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八章 公主中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六八章 公主中毒

    顿时,那袖子掉落地上,她手腕上一圈一圈触目惊心的刀疤呈现在众人眼前,潘若初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谁弄的?

    “义云公主,本王妃来看你来了。”

    而这时候,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响起,连似月那孤冷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公主殿,潘若初猛地转头看了过去——

    她身后跟随着数名嬷嬷和宫女,她脸上表情冷若冰霜,目光落在潘若初的身上,微微一个流转,潘若初心头泛起了一丝冷意——

    “你……”她这样子,丝毫不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徐贤妃给的解药有那么好的功效吗?她记得像十一殿下凤诀那样的男儿,服下解药之后都十分虚弱,走路还须得奴才搀扶着——

    她怎么……

    连似月走到良贵妃的面前坐下,唤了一声,“母妃。”

    良贵妃脸上露出了疼爱的表情,拉着她的手,道,“母妃不是说了,让你好好歇着,母妃来处理就好了吗?”

    看到良贵妃对自己百般冷漠,甚至责打,而对连似月却这般呵护和疼爱,潘若初心里很不舒服。

    “母妃,义云公主想要对付的人是我,想必她也很想见到我,我若不来,她岂不是要失望了。”连似月浅浅淡淡地说道,说着,她看向潘若初,道:

    “说起来,公主,你我上次见面还是在闻香楼,我还没有恭喜你被皇上赐婚给十殿下呢。”

    “连似月,我早就找人调查清楚了!这都是你搞的鬼,你怕我抢走九殿下,故意设陷阱,怂恿凤烨这个没用的脓包到皇上面前去求娶我,结果正中皇上的下怀,于是给我们两人赐了婚!你真卑鄙啊!拿我一生的幸福来报仇!”潘若初冷骂道。

    连似月脸上浮现一抹浅淡的笑意,道,“比起卑鄙,我确实和义云公主你不相上下,不过,不一样的是,义云公主会显得蠢一些,而本王妃从来就不会用义云公主这种卑劣又低下的手段。”

    “你!”潘若初被激的面红耳赤。

    “还有,义云公主你只猜中了其一,没有猜中其二,我不怕云峥被你抢走,因为……”她顿了顿,用可怜的目光看着这个心高气傲,但在她眼里实则蠢得不可救药的公主。

    “因为什么?”潘若初紧追着问道。

    “哎。”夜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公主啊,十殿下和你的婚约,是九殿下努力促成的啊,他说啊,既然潘若初这么喜欢留在京都,那就让她永远留下来吧,于是呢,就交十殿下去皇上面前请求赐婚了。”

    “什么?”潘若初听了,顿时大受打击,脸色苍白,眼底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不,不可能,他不可能对我这么狠心的,他在庆南的时候就知道我对他的心意,他即便是不想娶我,也不会把我推给别人,他知道我的性格,绝不会再人生大事上委屈自己的!”

    “啧啧啧……”夜风啧啧叹气,道,“义云公主啊,在庆南的时候,我夜风还曾经敬佩过你,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但是如今,我夜风真是看不起你!”

    潘若初眼冒怒火,“你凭什么看不起我!我有什么让你看不起的!”

    “既然公主刚刚提到在庆南的时候对我的主子一见倾心的事,那公主也应该知道我的主子对公主是一见厌恶,虽然公主种种行为威逼利诱……”夜风说着看了连似月一眼,连似月点了点头,他便继续说道:

    “公主种种行为威逼利诱,但殿下从未动过半分心思,你又何苦跟到京都来苦苦相逼呢?我的主子爱憎十分分明,喜欢咱们王妃便宠上天也不觉得过分,可他不喜欢公主你,公主再怎么做也是枉然啊,除了增加殿下的厌恶感,您真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知道她爱慕着凤云峥,凤云峥对她无意,但是周围的人从来也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么直白的话,夜风这一席话无意对她是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你……你胡说,我潘若初才不是这样的人!”

    “义云公主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们并没有多大兴趣知道,不过,你肯定对碧香充满了疑惑吧,碧香你看义云公主,好像很想知道你的伤势是怎么来的,你好好和她说说。”良贵妃对碧香吩咐道。

    碧香浑身瑟瑟发抖,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来,嘴里喃喃道:

    “娘娘饶命,王妃饶命,奴婢错了,奴婢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不敢做什么了?说清楚些。”连似月道。

    “奴婢,奴婢……”碧香闪烁惊惧的目光徘徊着。

    李嬷嬷上前,一个耳光扇在碧香的脸上,道,“娘娘问你话,别罗罗嗦嗦的,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是,是!奴婢再也不敢背叛娘娘了,再也不敢害王妃了,再也,再也不敢和义云公主勾结了!”碧香急忙说道。

    潘若初脸色大变,望着碧香,“你胡说什么,本公主何时与你勾结过?”

    “公主,你明明,明明就有派琵琶与我联络,你听说贵妃娘娘独爱梅花,最喜欢的便是西北角那一株开的最好的,于是先是提前命人在梅树上动了手脚,然后让奴婢引娘娘去梅树下,奴婢以御花园的海棠树为信号,海棠树摇晃,公主便拉动早系在梅树上的透明蚕丝,梅树倒下后公主再撤回……”碧香将潘若初吩咐做的事,一一向良贵妃和连似月说了一遍。

    “还有,你还让奴婢在王妃的药膳里下蛊毒。”

    “贱婢,你再敢胡说!”潘若初站起来,要去打碧香。

    “奴婢没有胡说,奴婢没有胡说。”碧香躲在夜风的腿后面,战战兢兢地说道。

    “碧香,你还有事情没有告诉义云公主呢。”连似月提醒道。

    潘若初紧看着碧香,“你还要说什么?”

    “昨,昨日,公主你让琵琶来御膳房与我碰头,奴婢,奴婢往公主的膳食中放了一些药,公主都吃下去了吧,公主你已经中毒了。”碧香说道。

    “什么……”潘若初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顿时就下意识地就去扣自己的喉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