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四章 哪都不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三四章 哪都不去

    “如此,那一切就要等连天和冷眉那边的消息了,我也希望在你成婚之前,此事能有一个结果,省的你嫁到了恒亲王府还不安心,惦记着这桩事。”刘氏说道。

    连天和冷眉和数名护院,一路快马加鞭感到了牛家坡,牛家坡的位置十分隐蔽,并不好找,当最终两人还是按照容老夫人说的找到了花家兄弟的家。

    当那花家兄弟看到数名黑衣人突然出现的时候,吓的掉了手中的水瓢,急忙跑向院中护住了一个眼瞎的人,冷眉看了那人一样——

    这大约就是容老夫人说的这家的瞎儿子了。

    连天见状,上前客气地道,“你是花家兄弟吧,你不用害怕,我们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人的。”

    冷眉则已经开始悄然审视这破旧房子的一切,细致到一草一木都没有放过。

    那花家兄弟见连天态度和善,胆子便大了些,问道,“您要打听什么人,说吧。”

    “你家里,是不是还有一个姑娘,她现在在哪里?”连天问道。

    那花家兄弟听了,眼神一个闪烁,急忙否认道,“不不不,您搞错了,我们家里就一个瞎子儿子,小时候上山摔倒被戳瞎的,他娘上集市卖金银花去了,家里再没有什么姑娘了。”

    冷眉冷笑,道,“那这晾衣竿上的衣裳,也是你这瞎儿子的?”

    花家兄弟一看,那晾衣竿上还挂着姑娘家的花布衫,当时便哑口无言了。

    冷眉一把抽出腰间长剑,刷的一声刺向这大兄弟,面无表情地道,“我可不与你废话,快说!你家姑娘去哪儿了,我要见她!否则,你这瞎儿子的命,可就没有了!”

    那花家兄弟哪儿见过这样凶的女子,当即吓得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地道:“我,我,我姑娘和她娘一块上集市卖金银花去了, 两位大侠饶命,我只是个普通人,从未做过坏事啊!”

    冷眉收了剑,道,“有没有做过坏事,等见了你姑娘再说!将你瞎儿子留下,你立即去集市将姑娘叫回来。”

    “我们等等吧。”连天则出声道,“我们在这等着散集,你们父子二人留在这里哪儿也不要去。”

    冷眉看了连天一眼,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是是是,我们听话,我们听话。”花家兄弟和儿子便站在院中,一动也不敢动,吓得满头大汗。

    留下几名护院看守,冷眉则进入了屋内,仔细地查看着每一处,一会,她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正摸过那搪瓷碗的手顿了一下——

    “若让他前去集市喊人,怕生事端。”连天像是特意和她解释一般。

    “你我二人行事风格有所不同,各为其主,能互不干扰就好。”冷眉说道,声音里没有什么波澜。

    “各为其主,这就是你那日骗我领你去关押香影的地方,然后偷偷离开的理由?”连天站在她的身旁,拿起旁边的一个针线篓子,道。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我确实利用了你,当我不会感到内疚,就像你说的,各为其主。”冷眉说道。

    “所以,你怎样都不肯相信我?”连天的眼中有些受伤。

    “我只信九殿下,大小姐,我自己,你还不在我信任的范畴之内。”冷眉性子冷淡,素来这样直来直往。

    “那他呢?”连天问道。

    冷眉一怔,握着碗的手顿了一下。

    “这,这是怎么了,这……”这时候,外头传来一个女人惊慌的声音。

    冷眉眼神一凝,立即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了出去,连天也随即跟上。

    只见,外头有个穿着土灰色粗布衫的妇人拎着一个竹篓站在院子里,那篓子里剩余的金银花洒了一地——

    这肯定就是花家嫂子了。

    再看她旁边,站着个穿着碎花布衫的姑娘,看着十四五岁,灰头土脸的,但看得出也长得眉清目秀,她的手紧紧抓着画家嫂子的衣角,手背并不白皙,一看便是常年劳作的结果,此刻一双怯生生的眼睛打量着院子里出现的陌生人。

    而冷眉也在暗中观察着这个姑娘的一举一动,细微到眉头的表情都没有放过。

    连天上前,看了看这姑娘,问花家嫂子,道,“这姑娘叫什么名字?”

    “花,花雨,下雨的雨,刚出生的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所以取了这个名字。”花家嫂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冷眉看到这叫做花雨的姑娘,更紧地靠着花家嫂子了。

    “她是你生的吗?”连天再问道。

    “这……”花家嫂子不由自主的看了眼自家男人和儿子,只见那两人早就吓得脸色苍白,她咬了咬下唇,道,“是,是我生的,下雨天生的。”

    “是吗?”连天微微笑道,“我怎么听说,你家姑娘是从别人家抱来的。”

    “不不不,不是的……”花家嫂子双膝一曲,忙跪倒在地,道,“她是我生的,就是我生的。”她死活不肯承认这姑娘是捡来的,而这花雨却始终不肯说话。

    “既然是你生的,那就做个滴血认亲吧。”冷眉立即命人从屋子里端了碗水出来。

    “你就别说谎了,承认吧,小雨不是我们亲生的。”花家兄弟急的跺了把脚,然后老老实实地告诉了连天和冷眉,这孩子不是自己家生的,而是他们在大户人家做奴婢的姐姐花嬷嬷给她们送来的孩子。

    ——

    这说法,和容老夫人以及花嬷嬷当初的说辞是一模一样的。

    “你跟我进屋来。”冷眉想起连似月的吩咐,便好言将花雨喊进了屋子里。

    花雨一双乌黑的眼珠有些胆怯地看着冷眉,问道,“你,你们是谁,是我真正的家人吗?”

    冷眉没有说话,而是站在她的身旁,将她的衣襟解开来,看了肩膀的位置一眼——

    果真,这里有一个月牙印的咬痕。

    “你,你看什么?”花雨连忙把肩膀的衣服拉上了,有些不高兴地道。

    冷眉颔首,道,“得罪了,您要随我去一趟京都连相府了。”

    “去连相府,去那里做什么?我不认识那里的人,我,我不去!”花雨开始变得害怕,急忙往屋子外面跑,“我要和我爹娘在一起,哪里都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