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O章 莫当奴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九o章 莫当奴才

    连思雨听云朵这么说,心里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半晌,道,“回福安院去吧,母亲等药材应该等的急了。”

    “是。”

    连思雨闷闷不乐地离开了校场,回到福安院,还未进门,便见到了连似月的丫鬟们,她稍微看了她们一眼,顿时觉得,这些下人似乎和连家其他下人不一样,个个显得有气场一些。

    青黛和泰嬷嬷躬身,唤道,“三小姐。”

    “王妃在里面吗?”连思雨问道。

    “是,王妃正在和大夫人说话。”青黛道。

    泰嬷嬷眼睛瞅了瞅这三小姐,心里却觉得不太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大小姐的亲妹子,却不觉得有多亲近。

    “那我便在外头等着吧。”连思雨站在院子里,静静地等待着,她知道,大姐在里面她就不敢进去,这样怯懦的她,母亲会更加心疼的。

    她的脑海中却又不由想起刚刚三叔连延涛说的那一番伤人的话——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个凤凰,一个鸡。

    难道,她和大姐真的就差这么多吗?

    屋子里,连似月抱着连焱,拿了块糕点放在他的嘴里逗弄着,连焱乱舞动着,两只白白胖胖的手在连似月的衣裳上抓来抓去。

    连似月看着弟弟,脸上露出笑容,道,“母亲,你看,焱还认得我呢。”

    大夫人道,“你是他的亲姐姐,又是看着他出生的,他一出生就和你亲近些呢。”

    连似月示意冷眉将一个寄名锁拿了过来,道,“这是我命人打造的寄名锁,请皇上最倚重的玄微真人开过光,可保焱儿一世平安。”

    “周嬷嬷,快给焱儿戴上。”大夫人忙吩咐道。

    “月儿,你在恒亲王府如何,可还习惯?”大夫人问道,仍旧是很关切连似月的样子。

    “都很习惯,母亲您放心吧,女儿知道如何在不同的环境里自处。”连似月回答道。

    大夫人点头,道,“九殿下重视你,你去了自然就有分量,王府里的人也个个尊敬你,母亲感到很欣慰。”

    “母亲呢,您这几天可还好?以前,月儿总是过来请安,如今月儿不能来,还请母亲也要多多保重。”

    “以前只是带焱儿,他又不会说话,总归觉得有些闷,如今又小雨陪着,倒热闹了许多,也不闷了。好在将小雨找回来了,她不用在外面受苦了。”大夫人说着,眼圈便有些泛红,“月儿,我对小雨亲热,你不要有什么想法,是母亲亏钱她太多了,所以,猜想拼了命的补偿。”

    连似月伸手握住了大夫人的手,安慰道,“母亲,你放心,我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母亲的心思月儿明白,不会有想法的,倒希望妹妹能过得好。”

    “不好了,三小姐晕倒了!”

    正在这时候,外头传来周嬷嬷惊叫的声音。

    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快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道。“怎么回事,她说去给我取药,好端端的怎么就晕倒了。”

    连似月一愣——晕倒了?

    到了院子里,才发现连思雨面色惨白地靠在周嬷嬷的怀里,身子软绵绵的一般。

    “母亲,大,大姐……”她挣扎着喊道。

    “这是怎么回事?快,快将人抬进来。”大夫人脸色都白了。

    回到了屋子里,连思雨被横放在床榻上,陆大夫奉命匆匆前来,等他说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疲累后,大夫人见连思雨精神也好了些,问道:

    “好端端的,怎么晕倒了?”

    “女儿刚刚取了药材来,回到院子里,听说母亲在和王妃说话,便不敢进来打扰,想着在外面等一等再说,没想到晕倒了。”连思雨小声地说道。

    “妹妹已经来了院子里,却没有进来?”连似月看了看她,问道。

    连思雨赶忙低下头,道,“是。”

    大夫人脸色一沉,发了怒气,道,“三小姐已经来了院子里,你们却让她在外面站着,没有一个人通报,刚刚是谁在门外守着的?”

    青黛和泰嬷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连似月,然后走了出来,双双跪在地上,道,“大夫人息怒,事奴婢们在院子外守着,。”

    “你们?”大夫人紧紧皱眉看着面前的青黛和泰嬷嬷,然后看向连似月,道,“月儿,你对这些奴才太好了,你看看,都欺负到主子的头上来了,就这么让小雨在外面站着,连一声通报都没有。三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

    青黛和泰嬷嬷也稍稍看了连似月一眼,但是她们王妃并没有说什么,也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是,奴婢知错了,请大夫人责罚。”两人双双跪在地上,不愧是连似月的丫鬟,并不会像一般奴才那样战战兢兢,害怕到说不出话。

    大夫人看向连似月,眼神中有些忧虑,道,“月儿,这丫鬟和婆子让小雨晕倒了,你怎么说?”

    连似月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缓缓地看了连思雨一眼,然后对大夫人说道,“母亲想怎么处理她们便怎么处理吧,女儿没有意见。”

    这笑容,却让大夫人原本升腾到胸腔的火焰冷却了一下——

    怎么回事?她又从连似月的笑容中读到了一抹意味深长,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要!”连思雨忙掀开被子,下了床,双膝弯曲,跪在地上,道,“母亲,是女儿考虑不周,母亲不要惩罚王妃的奴才,今日是回门第一日。”

    她表现地很懂事,很委屈齐全的样子。

    “既然小雨也这样说,那便算了吧,你们往后可要有眼力见一些,主子是主子,奴才是奴才,在恒亲王府更不能忘了这一点。”大夫人简单地训斥了青黛和泰嬷嬷几句,便也罢了,没再说什么。

    “多谢夫人。”青黛和泰嬷嬷两人磕头,道。

    连似月走了过去,将连思雨扶了起来,说道,“三妹,母亲说的对,主子是主子,你既是这相府的三小姐,又和母亲住在一起,不需要这样在外面等着,莫把自己当奴才,明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