨看的很紧,一门心思地培养她,将她牢牢抓在手里控制她,不要再像我这个‘没良心’的女儿一样了。

    同时,她还很想替小雨找一门好亲事,给焱儿铺路。

    她在这个家里太没有安全感了。”

    说起这些,连似月脸上似乎没多大波澜,但其实,她心里面对这个母亲是失望透顶的,若不是念着这一份血缘,任何人在连诀身上动歪脑筋,她都不会放过。

    可惜,那人是她的母亲!

    所以,她的前一世,惨成那个样子,和她这个娘也脱不了干系啊!

    “既然你母亲这样看中她,那该有的礼仪应该交的很好才是,她今日居然叫我一声姐夫,我着实不高兴,我不允许任何女子用这种显得亲昵的称呼来叫我,与我套近乎。”凤云峥说道,眉头紧皱着。

    “姐夫?”连似月微微一怔,连思雨居然这样叫。

    “她碰了我一样东西,我着实嫌弃,也扔了不要了,但愿她不要再靠近我半步。”凤云峥哪里看得上那种人,他只喜欢连似月。

    那边,阿月猛地一把将莲蓬摔在桌子上,惊的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都看着她。

    她气呼呼地道,“难怪了!难怪刚刚留我在福安院,不问你这个做亲姐姐的半句,倒是一直对九哥哥问东问西,问九哥哥喜欢吃什么,平时都喜欢做什么等等,我听了极不舒服,真想让她闭嘴!

    原来,真是存了这样肮脏的心思!

    若不是你的妹妹,在你新婚没几天,就向我打探你的夫君,我定要不管不顾,上前狠狠扇她几巴掌,为你出口气,让她再不敢觊觎你的东西,想着她窃笑的嘴脸,真是气死我了!”

    连似月这才明白阿月为何从外头回来后就闷闷不乐地生气,原来发生了这样的事。

    她眼角浮现一丝对连思雨的讽刺,嘴里淡淡道,“她眼界倒是高,看上了全京都一等一的美男子。”

    凤云峥听了,忙举起手来,道,“我的月儿,你饶了我吧,我这美男子,从里到外,从内心到身体,真真儿只认你这个主人,其余人谁也觊觎不走。”

    阿月打了个冷战,嫌弃地看着凤云峥,道,“九哥哥,我还在这儿呢,你就一点不顾我这独身女子的感受?难怪冷眉说,替你杀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听你说情话,你看看,我的手麻了。”

    “发自肺腑的话总会不由自主地说出来嘛。”前一世,他忍着对她的爱意,这一世,是有机会就说,把生生世世的一次说个够。

    阿月又哆嗦了一下,说道:“连似月,说正经的,你这个妹妹,你总归要小心些,我看她,真真不是什么好人,哪有你才成婚几日就想着你夫君的,真是越说越生气!”

    “她十分低调谦虚,听母亲的话,母亲也很疼她,为她安排后路,母亲大概不知道,她早就存了与她这个做母亲的不一致的心思了吧。”连似月轻轻笑道。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虽然九哥哥这家伙不用操心,但是,也不能纵容着别人这样觊觎你,就是你亲妹妹也不行。”阿月提醒连似月道。

    “等等吧,不用着急,看看她有这个贼心,有没有那个贼胆吧。”连似月道。

    *

    当连思雨再气喘吁吁跑到容老夫人的住处时,容老夫人将丫鬟婆子打发了下次,不悦地道:

    “你怎么又来了,小心被人发现什么?”

    “老夫人,有一些事……”连思雨用力咽了咽口水,道。

    “什么事?雪儿看出破绽来了?”荣老夫入心里一紧。

    “你当初不是告诉我,当年你们送走的女婴,肩膀上被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月牙形的印子嘛?”连思雨有些紧张。

    “没错,所以我才会在把你送到牛家坡之前在你肩头照着当年的位置咬上去一口。”

    “我,我发现有个人肩头就有一个您说过的月牙印,也在肩膀上。”连思雨说道。

    容老夫让你心头一惊,“谁,现在何处?”

    “恒亲王府的丫鬟,这回跟着一块来了,叫什么名字我忘记问了,她的肩膀上就有这样一个月牙印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