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O章 我来娶她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二o章 我来娶她

    “母亲,这后宅的权力不是你拿回来的,是我拿回来的,我现在不过是再次拿走而已。”连似月语气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你,月儿,母亲求你,母亲求求你了,焱儿可是你嫡亲嫡亲的弟弟啊,你还是看着他出生的,第一个抱他的人也是你,他每次看到你,都特别亲热,你真的忍心……”

    “母亲谋害皇子,若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母亲,我,连焱都要死,如今这般,已经是我能为母亲做的最后最好的安排了,如果母亲执意要留着这后宅的权利,那便请皇上来定夺吧。”连似月转身欲走。

    “月儿!”大夫人急忙唤道,“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将后宅的权力让出来,以后,以后什么都不要了。”

    “早些去禀报祖母。”连似月抬脚走了出去。

    “……”大夫人腿脚一虚,跌坐在地上,喃喃地道,“这是她的亲弟弟啊,她怎么做得出来,她真的太狠心了,难道她心里只有十一殿下这个弟弟,没有焱儿这个弟弟吗?”说完,便伏在地上哭泣。

    第二日,大夫人便病倒了,连着几日无法起床,连焱也让奶娘养着,大夫人便拖着病体向连母来请安,便说了交出后宅权力的事,说自己有心无力,请老夫人另外选人。

    连母以为她因为当年将女儿换成儿子的事羞愧难当,怕自己难以服众才交出了后宅的权力,便也没有多做挽留,在她看来,容氏也确实没有资格再管理后宅了。

    *

    “大小姐,原来您在这里,奴婢正找您呢,老夫人和老爷要见您,请您去倾安院。”在大夫人交出权力后,连母和连延庆便要见她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

    “走吧,我这就去。”连似月说道。

    倾安院,老夫人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躺在床榻上,头上帮着抹额,脸色疲惫,憔悴,连曦与宋嬷嬷,黄岑在旁照顾。

    “哪里想的到,我的乖乖孙儿竟是,竟是皇子,好在这么些年,我待他不薄啊。”

    “母亲,莫要忧心了,小殿下是个顾念旧情的人,您待他的好,他都会记着的,若不是如今身份有别,他今日来相府,也会与您见上一面的。”连曦宽慰着道。

    “他确实是个好孩子,就算对你这寄人篱下的姑姑也很好。”

    “老夫人,老爷来了。”门外声音响起,便见连延庆走了进来,他神情紧绷,脸色十分难看。

    “你来了?”老夫人示意其他人退了下去。

    连延庆气的不轻,道,“我这几日越想越气,月儿这样蒙骗我们,我真是……”

    “别说了!”连母忙道,“你想想看,兴许是月儿她没有把握皇上会认下小殿下,所以不敢让小殿下不是你儿子的秘密爆出来,只能这样先瞒着了。”

    “但我想想她用的手段,真是不寒而栗,连小五的死都被她翻出来了,她这暗地里做了多少可怕的事!”连延庆现在满脑子都在回忆着过去的一些事,想着哪些是连似月用计谋骗了他。

    “你说的也是,我也没有料到,她小小年纪,心思如此缜密,足智多谋,能用上的人都用上了,连向来不理家事的曦儿,都偷偷地帮她。”连母现在对连似月的感情也很复杂。

    “老夫人,大小姐来了。”这时候,门外传来通报声。

    随后,连似月走了进来,分别给连母和连延庆行礼,唤了祖母和父亲。

    “哼。”连延庆冷哼了一声,道,“如今,我们还如何承受得起你的礼,我万万没想到,你如此包藏祸心,心思毒辣,平时装的倒好!你说,除了小殿下这件事,你还有多少事蒙骗了为父!”

    现在,连延庆看着连似月,便觉得十分厌恶。

    “父亲……”连似月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连延庆,道,“我从未让连家蒙受损失,不是吗?”

    “你!”连延庆一愣,确实,她不但没有给连家带来损失,相反,今次若不是她曾经数次力保连诀,是连诀的恩人,连家也许就不能安然无恙了。

    只是,他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恨不得用家法狠狠地教训她,但是,她是十一殿下重视的人,他不能这么做,连延庆便又换了个借口责骂她:

    “那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公然和九殿下,当着长辈的面做出,做出那些羞耻的事情来,未免太不要脸了,你让为父颜面何存,让连家颜面何存!这传出去,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她没打算嫁给别人,她要嫁的人是本王。”这时候,忽然,一个冰冷而威严的声音几乎从天而降。

    只见,倾安院的门打开,九殿下那颀长的出现在了门口——

    他一袭华贵的银色宽袍大袖,头戴紫玉金冠,衣襟和袖口处绣着几朵祥云,他站在那儿,如挺拔的苍松,给人屹立不倒的感觉,当微风拂过之时,墨玉般的青丝飘起,纤尘不染,周身带起一抹仙气。

    连似月回头,便看到他朝这边走了过来。

    连延庆一愣,急忙起身跪迎,惶恐地道,“微臣不知九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请九殿下饶恕。”

    凤云峥走了进来,看一眼跪在地上的连似月,问连延庆道,“连相,我家月儿可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错事,如果是,本来向你赔罪,如何?”

    他可没有什么客气,直接给连似月定了归属人,着重强调了“我家”这两个字。

    连延庆一听,脸色更有些不好看了,“九殿下这话,从何说起,微臣岂敢让您来赔罪。”

    “本王听丞相的意思,本王和月儿走得近,让丞相感到丢人了?”凤云峥在连似月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动声色间,已然散发着一股子令人畏惧的气势。

    “殿下明鉴,微臣并非这个意思,只是,月儿乃我相府嫡长女,若殿下当众与她过从甚密,又无婚姻之实,微臣担心会传出什么对殿下和月儿不利的传言,所以,训斥了月儿几句,让她注意自己的言行,并无责怪殿下您的意思。”连延庆解释道,如今,九殿下颇得皇上的圣心,在朝中势力如日中天,他更要倍加小心才是。

    “殿下。”这时候,连母走了过来,道,“月儿还未出阁,我们担忧也情有可原,殿下若真想要月儿,就请三书六礼,正正式式的娶了吧,不过一个月余,月儿的及笄之年也到了,殿下不如一个月后来……”

    “老夫人,就不等一个月后了,就今天吧,三书六礼,本王已经带来了,月儿我娶定了。”不等连母说完,凤云峥便说道。

    “殿下!”连似月不免有些惊讶,他这速度未免太快了些吧,连三书六礼都准备好了。

    凤云峥凑近,撩起她的发丝,在她耳边轻轻道,“一年前就准备好了。”

    连似月一听,脸一红,猛然间想起,约一年前,九殿下曾向连延庆提过一次要提亲的事,但那时候因为皇帝对她……所以连延庆明确的拒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