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九章 火红嫁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三九章  火红嫁衣

    “妹妹。”连似月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

    大夫人将新的三小姐连思雨带回了福安院,因为来不及置办,大夫人便吩咐周嬷嬷先将连似月的衣裳拿了来让她先穿上,连似月也吩咐新开的京西成衣铺置办春夏秋冬个四套衣裳给这位新妹妹,还亲自送来了一批金银首饰,其余各房,胡氏,刘氏和严氏也送来了东西。

    这天晚上,连思雨便穿着连似月的衣裳见了家中的叔伯婶娘们,脱去了粗布花布衫,换上精致华服的连思雨老老实实地呆在大夫人的身边,有些害羞,看着骨子里也有几分贵家小姐的温婉气质。

    连母还说了一句,不愧是骨子里流的是连家的血,看着也颇为顺眼。

    于是,认回嫡次女的事算是搞了一个段落,连家人便全心投入准备连似月大婚了。

    按照规矩,男女成婚前十日,便不能再相见了,连似月便给凤云峥去了一封信,大约谈了认回当年被母亲送走的妹妹的事,九殿下很快就回了信,是夜风快马送来的,他在信里说,他也听说了连家认女的事,日后有机会了,替她见一见,还嘱托她好好歇着,不要过于操劳,等着成婚。

    连似月将信折了放进抽屉里,其实有他安排和施压,她哪有什么操劳的。

    整个相府热闹朝天,重修观月台,花园子里搬来了很多名贵的花种。

    良贵妃特意从宫里派了资历老道的教习嬷嬷过来,详细地给她讲大婚的礼仪,她是成过一次婚的人,对这些礼仪其实再清楚不过了,连母,刘氏等人也轮流叫她前往或是来她这里,处处叮嘱她。

    没人来的时候,她便让青黛在院中置一个矮榻躺在上面,晚秋的太阳暖融融地照在身上,她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前尘往事,以及重生踏入连家以来发生的点点滴滴——

    凤千越,连诗雅,萧姨娘,萧镇海等等这些人一一闪过她的记忆,她会忽然之间觉得,那些事好像渐渐远了。

    只是每每想起女儿乐颜,内心却依旧不能平静,心痛如绞。

    她忽然之间觉得,就算将曾经有负于她的人赶尽杀绝,将痛苦百倍偿还,她也仍旧输了女儿。

    所以,这一场嗜血的搏杀,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呢?

    青黛见她偶尔眉头深锁,便有些担心,问道,“大小姐,您就快出嫁了,可不要多想什么了,九殿下这般疼爱您,您嫁过去肯定会和和美美的。”

    连似月听罢,脸上露出浅浅笑意,道,“是啊,多亏有他。”

    多亏有他,她的重生之路,才不仅仅是一条嗜血的复仇之路,还是她寻找自我的一条路,让她不仅为了恨,也为了爱而活下去。

    很快,成婚的日子就到了。

    这一日,卯时一刻,刘氏就风风火火,满脸喜气地带着人来和叫她起床梳洗了。

    今日刘氏也特意穿了件缕金百蝶穿花玫瑰红长衫,外罩五彩缂丝银鼠褂,下穿翡翠撒花百褶裙,她领着人进来的时候连似月还睡的有些迷糊,双眼微醺。

    刘氏领了一个富态的嬷嬷过来,笑眯眯地在她耳边道,“似月,今天给你梳头的是从宫里来的阮嬷嬷。”

    那阮嬷嬷上前,跪在连似月脚边,恭顺地道,“老奴来给县主梳头了,今日起,县主就要梳起少女髻,换作妇人髻,往后便是一名人妇了。”

    连似月示意青黛将早就备好的喜银递给了阮嬷嬷,阮嬷嬷拿过这沉甸甸的袋子,方知县主出手真是阔绰,立即谢恩。

    “好了,时间紧迫,都小心些,今儿是咱们大小姐的大日子,谁都不许出差错,否则,仔细你们的皮。”刘氏端出当家的架子,拿捏了众奴才一番,奴才们个个便都更加谨慎了一些,一点怠慢和疏忽都不敢有。

    “青黛,冷眉,泰嬷嬷,你们快去将大小姐的嫁衣拿过来,先换上嫁衣吧。”刘氏道,“这嫁衣是九殿下亲自派了京都三百名绣娘,在京西铺子里日夜赶工缝制的,无论是用料还是绣法都是最顶级的。”

    话说着,嫁衣已经被拿了进来,连似月睁眼看去——

    大衫霞帔,满目绚丽的红,胸背绣金縤云凤文,红罗有缘缎带,在袖子边缘,银线绣着月字和云字,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件嫁衣,极致的端庄和华贵,头冠则为九翟冠,上头有大小珠翟九,珠子皆口衔珠滴,丫鬟的托盘里还有金凤一堆,金簪一堆,珠翠牡丹花穰花各二朵,面花两对,梅花环,四珠环,各一对。

    连似月被数名奴婢和嬷嬷搀扶着,张开双臂站在房中央,其余四名奴婢开始将嫁衣往她身上穿。

    连似月环顾着这房中的一切,刘氏,丫鬟,嬷嬷,还有这大红的嫁衣,恍惚间有种尚在梦中的感觉——

    她这就和云峥成婚了吗?

    “大小姐,十一殿下来了。”有丫鬟在外头通报。

    凤诀走了进来,众人忙跪迎,他道,“你们不必过多理会我,替县主梳妆即可。”

    许是今日出嫁,连似月的心情有些微醺,说话也不似往日淡漠了,笑着道,“殿下可是皇子,谁也不敢不理会你的,我看殿下不如在那椅子上坐着,让她们给你备些吃食,待时辰到了,你再背我上轿吧。”

    凤诀笑道,“也罢,那我便不碍事了,坐在一旁静等吧。”他说着,便走到一旁的黄花梨椅子上坐下,刘氏赶紧吩咐人端来了些小点,道——

    “殿下,您请。”

    凤诀点了点头,奴才们便继续地忙碌着,凤诀静静地看着连似月,看着花嬷嬷将她的少女髻梳成了妇人髻,脸上渐渐多了份妩媚和成熟,他的心却在轻微颤抖着——

    过去,他常常坐在这个位置上,和她说话,和她抱怨,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一副疼爱的眼神看着他,他说累了便默默递过茶杯,有时候还给他擦擦额头的汗液,现在想起来——

    这真是他所有岁月中,最美好的时候啊。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他们没有回头的选择,只能向前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