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零章 都是缘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五零章 都是缘分

    “总算我萧家也算有桩喜事了。”

    萧柔醒后,便急着想要看孩子,侍女将孩子抱到她的面前,她的眼底闪烁着泪光,手抚摸着孩子的脸,道,“瞧你这模样儿,和你父王好像。”

    萧振海一听,上前,道,“柔儿,你怎么还在想那个畜生!”

    萧柔脸上露出稍显虚弱的表情,道,“总归他是孩子的父亲。”也许是生了孩子,突然间有了母性的原因,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柔软。

    萧振海道,“无论谁是他的父亲,他也只能姓萧,我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萧复。”

    “萧复?”萧柔念着这个名字,道,“复是光复的意思吗?父亲。”

    “是,我定要东山再起,光复萧家以往的辉煌,而我会亲自抚养和教导复儿长大,让他也牢牢记住,是他的亲祖父抛弃了他,让他流落契丹,他一定要以他们为敌,包括他的父亲。”

    萧柔一听最后一句话,顿时一愣,急忙道,“父亲,父亲,不能这样,他不能恨自己的父亲,绝对不能!”

    “柔儿,你大哥虽有文才,但是为人愚笨,你三哥虽有谋略,但却胆小,你二哥是最聪明最优秀的了,可是他却始终为情所困,男子汉大丈夫,却从来狠不下心来,我为他们感到心痛。 所以,我要从复儿刚出生的时候就好好教导他,让他比三哥舅舅更加优秀。”萧振海说着,已经将萧复塞进旁边的老嬷嬷手中,吩咐她将孩子带走。

    萧柔急了,急忙道,“父亲,父亲,这是我十月怀孕,辛辛苦苦才生下来,我要看着他,养着他。”

    但萧振海却道,“柔儿,你身子虚弱,大夫说了不能操劳,更不适合日日夜夜辛苦带孩子,所以,你就不要再固执了,孩子让我带走。”

    萧振海说着,已经让嬷嬷将孩子抱走了,自己则再停留了一会,嘱托大夫要好好为萧柔调理身体,然后才走了出去。

    “父亲,父亲你不能这样,他是殿下的孩子啊,你不能把他当做你复仇的工具。”萧柔趴在床上,痛哭失声,她想要爬过去,将孩子抢回来,但是她生孩子废了太多的劲,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被自己的父亲抱走!

    她无力地躺在床上,泪流满面。

    萧夫人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人,轻轻叹了口气,道,“你父亲已经疯了,你就原本是他最疼爱的,如今生出来的儿子也要沦为他报复的工具,而我们又算的了什么呢。”

    "母亲,母亲,女儿求求你了,你帮帮我,帮帮我劝劝父亲,把孩子还给我吧。”

    “母亲也无能为力,你只有自己快些好起来,去你父亲跟前争取。”萧夫人拿过帕子,替萧柔擦去额头的汗液。

    萧柔伏在萧夫人的怀中,抓紧了她的衣襟,放声痛哭。

    “还有,其实你父亲,要把你和孩子分开,还有一个目的,他要向幽州的王公贵族隐瞒你生了孩子的事,他还想着要给你物色一门亲事,那一日,我听到他和耶律楚在谈及此事。”萧夫人说道。

    “什么,要我二嫁?我一个跛腿的,谁会要我。”萧柔道。

    “他总会有办法的,只要他想做的事,他就会用可怕的意志和思维去想办法,他现在为了在幽州站住脚,为了有朝一日找九殿下和连似月报仇雪恨,他将主意打在了你们三个人的婚约身上。”

    “我也想找这两个贱人报仇,若不是这两个贱人,我何须离开四殿下,何须千里迢迢跑到幽州生孩子,生了孩子,连抱都没抱稳,就被父亲抢走了,我一切的不幸,都是这两个贱人造成的,我恨不得将他们五马分尸!”萧柔恶狠狠的说道!

    萧夫人叹了口气,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萧家人,大约一辈子都要在仇恨中度过了,要回到大周找他们报仇,谈何容易?最意气风发时都斗不过,何况是落魄时,你父亲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耶律楚的身上,也不知道,他的期望最终会不会落空。”

    x

    外面。

    萧振海吩咐嬷嬷,道,“这孩子要由本相抚养长大,我安排你和一批奴才去另一个地方住,你们要尽心尽力照顾他,若有丝毫损失,本相定会唯你是问!切记勿让公主见到他,明白了吗?”

    “是,大人,奴婢遵命。”嬷嬷说着,变将这刚出生的孩子抱走了。

    x

    宫里。

    耶律颜总算向仁宜太后送上了自己亲手做的寿礼。

    仁宜太后十分高兴,道,“我丫头的孝心,皇奶奶真是欢喜,这是皇奶奶今日收过的最好的寿礼了。”

    耶律颜道,“皇奶奶喜欢就好。”

    “皇奶奶看你今天来的很迟,被什么是耽搁了?”仁宜太后问道。

    “我去取寿礼耽搁了一些时辰,皇奶奶是不是生气了?”耶律颜问。

    仁宜太后笑了,道,“皇奶奶怎么舍得生你的气。”

    “皇奶奶……”耶律颜趴在仁宜太后的腿上,喃喃地问道,“您以前和我说,其实,先皇爷爷最爱的人不是您,那您呢,您爱他吗?”

    “丫头,是不是为情所困了?”仁宜太后笑着问道。

    耶律颜一怔,道,“没,没有啦,我是突然想起来了,就想问问,颜儿过了冬天不是也要和金兀成亲了吗?但我好像,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很想从皇奶奶这里找到答案,皇奶奶历经风霜,一定会知道的,对吗?”

    仁宜太后抚摸着耶律颜的头发,缓缓地道,“我从来都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你的先皇爷爷,但是我唯独知道,他可以带给我我想要的一切,因为他有这个能力,所以我愿意一生一世追随他,敬仰他,为他花费心思,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这些,我都愿意。”

    “我不明白!”耶律颜脸上露出迷茫的神情来。

    仁宜太后问道,“颜儿,你是不是开始喜欢别人了,而那个人,并不是即将成为你丈夫的金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