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O章 是谁是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六o章 是谁是谁

    她一脸冰冷,仿佛来自地狱的死神,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淡淡地看着她,但眼底分明是嗜血般的杀气。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吃了动了手脚的药膳吗?她不是昏迷不醒,还有吐血吗?荣太医不是说她生命垂危吗?

    而且,桃红不是已经被九殿下抓去审问了吗?

    她还以为,她成功地让贵妃娘娘他们都去怀疑桃红去了。

    而坐在王妃旁边的,则是九殿下凤云峥,九殿下眼底的杀气,毫不逊色于王妃—

    在这一刻,这两人看起来,都像是来自地狱里最可怕的神!

    “夜风,动手!”几个字,缓缓地从连似月的唇间溢出,她甚至没有一句审问碧香的话。

    “是。”夜风冷脸,几步上前——

    “不,不要,唔……”而碧香则还没不及求饶,脖子便被夜风又快又狠地掐住了,再一个用力,只听到咔嚓一声响,她被迫张开了嘴巴,有温热的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而夜风则将一把香灰一样的粉末倒进了她的嘴里,再一个用力,她嘴巴合上,那香灰般的东西便融化在血液和唾沫中,被迫咽了下去——

    “唔,唔……”碧香的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目光,这东西她见过,是那个人给她的,她知道这就是那最可怕的,融在灰尘里的蛊毒!

    “这东西想必你知道是什么了,你也该知道,十一殿下曾经因为这害人的东西差点丢了性命,而我,刚刚也‘中了这毒’,就差一命呼呜了。”连似月的声音缓慢而拥有着一股令人害怕的力道,她缓缓地诉说,仿佛在掐住人的喉咙,要将人一点一点地勒死一般,碧香一手紧紧扣住喉咙,另一只手拼命地塞进嘴里里面去,妄图将那吃进去的东西呕吐出来。

    “夜风……”凤云峥冷声吩咐道,目光冰冷骇人。

    但是——

    夜风的手在她的后面脖子上一劈,她便猛地一震,那口水混着血水,又吞了一大口进去,她匍匐在地上,吓得浑身发抖,大汗淋漓,她张大了嘴巴,很想尖叫,呕吐,但是没有办法,她连闭嘴巴的动作都完成不了。

    “啊,啊……”她的嘴里只能发出一阵一阵压抑着的声音来。

    “李嬷嬷,将她的外裳脱掉!”连似月再下令。

    “是。”李嬷嬷和另外两个嬷嬷上前,粗满地将碧香身上的外裳脱了下来。

    凤云峥和夜风,微微别过脸去。

    连似月起身,从袖口拿出一柄玉如意,缓缓地折开,这玉如意便变成了一把匕首。

    这匕首,是凤诀在她出嫁当日送给她的成婚贺礼,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她拿着这闪着寒光的匕首,一步一步,缓缓地,沉着地向碧香走近,嘴里喃喃道:

    “犯我者必死,逆我者必亡,今天是我连似月新婚第一天,本是个喜喜庆庆的日子,我和九殿下高高兴兴来宫里,可偏偏,我的头却流了血,受了伤,这么地不吉利。

    这个仇,我是必报的,你惹谁不好,偏偏惹到我这种睚眦必报的人身上,我只能说,你的日子,应该到头了。”

    她声音冰冷,语调缓慢,碧香仿佛感觉到了死神在一步一步靠近。

    “唔,唔……不,不要,王妃,王妃饶命……”她一点一点地后退,满头大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连似月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蹲下去——

    李嬷嬷和另外的嬷嬷则仅仅捉住了碧香,令她动弹不得。

    “你以为你将别人给你的首饰,提前放进桃红的包袱里,我们就会相信你,怀疑她了?”

    难道,难道不是吗?碧香的心颤抖着,手也颤抖着,眼神根本不敢看连似月。

    “愚蠢之极!”

    ,连似月举起手中的匕首,划的一下,在碧香的手臂上滑下了一刀——碧香顿时发出了惨烈的叫声,李嬷嬷则迅速将一团又脏又臭的布堵住了她的嘴巴,她只能睁大惊恐的双眼,看着那从手臂上汩汩流出的鲜血,害怕的就快要昏厥过去。

    但是,连似月却又紧接着滑了一刀,又令她从近乎昏厥中回过神来,变得清醒无比,承受着这切腹的伤痛。

    此时可此,在她的眼中,这高高在上的恒亲王妃就像是一个可怕的魔鬼,而更可怕的是,身为她夫君的九殿下,丝毫也没有阻止自己的王妃这般可怕的行为。

    “夜风。”她唤道。

    “是!”夜风上前,从袖中拿出一瓶药粉洒在伤口上,那正在出血的口子便被堵住了。

    她又滑了一刀,又让夜风将伤口堵住。连续滑下四刀,四个地方都被香灰涂满止了血。

    “这四个伤口上,都洒了蛊毒香灰,你大约只有六个时辰可以活了,如果没有解药的话。”凤云峥说道。

    “唔,唔……”碧香的眼神更加惊恐,那眼珠因为恐惧,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一般,她痛得就快昏死过去,但是她紧紧咬紧牙关,她不能睡过去,她怕自己就那样死在睡梦中,连求生的机会都没有。

    “李嬷嬷,将她嘴里的东西拿出来。”连似月眼见她的意志被摧残地差不多了,终于松了口。

    “是。”当李嬷嬷将碧香嘴里的破不团拿出来丢在地上时,碧香就算是想尖叫也没有力气了,她像是一探烂泥软趴趴地躺在地上,眼神近乎呆滞,浑身大汗淋漓,眼睛怯怯地,哀求地看着连似月,嘴里吐出模糊不清地“饶命,饶命”的声音。

    连似月走回原来的座位上,坐下,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问道,“说吧,和你接头的人,是谁?”

    “是,是……”碧香结结巴巴着,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你根本就没有衡量和考虑的余地了,你还有五个半时辰的时间可以活,如果你不想活,本王妃可以立即走人。”连似月看了看那墙角的斗量,道。

    “奴婢,奴婢,说,说……”终于,她虚弱无比地开了口,眼底流露出一抹近乎绝望的神态来,眼睛闭了闭,道,“是,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