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四章 蠢蠢欲动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二四章 蠢蠢欲动

    待两名宫女退下后,潘若初立即上了旁边的一棵树,借着树枝的掩映,看不出树上有个人,她透过树叶看到凤云峥过来,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凤云峥刚刚从荣元殿见了皇帝出来,现在正准备去梦华宫见良贵妃,因着就快要做新郎官了,格外的喜气洋洋。

    潘若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当他从树下经过的时候,眼睛一眨,手松开,整个人急剧地往凤云峥的怀里掉去,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凤云峥正走着,突然感到头顶上方传来异样,他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猛地抬头,便见一抹红色的身影带着一袭香气朝他的怀里坠落。

    “啊,九殿下,救命啊!”

    潘若初尖叫着,脸上露出惊恐的眼神,朝凤云峥伸出手,但是——

    就在她要落入他怀里的瞬间,凤云峥一个利落地后退——

    “砰”的一声,潘若初硬生生地掉在了地上,得亏她会些功夫,最后落地的时候暗暗使劲,才没有摔断自己的骨头。

    凤云峥看着掉落在自己面前的人,眉头皱了皱,眼底全然没有面对连似月时那种温情,只有淡漠

    潘若初一脸幽怨地看着他,道,“我掉下来,你也不帮我一下,我摔疼了,你看。”

    她说着,举起自己擦破皮的手给凤云峥看,果然,手掌心渗出了一丝血迹,她那微微撅嘴的模样有些楚楚可怜,与平时风风火火的模样全然不同,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只可惜,她面对的人,是凤云峥啊!

    “你挡住本王的路了。”凤云峥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女人,一句淡淡的话溢出口。

    潘若初脸一红,气的脑仁疼,但最终只得自己爬了起来,恼怒地道,“人家摔倒了,你不关心就算了,还这样说,也太无情了吧,好歹,我也是个公主,你这样,太让我没面子了。”

    “义云公主这么大的人了,还爬到树上去,本王不是很明白。”凤云峥抬头看了看树,说道。

    “噗嗤……”身后的夜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这殿下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人家义云公主明明是故意摔下来,等着他英雄救美啊,他不出手相救就算了,还暗搓搓地讽刺人家。

    哎,他家主子真是得了一种叫做“专宠连似月”的病了,大小姐在他眼里什么都好,什么都值得珍惜,今天若是大小姐和他玩这种恶作剧,只怕他要高兴地飞上天了,可换成了别的女子便如同草芥,不值一钱。

    潘若初狠狠瞪了夜风一眼,夜风赶紧闭上嘴巴,略去了脸上的笑意,假装看向别处。

    潘若初道,“我上树看风景,不行吗?”

    “义云公主慢慢看,本王告辞。”凤云峥说着,便越过潘若初身边,走过去。

    “等等!”潘若初拦住了凤云峥的去路,道,“殿下没忘记当初是我与你同回京都,在皇上面前证明了你的清白,你才安然无恙,反将那萧振海送进大牢里的吧,如今对我全以陌路人看待,难道殿下为了一个女人,其他人都可以不顾了吗,这样未免太有失男子的风度了”

    “如果你不代表你父亲,听从本王的建议,随本王进京向父皇表明撤藩的决心,只怕现在八殿下率军攻打的人里面,有你父亲一个,而你,也不能站在这里,拥着公主的身份和本王做这些无聊的事了”凤云峥睥睨了潘若初一眼,道

    “你……你说我无聊”潘若初承认,若不是父亲及时听从了凤云峥撤藩,现在庆南就是一片战火纷飞,但是,他直言她无聊,实在让她自尊心很受伤害

    凤云峥无意再与她多说,越过她的身旁,准备离去

    潘若初心里突然起了一种报复的感觉,他不是要对那个连似月从精神到身体都维持绝对的忠诚吗?

    她偏偏不让他如愿!

    于是,在凤云峥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故意假装脚崴了,啊的一声往凤云峥的身上倒去,孰料,凤云峥对其他女人的气味十分敏感,在她有这个靠近的念头之前,已经巧妙地闪神,躲了过去,于是,潘若初不偏不倚地靠在了跟在后面的夜风身上

    “……”夜风一愣,旋即想立刻推开,但是因着潘若初是公主,他只得忍住了冲动,手握成拳头,怨念地看了凤云峥一眼——殿下为了保持自己的“冰清玉洁”,竟然义无反顾地牺牲了他!

    而潘若初一抬头,看到夜风一脸抽搐的一动不动,她猛地站直了,怒道,“大胆!”

    “是,卑职该死!”夜风双手抱拳,低头道

    潘若初再转头去寻觅凤云峥,他却已翩然而去

    她猛地回头,瞪着夜风

    夜风立即道,“卑职该死,卑职告退”

    说着,他加快步伐快速地追上了凤云峥,颇有种夺路而逃的感觉

    “……哼!”潘若初气的在地上直跺脚

    这时候,她一抬头却看到了十殿下凤嵘,只见他神色黯淡,悻悻地从荣元殿的方向走了过来,潘若初眼神一个闪烁:

    这十殿下凤嵘原先与四殿下风千越是同盟,现在那凤千越被贬到南疆放羊去了,十殿下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波及,据说最近皇帝对他的态度十分冷淡,十殿下的母妃份位本来就不太高,如今处境自是不必说了

    潘若初看着他,突然计从中来,便迎上前去,道,“十殿下愁眉苦脸的,可是有什么心事”

    凤嵘抬头,见是潘若初,便道,“原来是义云公主,本王正在想些事情”

    “可是在想自己的前途,四殿下倒了,八殿下和九殿下分庭抗礼,可八殿下有个拖后腿的母妃,而现在又平白无故出现了一个十一殿下,这个十一殿下却比任何皇子都更得皇上的喜爱,于是,十殿下很苦恼,未来该依附哪位殿下才不会像四殿下一样,中途输个精光,是不是”潘若初直言不讳

    凤嵘一愣,没想到这潘若初一届女流,竟也都说到了点子上,他忙道,“义云公主,京都不比庆南,女子不得议政,你还是少关心这些事,好好玩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