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五章 县主而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六五章  县主而已

    公主殿。

    潘若初听说了发生在梦华宫的事,心情大好,高兴地抚掌,道,“太好了!这回,九殿下和连似月可都小瞧了我,我才没那么蠢呢,只不过真可惜,贤妃要给连似月配置解药,要是让她这么死了,才算真的省心了。琵琶,叫他们再给我一些小吃来,我一高兴就觉得饿。”

    “是,公主。”琵琶转身吩咐其他人去御膳房拿吃的了。

    潘若初凝神,道,“我明白了,那个人不想连似月死,是因为心里有连似月吧,呵呵,这下好玩了。”

    “公主,其实就算这恒亲王妃不死,也没办法一个人独享九殿下了,皇上要九殿下纳侧妃,太后答应过会给您找机会让您成为九殿下的侧妃,这回,您有机会了。”琵琶返回来说道。

    潘若初脸上露出笑容,但又有些不甘心,道,“始终,是以侧妃的身份进去,连大婚也没有,本公主面上无光,也让我父兄没有面子。”

    “公主,太后不是说了吗?输赢看的不是现在,而是以后,太后娘娘先前也不是正宫娘娘的。”琵琶安慰道。

    潘若初点头,“只能如此这般了。”

    到了天黑的时候,潘若初再次听说连似月吃下了徐贤妃送去的药,已经醒了过来,皇上说养好了身子,最迟两天后就要回相府去了。

    她松了口气,道,“如此,甚好。”

    她吩咐琵琶准备酒菜,要到殿外舞剑庆祝一番。

    而当她提着剑穿过回廊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拦在了她的面前,黑暗中,那双眼睛散发着嗜血的光芒,紧紧地盯着她,令她浑身一颤,吓得手中的剑掉在了脚边——

    “八,八殿下……”她咽了咽口水。

    “你竟敢对她下蛊毒,本王警告过你,不许伤害她!”凤烨眼底散发着冷意,拳头握起,发出一阵咔嚓咔嚓响的声音。

    潘若初一愣,慢慢地,脸上出现一副了然的神情,露出笑容,道,“果真,你这么喜欢她,可惜,她已经是九殿下的王妃了,八殿下你的一腔爱意恐怕要付诸东流了。早知道这样,你我应该早些合谋,我要九殿下,你要连似月,就没那么多事了,多好。”

    “……”凤烨猛地出手,毫不犹豫地掐住了潘若初的脖子。

    潘若初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消失,便感到脖子要被一双铁爪拧断了!

    “本王要对付的人是凤云峥,你敢对她动手,本王绝不会轻饶了你!”他加大了手下的力道。,只听到咔嚓一声响,潘若初只觉得呼吸困难,嘴里尝到了一股腥甜的鲜血味,一会,鲜血便顺着唇角滑落。

    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凤烨,双手用力的扑打着,眼底闪烁着恐惧。

    她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和她说话时,颇有些吊儿郎当模样的八殿下,真正的面目竟是这样恐怖可怕,他对她,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我,我……”她嘴里发出一阵呜咽般的声音。

    凤烨的眼睛微微眯起,见她就快咽气了似的,这才缓缓松开手,手下一个用力,潘若初的身子被甩出好远,生生撞在了背后的柱子上,顿时,再整个人从柱子上滑下来,整个人像是散架了一般。

    “你……你这样对我,就不怕我,我去向皇上告密吗?只有梅树之事是我所为,而海东青之死,雏鸟摔落,以及山人道长都是你一手安排的,我不过是从中配合而已,真正的恶人是你,我的目标很小只是拆散连似月和九殿下,而你的目标却关乎另一个皇子,关乎皇位。”潘若初好不容易恢复了身体的元气,看着凤烨,艰难地说道。

    凤烨唇角流露出一丝讥讽的冷意,道,“你不会说的,除非你不想活了,除非你父亲安庆王不想活了,除非你想庆南被夷为平地!”说到最后,他那模样在潘若初看来好似来自地狱的死神,令她心头感到一阵冰凉——

    “你,你早就安排好了?要把一切的阴谋归到我的身上?”她声音颤抖着,才发觉自己遇上的是个恶魔似的人。

    “所以,你最好不要有任何擅自的行动,更不要将心思动到她的身上,她如果有分毫损伤,我凤烨定要你和整个庆南陪葬!”凤烨目光犀利,望着潘若初,严正地警告道。

    潘若初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原本,她打算在除掉连似月之后,再到皇帝面前告发凤烨,挽救回九殿下和良贵妃以及梦华宫的,可现在看来,凤烨不会允许她这么做,他早就已经控制住了她。

    “公主,公主……”这时候,琵琶从正面跑来,没有看到站在柱子后面的凤烨,她手里端着膳食,脸上带着笑容。

    凤烨眼底一凝,流露出一丝阴狠,只见他手一伸,袖子里飞出一柄匕首,那匕首的刀鞘部分狠狠地打在了琵琶的额头上,只听到哐啷一声响,琵琶硬生生倒在了地上,那膳食顿时洒了一地。

    潘若初猛地抬头看向他,“你,你……”

    “本王的警告,你要牢牢记在心里,否则……”凤烨的目光缓缓环视了一周这公主殿,随后转身,背手准备离去。

    “为什么?”潘若初躺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但嘴里仍旧忍不住问道,眼底有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

    “什么为什么?”凤烨停下脚步,冷声问道。

    “为什么你会喜欢连似月,还有九殿下,也对他百般维护,唯恐她受到半点伤害,而如今,明明如果连着她一起对付,你的胜算会大的多,可是你宁愿冒险,也要保存她,到底为什么?连似月到底哪里值得你们这么做?”不甘心,不甘心!她潘若初实在是不甘心!

    自己喜欢的人对连似月千依百顺,十里红妆娶她;和她合谋的人,也处处为连似月着想,宁愿冒险,也要跑来警告她,还打伤了她!

    “我到底哪里不如连似月?我是公主,又是安庆王的独女,而她不过是个县主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