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五章 心有所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八五章 心有所爱

    “太后!”萧振海见状,大惊,心底罕见的掠起一股凉意。

    仁宜太后淡淡道,“南相,你萧家人现在既已经是我契丹人,这些中原人就是你们的敌人,杀掉敌人,是契丹勇士的使命。”

    萧振海缓缓抱起拳头,道,“太后所言极是。”

    金兀举起手中的弓,手一松,那箭射了出去,便见一个人应声倒地,死掉了,紧接着又是一箭射出去,再一个人倒地,他回头,挑衅地看着萧河。

    众人见状,再苦苦向萧河哀求,“大人,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

    萧河紧紧握着手中的弓箭,手背青筋凸起,咬紧牙关,狠狠看着金兀。

    金兀道,“怎么,萧河,你刚刚倒是很勇猛,现在,不敢了吗?”他脸上充满了讥笑,用只有萧河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呵,一个叛国判家的叛徒,有脸在此比试箭术,丢人现眼!如果是我,宁愿死,也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萧河,你不过是条蛆虫罢了,充什么英雄好汉。”

    他的话说的极为难听,他吃准了太后和小王爷都在此,萧河必定不敢怎么样,于是,他再举起弓箭准备射杀第三个人。

    然而,这时候,萧河也缓缓举起了弓箭,但是——

    金兀大惊,顿时脸色一变,看着那对准了自己的箭,“你,你想干什么?你敢杀我?”

    萧河将箭头对准了金兀,那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杀气!

    “河儿!”萧振海猛地站了起来,他一阵紧张,这金兀是太后最疼爱的孙女儿耶律颜的未婚夫婿,如果萧河杀了他,会激怒金兀的家族和整个幽州,那他这数月的心血功亏一篑不说,怕是在朝堂上立足也难。

    耶律楚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萧河的一举一动,而太后始终面色平淡,耶律颜急的额头上的汗都流了出来,她哀求似的看向仁宜太后——

    “皇祖母,是否,太过血腥。”

    仁宜太后却不说话,目光一直落在萧河的身上。

    金兀眼见萧河眼中的寒意越重了,也没有放下弓箭的意思,脸上的神情变得惊惶起来,“萧河,你,你真敢杀我,你萧家别想在幽州立足。”

    萧河慢慢地拉开弓弦,那弓弦在她的手间发出一个声音,金兀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腿一软就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哼。”萧河轻蔑的一声冷哼,收回了弓箭,道,“我萧河从来不杀手无寸铁之人,太后想要我杀这些人,那就给他们马,给他们剑,让他们有尊严地站起来,萧河自当愿与他们痛痛快快厮杀一番,若他们打不过我,那就心甘情愿的死去吧。”

    萧河一言,众人慢慢沉默了,那金兀听了,则满脸通红,羞愧难当,他回头看仁宜太后和耶律楚,耶律楚的唇角露出了笑容,而太后眼中竟也闪过一抹赞许之意。

    他一急,道,“萧河,莫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你不就是觉得自己是中原人,所以不肯对他们下手吗?以为说这些话能迷惑太后和小王爷吗?”

    “呵……”萧河居高临下地看了金兀一眼,道,“若在战场之上,你恐怕活不过半个时辰,因为,你的话实在太多了,惹人生厌。”

    “你!”金兀被萧河这样当众讽刺,顿时面子上过不去,拔出腰间的剑就要与萧河比试。

    而耶律颜看着这两个人在战场上的表现,开始厌恶金兀的为人,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人,反观萧河——

    他光明磊落,顶天立地,实在不失为一个真正的勇士,一个真正的好男儿。

    “萧河,你不要欺人太甚,你……”

    “好了!”仁宜太后终于开始了,道,“胜负已出,高下立见,这一场比赛的胜出者是——萧河。”

    “太后!”金兀紧声唤道。

    “金兀,太后所言有理,你先下去歇着吧,万两黄金归萧河了。”耶律楚越发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这萧河若能归为己用,真是一大好事、

    萧振海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以他对萧河的了解,他绝不会杀这些老弱病残之人,好在,总算是过了太后的这一关。

    仁宜太后下了旨意,道,“将这些中原人押下去吧。”

    “是。”

    耶律颜终于彻底松了口气。

    狩猎比赛仍旧继续,萧河从狩猎场上下来,一时之间,他成为了整个猎场的焦点,有女子倾心于他,有男子敬佩于他,更有许多人将他当做了眼中钉,特别是金家。

    萧河走回萧振海的身边,萧振海满意极了,“河儿,为父有汝,幸哉快哉痛哉!”

    回了皇宫,耶律颜一直没有说话,仁宜太后看着她,问道,“怎么了,哀家考验萧河,你不高兴了?”

    “颜儿不敢。”耶律颜道,“皇祖母这么做自然有皇祖母您的道理,只是金兀的表演实在让颜儿失望。”

    仁宜太后一手拍在桌子上,道,“失望的,何止是你,哀家也失望透顶,今天,他是彻彻底底地被萧河比了下去,丢了我契丹勇士的脸!若非看在他祖父父亲为我朝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份上,哀家下了狩猎场定要严惩不贷!”

    “颜儿……”仁宜太后托起耶律颜的手,道,“看来,你和金兀的婚事,哀家要重新想一想了。”

    耶律颜心头一跳,“您的意思是……”

    仁宜太后怜爱地轻抚着耶律颜的头发,“你是哀家最疼爱的小辈,你的婚事,哀家当然不能草率了事,金兀鲁莽无脑,配不上我最好的孙儿,哀家要将这门婚事退了!”

    耶律颜心中一片喜悦,“皇祖母,您最疼爱颜儿了,颜儿都听你的。”

    “反正哀家也不想那么快把你嫁出去,你就再陪陪哀家吧,等有了哀家满意,你也喜欢的人再说。”仁宜太后道。

    待耶律颜睡着了,耶律楚来面见太后——

    “楚儿,萧河不简单,你要看紧一些。”

    耶律楚点头,“是,皇祖母,孙儿也有此意,此人甚为危险。”

    “其实,哀家倒有个不错的法子,让他把身心都留在幽州。”仁宜太后高深莫测。

    “什么法子,孙儿愿闻其详。”

    “金兀无用,配不上颜儿,哀家要通知金家,把婚事退了,哀家不能委屈了颜儿。

    据哀家观察,颜儿心中所属之人是萧河,不如让他们两人成婚,萧河为驸马,生下儿女,他的心也就定下来了。”仁宜太后道。

    “皇祖母此法甚好,既让颜儿得到自己喜欢的人,又因此留住了萧河,只不过……”耶律楚有些犹豫。

    “不过什么?”

    “皇祖母有所不知,这萧河在京都心有所属,据孙儿看来,他对那姑娘十分神情,孙儿怕颜儿真的跟了她,会受伤的。”耶律楚说起了小尼姑一事。

    “如此……”仁宜太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着,喃喃道,“让萧河忘了那姑娘便是最好的。”

    “只是,萧河为人执着,让他放下心中所爱,似乎并不简单。”耶律楚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