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五章 爱恨相抵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七五章 爱恨相抵

    凤云峥手一挥,那银袍宽袖盖住了连似月的脸,他向众侍卫道:“王妃要睡觉了,即刻回府,不得有片刻延误!”

    “是!”夜风率领众侍卫跪下,凤云峥抱着她从中间走过。

    “回府!”夜风站起来,抬手,众人即刻跟上——

    凤烨站在原地,目送着凤云峥和连似月离开,当他们的影子再也看不见的时候,他终于深深地闭上了眼睛,那抹深沉的心痛被掩埋在了最深处。

    “可惜了,一个这么完好的计划, 还是让他们安然无恙。烨儿,你看到了吧,你的敌人如此强大,你稍有心慈手软便是害了你自己,你要牢牢记住,你是八皇子,你是凤烨,是本宫的儿子,你的身上背负着整个徐国府的荣辱兴衰。”徐贤妃走到凤烨的身旁,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臂,殷切地叮嘱道。

    “母妃,无事就回冬熙宫去吧,孩儿告退!”凤烨没有和徐贤妃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太极殿,背影十分冷漠。

    徐贤妃心里觉得十分失望,虽然烨儿终于所有行动了,但是,他和她这个母亲之间却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了,无形之中多了一条深深地沟渠,让她无法再向他靠近。

    “烨哥哥……”魏汝好上前两步,眼底流露出一抹深切的悲伤,“姑姑,难道你没发觉吗?

    虽然烨哥哥想了法子对付九殿下和连似月,但是他分明就没有要真正扳倒他们的意图!如果他想借此事扳倒他们,怎么会察觉不到贵妃娘娘和连似月调查了山人道长的事,怎么会不知道潘若初掉进了连似月的陷阱里?

    他肯定知道他们会对山人道长下手,但是他却没有事先采取措施啊姑姑!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烨哥哥的心里还有连似月,我刚刚一直看着他,而他的眼神,从头到尾都在连似月一个人身上,期间他甚至对她流露出过歉疚和心痛。他这儿哪是对待对手的态度,分明,分明是割舍不下连似月的意思啊。

    姑姑,若不斩断烨哥哥对连似月的情丝,冬熙宫将永远在梦华宫之下。

    我在盛都的时候,曾听我的祖父和父亲说过,皇上因为废太子凤明的事,现在对储君的人选十分慎重,他一直都在观察各位皇子,如果烨哥哥继续这样,我真怕,真怕他败下阵来!”

    徐贤妃听了魏汝好一番话,额头不禁冒起了一丝冷汗,她道,“是啊,你说得对,烨儿他的弱点便是多情,如果他次次留有余地,我们是赢不了的。”

    “姑姑!”魏汝好当即在徐贤妃的面前跪了下来,颔首,道,“汝好斗胆,请姑姑不要再由着烨哥哥的性子了,去皇上那儿请求给烨哥哥和汝好赐婚吧。”

    徐贤妃点头,“其实,就算你不说,本宫也正有此意,唯有婚事快快定下来,烨儿的心才会收回来,你快快起来,待此时缓过一阵,本宫便去皇上跟前请求赐婚一事。”

    魏汝好脸上露出惊喜的笑意,“多谢姑姑。”

    *

    正阳街上,马车形式而过,凤云峥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她闭着眼睛,眉头微微皱着,他心里不禁觉得一阵心疼,他垂首,温热柔软的唇轻轻落在她的眉心,将那眉心的愁绪稳去——

    她的眉头果真慢慢地松了开来,“别担心,我就是有点儿困了,昨夜睡的不好。”连似月没有睁眼,乖乖窝在他怀中,柔声说道,声音软软的,嫩嫩的,带着一丝慵懒。

    “回去了我抱着你睡,睡个天昏地暗,不让任何人打扰我们,好不好?”凤云峥疼爱地将她额前的发用手轻轻地拨开,说道。

    她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道,“好,就算有人让你走我也不让,我就要你陪着我。”

    “好,保证不走,陪你,乖。”凤云峥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样的呢哝软语,令他感到真切的幸福,不管两人面对过怎样的血雨腥风,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一方天地里,都保有这样的宁静。

    “吁”正在这时候,他们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凤云峥皱眉,随机沉声道,“夜风,怎么回事?”他说过,必须即刻松王妃回府睡觉的。

    “主子,是八殿下。”夜风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

    凤云峥皱眉,而连似月睁开眼睛,从他的怀中坐了起来,原本脸上的恬淡消失了,她:“他应该是来找我的,恰好,我也有几句话要和他说,云峥,我去见他。”

    凤云峥对凤烨数次赤果果地表达出对他的王妃的爱慕,已经十分不满了。

    但是,既然月儿提出了要求——他道:

    “你去吧,我在马车上等你,不过,我的忍耐有限,我保证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这样出现在你的眼前。”凤云峥不舍得放开了连似月,道。

    连似月抬起手,抚过他这一张完美无瑕的脸,道,“别生气,我也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当她的手贴上他的脸时,凤云峥的怒意已经消失了一大半,而她说的这一句话,他已经怒气尽失了。

    连似月下了马车,站在马前,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凤烨见状,立刻从马背上滑下来,几步走到她的面前来,“丫头……”

    夜风即刻上前,拦住,单膝跪下,道,“八殿下请留步,王妃不便与您离的太近说话。”

    凤烨低头看了这暗卫一眼,夜风并无动摇。

    “八殿下,本王妃的侍卫已经将本王妃要说的话说了,你若有什么事,不妨站在原处,简洁明了地说了吧。”连似月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淡。

    “我……”凤烨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般,终于,他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这回,你大概恨死我了,永远都不会再原谅我,往后再看到我,也会当做没有看见一样吧。”

    连似月微微笑道,那眼睛看起来格外地夺目,“八殿下似乎对恨这个字理解的不是十分透彻,所谓恨字,有爱才有恨,我与八殿下从来没有过多交际,没有任何爱,又何来的恨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