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七章 引蛇出洞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五七章  引蛇出洞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时候,躺在床榻上的连似月说话了,她没有睁开眼睛来,声音轻轻的,带着一丝缥缈和虚无。

    凤云峥心头猛地一颤,颤声唤道,“月儿,你终于醒了。”

    连似月缓缓地睁开眼睛来,唇角带着一丝微诶笑意,抬手,贴在凤云峥的脸上,道,“云峥,你看,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凤云峥大掌包住她的小手,道,“你醒了,我就不愁眉苦脸了。说说看,你刚刚做了什么梦?”

    “我梦见我突然掉进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个地方很冷,很黑,有呛人的血腥味,我看不到你,听不到你,我大声地喊你的名字,喊了好久好久,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凤云峥听了,心都碎了,他恨不得自己闯到她的梦里去拯救她,就像追随她来今生一样,他轻轻道,“傻瓜,梦是相反的,我永远都不会不回应你,只要你喊我,我就会在。”

    连似月继续说道,“我重生之后,几乎夜夜噩梦,每次都会梦到死之前那些悲惨的日子,但是每次的梦境,都会增加我复仇的力量。

    无论噩梦多么可怕,我都不会害怕,但是刚刚这个梦,却让我感到了害怕。”

    她的水眸凝视着凤云峥,道——

    “我原以为,重生一遭,不过是铁石心肠,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挡我者死,逆我者亡,我只要复仇,什么都不要!

    但是云峥,我想,,我是有了软肋了,我的软肋,是你,我会害怕失去你。”

    “月儿,这是你对我的心意吗?”凤云峥感到心疼又开心,前世今生,他第一次听到她说害怕失去他。

    连似月笃定地点头,“是,云峥,是我对你的心意。”

    凤云峥心里一阵激动,“月儿,你也是我的软肋,从前世到今生,都是我想要紧紧护在怀中的软肋。

    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不必藏在你身后,我们把软肋绑在一起,我不许任何人欺负你,如今在你身上的痛,我会百倍千倍地还回去。没有人能在欺负你了之后,还安然无恙。”

    连似月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是我胡思乱想的一个梦,就让彼此这么紧张,我们哪里还像重生复仇的狠毒人。”

    “对别人是狠毒人,对你我来说不是,是爱人。”

    他低头,轻吻住了她的唇,一点点地品尝着,甜美,柔嫩,令人沉迷,不可自拔。

    *

    连似月醒后,荣太医再过来把脉,他告诉良贵妃和凤云峥,连似月的身体没有内伤,但外伤也需要好好静养,尤其是后脑勺的伤口需要好生护理,那是人最重要的部位之一。

    夜风前来梦华宫,抱拳,深色凝重,道:

    “娘娘,殿下,王妃,那棵梅树确实被人动作手脚了,树根被人挖出来过,后来的土是重新掩埋的,因为上面覆盖着旧土,还洒落了树叶,不仔细看察觉不出来,可以说,这棵树原本是用来对付娘娘的。”

    “其实,我后来看出这棵树的异样了,只可惜晚了一会。”连似月之前突然大声喊良贵妃小心就是因为发现良贵妃踩在哪土壤上的脚印格外深一些,脚印深,则是因为土壤松,土壤松乃是有人翻过土,不过,确如夜风所说,对方心思太过缜密,布置地太好,轻易看不出来。

    “今日,好在月儿及时扑过来救了本宫,否则,本宫可能连命都没有了。”良贵妃说道,“月儿,你真是本宫的救命恩人。”

    “母妃,不要这么说,月儿救你是应该的,何来救命恩人之说。”连似月说道。

    而凤云峥的心里却有更加深沉的感动,他知道,像他们这种惨死重生的人,都格外惜命。

    但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的小王妃却毫不犹豫地冲出去用自己的身体替母妃挡住了危险——

    月儿啊,世人以为你冷如冰霜,唯独我知你热情似火,你可以心狠手辣,也可以心地善良。

    “母妃,我身子不太舒服,今晚留在梦华宫可好?”连似月望着良贵妃道。

    良贵妃神情微微一顿,从连似月的目光中已经领悟到了什么似的,她站了起来,说道,“当然好,本宫让李嬷嬷去安排,你和云峥留下来好生静养。”

    不一会,李嬷嬷出去向所有的奴才道,“恒亲王妃身子不适,九殿下要贴身照顾,今日二人留宿梦华宫。”

    “是。”众人应道。

    李嬷嬷又将连似月今晚熬的药包拿了出来,再吩咐道,“谁负责煎药,可要仔细了,掌握好火候,熬到剩下一碗药汁即可,不要多,也不能少。”

    话说着,便有两个负责煎药的宫女走上前来,拿着药去煎了。

    *

    寝殿内。

    连似月脸上那隐隐疼痛的表情已经消失,换上一脸冷凝,她望着良贵妃和凤云峥,沉声道:

    “梦华宫有奸细。”

    “和我想的一样。”凤云峥道,“而且,这奸细潜伏已久,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

    良贵妃神色凝重,点了点头,道,“是有可能,不然,怎么会将梅树倒塌的时间算的这么准,还知道本宫若发现那梅树枝头断了肯定会管。”

    “如此的话,将这奸细揪出来,就能找出幕后主使的人是谁了。”凤云峥眼底浮动着丝丝冷意。

    “我想,对方要对付的人绝不仅仅是母妃,而是我们两个人,甚至,还包括殿下在内,我要吃的药,就是他们要动手脚的重点之处,所以,我才让李嬷嬷把药包拿下去让人去煎。

    同时,这也是我想要留下来的原因,因为这样就给了对方动第二次手的机会,对方有了动手的机会,我们才有抓住他们的机会。”连似月说道,“但是,我们务必不要打草惊蛇,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察觉,还要让外面的人以为我伤的很重,否则毒蛇潜伏在洞里不出来,就找不到捕蛇的机会了。”

    *

    冷眉去哪儿了?剧透一下,她有别的任务,奉连似月的命令去调查一些事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