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三章 身世之谜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三三章 身世之谜

    连似月离开了倾安院,冷眉还在外头等着,道,“大小姐,还有要吩咐的吗?”

    “这边说话。”连似月走到另外一边,低声交代道,“妹妹这么多年在乡间长大,现在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也许粗鄙上不得台面,也许已经嫁作人妇,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老夫人急着见孙女,可如果妹妹太糟糕,认回来了让连家人觉得丢脸,过得也不会好。

    万一真是这样,你先回来告知我,我去见了她,仔细叮嘱了她训练了她,再带回来。”

    “是,大小姐煞费苦心,是这位未见面的小姐的福气。”冷眉十分佩服连似月,心思缜密的程度不亚于九殿下。

    “去吧,万事小心,谨防上当。”连似月加重了后面四个字。

    “是。”冷眉会意,往门口方向走去,连天正站在那里等着。

    “走吧。”冷眉走到连天面前,说道。

    连天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了一周,顿了顿,最终没有多说什么,便示意其他人准备出发。

    容老夫人本来想去见见女儿大夫人,但是却被连母制止了,连母心头实在恶心这个亲家,容老夫人最终也只好作罢,转而到仙荷院私下见了连似月,她从袖中掏出一个盒子,说道:

    “你就要成亲了,外祖母听说,九殿下十分重视你,我很高兴,但是你也知道,如今容国府的光景是一年不如一年,你那两个舅舅不争气了,你的表兄妹们也远远不如你,外祖母没什么好给你的,这颗夜明珠是容家最宝贝的东西了,今天,我将它给你,当做是我这个做外祖母的一点心意。”

    “外祖母,既是家里最宝贝的,那月儿并不能收了,将来容荇容颜两个表妹也要嫁人的,还是留着给她们当嫁妆吧。”连似月将夜明珠送回给了外祖母,道。

    容老夫人的脸色变了变,道,“你这是看不上外祖母的东西吗?”

    连似月笑道,“外祖母说到哪里去了,月儿怎么敢,月儿只是觉得这是应该属于容荇和容颜的东西,我若据为己有,岂不太不像话了,我成婚,外祖母能来看看,月儿就十分满足了。”

    连似月与这外祖母素来并不怎么亲近,尤其,过去这些年母亲与父亲关系不好,父亲对容国府也没有什么维系关系的意思,如今送她容家的传家之宝只怕和她要和九殿下成亲了脱不了干系。

    “月儿,如今你如日中天,往后成了恒亲王妃,更是不得了,无论如何,你切记得要拉容国府一把啊,说来说去,容家和连家本来就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果然,容老夫人开始表明心迹。

    连似月看着昔日端庄威严,在容家说一不二的外祖母,如今骨子里充满了媚俗,不禁觉得唏嘘,当年的容国府,远在连家之上,但自从外祖父容老太公去世后,容家落在两个儿子的手里,容家便一年不如一年,连似月印象中记得这也是因为外祖母平日里太溺爱两个儿子了,以至于她那两个舅舅资质平平……

    “外祖母,月儿心里有数。”连似月道。

    她并不太热络的态度,容老夫人感到 有些失望,最后简单地说了几句,三夫人刘氏也刚好派了人过来,请着她去歇息了,她离开仙荷院的时候,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连似月的背影一眼,唇角微微露出了笑意。

    因为连天和冷眉还在前往牛家坡的途中,不知道结果如何,所以容老夫人也暂时被“请”着留了下来,她也想着要喝了外孙女的喜酒再回去,便也留了下来。

    但是连母那边也特别叮嘱了宋嬷嬷和黄岑,要看紧容老夫人。

    “似月,您是不是有心事啊,”刘氏见连似月眉心有些凝重,问道。

    “三婶,我总觉得找回妹妹这件事,不会太顺利。”连似月忧心地道。

    刘氏一愣,“你的意思是,容老夫人她说谎?”

    连似月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这个外祖母,确乎已经不是过去的容老夫人了。说话言辞闪烁,不知是没有原来的底气,还是什么原因。”

    刘氏神态也跟着凝重起来,道,“是啊,几年前我见她的时候,也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老太太,如今……哎……”刘氏说着,也不禁叹了口气。

    “不说也罢!三婶,我要和您报备一下,过两天我打算出一趟门,去看一下阿月。”连似月说道,其实自从荣元殿事件后,她心中一直惦念着那丫头,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找到为她妥善安排未来的方式,所以没有去相见。

    “似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连家后宅始终由你做主,三婶不过帮着你打点罢了,你要去哪儿,说一声,我给你好好安排。”刘氏谄笑——

    她心里明白的很,没有连似月就没有她今天在后宅的地位,所以她很甘心情愿地将自己摆在替连似月办事的位置上,只有这样,她的地位才会稳固,同时,万事有连似月和九殿下撑腰,她也省心多了,她连儿子都没有,自是不会去做什么夺权的蠢事。

    而连似月也正是看中了她这一点,才将她扶正的。

    “不过,似月,你是不是想帮这阿月姑娘一把,我看她确实是可怜,从云端到尘埃,从公主到尼姑,这换做谁也受不了啊。”刘氏惋惜地道。

    “我确实想帮她,要查清楚她的身世。”连似月说道。

    “似月,当年十一殿下从宫里抱了出来,而阿月则被从宫外抱到了宫里,你说有没有可能他们两人直接调换了……”刘氏说着,也吓了一跳,“会这么巧吗?”

    “三婶说的,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我外祖母说当年的那天晚上,她命令花嬷嬷直接将妹妹抱到了牛家坡,而肖嬷嬷和徐贤妃则说,阿月是从京郊的一户人家抱来的,为了永除后患,徐贤妃当晚就派人杀了那一家人,两个人的口径出奇的一致,牛家坡和京郊相隔甚远,似风马牛不相及。”连似月眉头深锁,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