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一章 抽丝剥茧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六一章  抽丝剥茧

    “别说谎。”她要说出一个名字的时候,连似月淡淡地道。

    “是。”碧香战战兢兢,“是,是义云公主的婢女琵琶来找奴婢的,奴婢,奴婢一时鬼迷心窍,便听了她的教唆,奴婢知道错了,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

    “果然是她。”连似月唇角流露出一抹森冷的讥讽,“看来,她并不是很满足于做永庆王妃啊。”

    凤云峥目光冰冷,道,“那就让她连永庆王妃也做不了。”

    他朝夜风示意,将一颗药丸,强行喂进碧香的嘴里,碧香紧紧掐住喉咙,她不知道自己吃下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半蛊毒的解药,你按照本王的吩咐去做,任务完成,本王再给你令一半解药。”凤云峥道。

    碧香连忙磕头,道,“九殿下请吩咐。”

    “你起来。”凤云峥居高临下地道。

    “是。”碧香起身。

    *

    公主殿。

    潘若初站在树下,听着殿外传来的消息,说是恒亲王妃和贵妃娘娘在一起的时候,被梅树压倒受了伤,到现在仍然昏迷不醒,整个梦华宫不断有太医进进出出,还听说九殿下一直陪伴在王妃身侧,寸步不肯离开。

    潘若初唇角露出淡淡浅笑,道,“不过,和连似月交过手,她确实不容小觑,琵琶,我不放心,你再去和与你私下见面的宫女见个面。”

    “公主现在真真谨慎许多了,奴婢这就去。”

    琵琶躬身,往御膳房的方向走去。

    “连似月,你倒是当恒亲王妃是这么容易的事,你要和我抢,便要付出代价的,我潘若初没输过,这次就算赢不了,你也要付出些代价给我。”潘若初眼眸微眯,手中长剑猛然间刺了出去,一剑削掉了站在前面的宫女头上的发髻,那宫女吓得尖叫一声,身子瘫软在地,头发一撮一撮地掉在了地上。

    御膳房。

    琵琶手中端着托盘,按照往常的规矩,前来取义云公主午后要用的点心,她眼睛偷偷地四下张望,张望了整整一圈都没能看到梦华宫碧香的影子。

    “……”这时候,有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出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猛地转身,便见碧香站在她的身后。、

    “你!”

    “嘘!”碧香连忙将手放在唇间,示意琵琶不要说话。

    琵琶会意,端着已经选好的点心,低着头,躬身走了出去,在一个拐角的地方停了下来。

    一会,碧香也端着一些东西走了过来——

    琵琶四处张望,发现无人注意此处,便小声问道,“碧香,是公主让我来的。听说恒亲王妃昏迷了,此事可是真的。”

    碧香点了点头。

    “那……”琵琶再压低了声音,“给你的蛊毒粉,用出去了吗?”

    碧香再点头。

    琵琶一愣,靠近一点,紧声问道,“碧香,你怎么从头至尾都不说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恒亲王妃她……”

    “不。”碧香终于开口了,道,“一切照计划进行,恒亲王妃已经喝下了放了蛊毒的药,现在,九殿下和娘娘都在怀疑是徐贤妃所为,你让公主小心些,不要露馅了才是。”

    琵琶见碧香说话正常,这才放了心,道,“那就好,我这就回公主殿去向公主禀报,你小心些,咱们暂时不要再见面了,省的被人起疑心,你放心,你为公主做的,公主都记在心里了,待事情过后定会好好赏赐你的,义云公主的金银财宝比任何一个公主都多,出手又阔绰。”

    “是。“碧香道。

    “好了,我要走了。”琵琶端起托盘准备离去。

    “等等。”碧香却突然道

    “怎么了?”琵琶的心跟着跳了一下。

    “你走路小心些,你看,你这汤都洒出来了,我帮你擦一擦吧。”碧香说道。

    琵琶一看,果然,碗里的汤洒到了托盘上,大约是紧张的原因,她刚才居然没有发现。

    碧香拿着帕子将上面的汤汁擦拭干净了,道,“快走吧,有什么新情况我们再来此处汇合。”

    “好。”琵琶点头,后端着膳食快步地离开了。

    碧香松下一口气,只觉得浑身一阵虚软,正要倒下去的时候,一抹黑影闪过,在她的背脊上点了一下,她只觉得一股热烈传遍全身,回头,便见夜风一脸面无表情地站在她的身后,她心头一慌,跪了下去,道,“夜大人,一切按照殿下的指示做了。”

    “嗯,你回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夜风冷声命令道。

    “是。”碧香低头,从他的身旁走过。

    *

    潘若初一直在公主殿内等着,当琵琶端着午后点心走了进来的时候,她立刻站起身,紧声问道,“琵琶,如何?”

    “公主,见到了碧香,她说一切按计划进行,恒亲王妃已经发服用了下了蛊毒的药,症状和当初十一殿下的一样,九殿下和贵妃娘娘怀疑是徐贤妃下的手,贵妃娘娘现在正往荣元殿去向皇上禀报。”琵琶说道。

    潘若初脸上露出冷笑,道,“徐贤妃这个老贱妇,上次想利用我害凤诀,害得我被九殿下误会,还被连似月耻笑,如今,我这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让她好好尝尝背黑锅的滋味!

    况且,这蛊毒本来就只有她那里才有,自然要去怀疑她。”

    这蛊毒,其实是在她被冤枉害了凤诀后,被释放回皇宫的时候,她折回丢掉香囊的地方又将香囊找了回来,她偷偷捡回来的,没人知道。

    如今,倒是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公主,现在要怎么办?会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来?”琵琶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放心吧,一开始他们肯定怀疑徐贤妃,趁着他们注意力在徐贤妃身上的时候,我会将所有与本公主有关的,剔除的干干净净。”

    潘若初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情——

    “公主,您喝点汤吧。”琵琶听潘若初这么说,也放心了许多。

    潘若初想到连似月现在受了伤,又中了毒,心里边觉得十分愉悦,让琵琶将汤端到面前,惬意地喝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