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五章 母子反目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五五章 母子反目

    但是魏汝好却已经发现了他,她连忙站起身,追出来喊道,“烨哥哥,你来了!”

    凤烨的脚步停了下来,深深地闭了闭眼睛,转过身来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漠地看着她。

    “烨哥哥,你怎么来了也不过来,姑姑她现在十分难过,都是连似月那个贱人害了她害了你,我真恨不得立刻去找她,为你和姑姑报仇!”

    “你找她报仇?你不是已经输过一次了吗?还嫌不够丢脸?”凤烨语气中有一丝不耐,他喜欢的是像连似月那样有头脑的女子,像魏汝好这种的,实在激不起他的兴趣——大约应了那句话:除却巫山不是云,因为欣赏连似月,所以再看其他女子都觉得只剩乏味。

    “我……”被凤烨一说,魏汝好有些尴尬。

    “烨儿,烨儿,是你来了吗?你过来,快来母妃这儿!”徐贤妃在那边费劲地喊着。

    “烨哥哥,姑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她真的好可怜,你快过去看看吧。”魏汝好乞求着道。

    终归是自己的母亲!

    凤烨抿唇,迈步走了过去,徐贤妃远远地便伸出两只手,“烨儿,好在你回来的及时,不然母妃就要被连似月那个小贱人害死了!”

    凤烨看到自己的母妃形同枯槁,已经完全失去往日贤妃娘娘的芳华,眼神里全是戾气,不禁觉得心痛如绞,可说出口的话仍旧冰冷:

    “母妃,连似月若有心害你,何须等到现在,早在她知道你是当年抱走连诀的人时,她就可以告密,但是她没有。

    我记得她曾经在冬熙宫与你达成一致,你说你不会再去害连诀,而她也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但是你又一次违背了盟约,你用金蚕蛊这么恶毒的手段害的连诀差点死掉,连诀是连似月手心里的宝,她怎么能容忍母妃你的所作所为?”

    “烨儿,你,你为连似月说话……”徐贤妃没料到自己刚刚从冷宫放出来,一口怨气无处发泄的时候,凤烨还在谴责她!

    “烨哥哥,姑姑她是为了你啊!”魏汝好半蹲在徐贤妃的身旁,抱着她的手,红着眼睛道。

    凤烨脸上露出苦涩的笑,“为了我?我历经千辛万苦,几次差点死在敌人的箭下,豁出半条命终大获全胜,原本,我凭着这一战,父皇会给我奖赏更多,权势地位。但是最终,我拿命换来的荣耀却只换了将母妃从冷宫捞出来,其余奖赏,父皇即便主动给,我也不敢要了!

    今时今日,母妃觉得你今日的下场,都是连似月造成的,而不是你自己吗?

    若不是母妃你犯下此等大罪,想必我现在正在我的府邸奉皇命大办筵席吧。

    当初萧镇海,连诀大胜归来,哪个不是意气风发,受百姓敬仰,大肆庆贺,唯我凤烨,战战兢兢,不敢吭声,就像一个犯罪的人一样!

    这一切,难道不是拜母妃你所赐吗?”

    徐贤妃顿时愣住了,久久才道,“烨儿,凤诀他脚底七颗红痣,算命的说他天生帝王相,你一直都知道,这是母妃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他若是不死,你酒可能永远都没机会登上皇位了……”

    “天生帝王相又如何?我凤烨向来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想要的,即便是老天爷也休想挡我!我若不想要,给我我也不屑!

    再说,若最后真是连诀堂堂正正赢了,那我也心服口服!

    可如今,我又拿什么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去和他争!

    如今,我在父皇面前,丝毫没有立了大功的喜庆和得意,只有小心翼翼,就怕母妃的旧账再被提起!

    就这样,母妃还在想着卷土重来去对付连似月吗?”

    “烨儿……”徐贤妃眼底闪烁着泪光。

    凤烨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母妃就好好留在冬熙宫调养身子吧,往后,孩儿的事,用不着母妃帮忙了,母妃好好扮演好贤妃娘娘的角色就就好。”他说着,冷漠地转身就走!

    “烨儿,烨儿,你一向是个听话的孩子,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狠心,母妃这些年和无数的女人争宠,和无数的女人斗,难道不是为了你吗?到头来,你怎么能抛弃母妃啊。这都是因为连似月是不是?”徐贤妃痛哭失声,看着儿子走远,她觉得自己苦心经营的世界顷刻间崩塌了!

    “烨儿,烨儿,你要娶了汝好,你听到没有,这个时候,你需要更多的力量来支持你,凤云峥的势力已经超过你了!你一定要娶汝好啊!”徐贤妃大声地叫到。

    凤烨脚步放缓,后又加快离开了。

    “烨哥哥,烨哥哥……”得不到凤烨的回应,魏汝好急匆匆地跟了上去,但是,凤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冬熙宫了。

    “姑姑,烨哥哥心里还是没有放下连似月,今天才会与姑姑你的感情分崩离析,如果没有连似月,烨哥哥仍旧会是那个听姑姑话的孝顺儿子,姑姑,汝好原以为,烨哥哥对连似月只是一种念而不得后产生的占有欲,但现在看来,他对她是真的念念不忘。”魏汝好感到

    徐贤妃疲累地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道,“连似月这个贱人,离间了我们母子的感情,本宫绝不会放过她,不过现在,本宫刚刚回到冬熙宫,一切都不能操之过急,待本宫慢慢调养,寻得机会再说。”

    “汝好愿陪着姑姑渡过难关。”魏汝好表明心迹。

    徐贤妃握着魏汝好的手,道,“你放心吧,裕亲王妃的头衔始终都是你的,谁也夺不走。”

    *

    到了申时。

    凤云峥依照规定前去太极宫祭拜先祖,连似月则留在梦华宫陪良贵妃,良贵妃担心连似月觉得闷,便提议去御花园走一走。

    此时,已经是深冬,御花园的梅花枝已经含苞待放,良贵妃抬头看了看天,道,“看这样子,这两天该有一场大雪来临了。”

    “我记得去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我去玩雪,结果染了风寒,在房间里躺了快十天没有出门。”连似月想起了去年冬天的事,除此之后,去年冬天还发生了很多事,那也是她和连诗雅萧姨娘斗的最狠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