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九章 并非神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六九章 并非神鸟

    “你们,对我下毒。”她心头浮起深沉的恐惧,眼前感到一片模糊,身体的力气在慢慢流失。

    “义云公主,我们中原有句古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现在这个意思。”连似月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潘若初。

    潘若初猛地站起来,往殿门口跑去。

    但是,才跑了几步,便脚底发软,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四肢渐有麻木感,呼吸也开始感到困难。

    “潘若初,你听清楚了,本宫是云峥的母妃,云峥的事皇上要做主,但本宫也有决定的权利。

    莫说本宫没想过要接纳一个侧妃,就算有想法本宫也不会喜欢你这种儿媳妇;

    莫说云峥心里只有月儿一个,就算他要娶侧妃,也轮不到你的头上;

    莫说你是个不伦不类的公主,就算是个真公主,恒亲王府也没有你的位置。

    你趁现在死了这条心,如果你还死心,那本宫就只有让你死了这个人了。”良贵妃对潘若初说出口的话半分情面也不留——

    “你,你……”潘若初从没想到,会从良贵妃的嘴里听到这么狠的话,“你们给我下的是什么毒?蛊毒?”

    “当然不是,蛊毒你能从徐贤妃那里要到解药,你现在中的毒,解药可在我们的手里。”连似月道,“至于你为我准备的那份蛊毒已经给背弃主子的狗奴才吃了。”

    “扑通。”连似月话音落,便见碧香身子一歪摔倒在地上,嘴里流出血来。

    潘若初心头一惊,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太后喜欢我,你们就不怕太后知道吗?”潘若初搬出她的“救兵”来。

    “相信我,如果太后娘娘如果知道你和人联合动了太极殿的海东青,她肯定不会再喜欢你了,相反,她会第一个除掉你,在太后娘娘的心目中,或许有很多事都很重要,但没有什么事是比皇上还重要的,海东青是皇上的神鸟,自然也是太后的命根子,你说,她会不会把你杀了喂海东青呢。”连似月“善意”地提醒道。

    潘若初被连似月一番话堵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喃喃的问道:

    “我吃的,是什么毒?”她想要爬动,但是根本就动不了了,她四肢麻木的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你想知道?”连似月挑眉。

    “连似月,快给我解药,快点!”潘若初费力地说道。

    “要解药不是不可以,你的命,我本来也不想要,不过,你要为本王妃做件事情。”连似月说道。

    “你想起去皇上面前说出真相?一切,一切是我所为?这和直接杀死我,有什么区别?”潘若初想要动动身子,但是却十分吃力。

    “你也知道你做的这些事皇上会以处死你为惩罚,你做的时候,怎么没想这些?”良贵妃越看这潘若初越是嫌弃,便说道,“潘若初啊,你怎么会妄想成为云峥的女人呢?你样貌远远不及月儿,谋略更是连月儿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你除了因为是安庆王的女儿而得了个公主的封号,还有什么?可就这两样,本宫和云峥一点都不稀罕,本宫和云峥稀罕的就只有月儿。”

    潘若初听得面红耳赤,哪儿有人这样贬低过她,良贵妃温婉端庄,可现在说出的话,却字字戳她的心窝子。

    “母妃……”连似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九殿下和良贵妃说话的风格真真是一样一样的。

    “好了,母妃不说了,你说你的事吧。”良贵妃微微笑道。

    “是。”连似月再看向面如死灰的潘若初,道,“本王妃不会让你前去皇上面前自首,本王妃只想知道,有关山人道长的事,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就是了。”

    “别想耍花招,你经过今天该知道,你在咱们娘娘和王妃手里不过是只蝼蚁,平日不稀的和你斗,是因为这样太丢份了,如今既然来你这公主殿了,你便只有乖乖遵照吩咐的份,否则,莫说会庆南,这公主殿你也出不了,九殿下的脾气,你应该领教过了。”夜风在一旁,出声警告。

    连似月听这一番掷地有声的警告,成功地将潘若初唬住了,她眼底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说吧,山人道长是怎么一回事?”良贵妃问道……

    ……

    京都城里,简陋的酒摊上。

    两边的侍卫将这小小的酒摊包围了,整条街上的人都退避了,一眼望去,空无一人,而酒摊老板不知道突然降临的这两位尊贵的客人是谁,只知道他们之间似乎颇深的恩怨,这酒,他们你一碗我一碗来回地喝已经喝了整整三坛了,他大气不敢喘,蹲在地上继续温酒。

    那简陋的桌子两边,两个男子目不斜视地紧紧注视着对方,一人一袭银色锦袍,天下无双,一人一袭绛紫色锦衣,尊贵不凡,唇角各自带着意味深长的神态。

    “这么晚了,没想到九皇弟也有这种雅兴,跑来这街边喝酒来了。”凤烨脸上浮现他一贯桀骜不驯的神情来。

    “若不来,弟弟也不知原来这陋巷也有这等好久,再加上对饮的人是八王兄,借着这月色,便酒兴大发了。”凤云峥不动声色般,道。

    “那正好,酒逢知己千杯少,难得九皇弟与我兴致相同,更要畅饮一回了,哈哈哈。”凤烨举起碗,仰头将那一碗烈酒全数饮下,脸上泛着意思炽热的红,眼底的月光,更显凄清。

    “八王兄不但在战场上训练士兵有一套,没想到训练海东青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冷不防,凤云峥说道。

    凤烨端着碗的手顿了一下,唇角扬起,道,“九皇弟此话怎讲啊?”

    “前年,因为海东青死掉的冯美人;去年,因海东青而被刺死的吕国公;今年,海东青死在了梦华宫,每一次,获利最大的,都是贤妃娘娘和王兄你,你看弟弟说的对不对?”凤云峥轻啄一口烈酒,蓦地握紧了酒碗,“这只海东青,并非什么天生神鸟,乃是经王兄你一手训练,等训练地只听你一个人指挥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